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七十二章 来自某霍伊的意外收获

时间:2017-11-07作者:哥德尔系统

    第二天一早,王一男把张琪叫到公司,“张大cfo,咱们该盘点一下过去一年的收成了”,

    “你总算想起这事了,我还在想你是不是连春节是哪天都忘记了”,张琪说,随手扔了一张报表给王一男。

    “让我看看”,作为一个ceo,王一男很快忽略了什么应收账款应付账款,什么计提,什么资产,什么经常性损益之类的,他只关心三个财务指标,总收入,利润,和现金(包含可随时兑换的理财类资产)。

    “总收入,合计2.1亿软妹币(包含等值的美刀)“,

    ”盈利,1亿软妹币,其中包含八百万美刀“,

    ”账上现金余额,1亿1千万软妹币“。

    ”我靠,咱们公司居然这么挣钱了“,王一男笑得合不拢嘴。

    ”现在有两件事情,需要你这个ceo拿出方案,董事会讨论通过,一个就是员工包括管理团队的奖金方案,另外一个就是公司股东的分红方案“,张琪说,

    “你有什么建议没有”,王一男问,

    “奖金的话,你跟李文静讨论一下就好了,只要不太离谱应该都没问题,分红的话,你是大股东,就看你近期有没有资金需求,有资金需求就多分点,没有的话就少分点,甚至不分都行,反正投资方都不缺钱,没有谁会指望你的分红”,张琪回答到。

    “明白了,我问问文静吧”,王一男点点头。

    王一男找到李文静,“咱俩商量一下奖金和分红的事情吧”,王一男说,

    “咱们公司去年挣了多少钱?”李文静平时也是没什么概念的,她一张嘴就问,

    “刚好一个亿软妹币”,王一男小声的说,

    “哇”,李文静大叫一声,连忙捂住了嘴,公司的员工纷纷扭头看了过来,一见是大老板和二老板,又把头转了回去,当然心底不免暗暗嘀咕,“听说过办公室骚扰,还真没见过这么肆无忌惮的,话说,大老板也不能这么放肆啊”。

    过了好半天,李文静才回过神来,“我的意思呢,拿出500万软妹币发奖金”,王一男说。

    李文静想了想,“奖金我没什么意见,那分红的事情呢”,

    “主要看你了,我刚用公款买了辆车,最近又不准备买房子,就没啥大额资金需求了,话说你最近缺钱花吗”,王一男说。

    “我能有啥资金需求,帝都的房价这么高,我也不想给万恶的房产商添砖加瓦”。李文静说,

    “那就不分红了,接下来公司要想快速发展,人员要扩充,需要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王一男说。

    两人商量了一下奖金方案,作为大股东,同时又是主要管理人员,王一男和李文静还是蛮大方的,他们每人先分了五十万软妹币的奖金,剩下的四百万软妹币,按照岗位重要性,去年一年所做的贡献,以及来公司的时间综合考虑,确定了分配方案。

    急急忙忙弄完奖金方案,还来不及开董事会,王一男简单的写了一个委托书,让李文静代为参加董事会并投票,就匆匆赶往机场,某霍伊的一大票人还等着他呢。

    g老亲自带人到机场迎接王一男,面子里子都给了足够,王一男一下飞机,就看见g老等在舷梯边,还有一票某霍伊的中层干部,当然主要是技术人员,好几辆红标轿车停在舷梯边。王一男心想,“得,看这架势,这几天就算卖给他们了吧”。

    一到某霍伊,王一男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之前双方刚达成合作意向的时候,某霍伊就租用了一条光缆,通过运营商的虚拟网络服务,跟容与公司的哥德尔系统相连,当然,某霍伊是不知道哥德尔系统存在的,他们只知道在容与公司有一个超牛的,以王一男为首的飞控团队。

    简单看了一下某霍伊的飞控系统,光从代码量来看,王一男就感到了跟116所相比的巨大差距。116所的飞控系统源代码,在哥德尔系统改造前是400多万行源代码,改造之后甚至还略有增加,达到接近500万行。而某霍伊的飞控系统,不到80万行源代码。

    在代码水平没有明显差异的情况下,代码行数越多说明飞控系统对各种情况考虑的越严密,在飞行过程中,出现意外情况的可能性更低,更重要的是,飞行包线的范围将远远超过代码行数更少的飞行器(飞行包线是以速度、高度、过载等主要参数作为界限的一个封闭几何图形,简单来说,在这个图形里面的飞行都是被允许的,而超过这个图形,意味着飞行器有可能失去控制,甚至解体,所以,一般而言,飞行包线的范围越大,说明飞行器所接受的限制越小,飞行器的机动性也越好)。

    而且,相对116所,某霍伊的实验数据也少的可怜,116所的风洞数据加上原型机试飞数据再加上超级计算机模拟的数据,总量达到了22t(1t=1000g,我们普通手机的容量是32g左右)之多,而莫霍伊的数据大概只有116所的十分之一。

    看着王一男有点为难的表情,某霍伊的人坐不住了,他们也知道相对于116所,自己的这点东西拿不出手。不过花大价钱请你王一男来,不就是帮我们解决问题的嘛。“怎么,有什么问题吗”,g老问到,

    “基本的原理上没啥问题,但是你们的实验数据有点少,这样少的样本数量,我不知道对最终结果会有什么影响”。王一男说,

    “那怎么办,现在再进行风洞试验,甚至使用超算进行模拟都有点来不及了”,g老也有点傻眼,没想到事到临头居然碰到这样一个大麻烦。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王一男开始了疯狂的思考,用李文静的说法,“王一男的大脑平时都是降频使用的,总是在这样关键时候进行超频,所以不用担心被烧坏”。

    样本缺乏的时候,该怎样进行训练呢?

    116所的飞控系统改造实际上分成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使用116所提供的22t数据,经过学习和进化,哥德尔系统学会了飞行,这个阶段如果细分的话,实际上可以再分成两个阶段,首先是利用人类给予的数据,在现有气动外形条件下,哥德尔系统学会了模拟飞行,也就是说,在哥德尔系统的意识空间里面,能模拟出现实中完全一样的飞行。第二阶段,哥德尔系统自己会去改变气动外形,大家还记得最后哥德尔系统给出的气动外形修改意见吧。

    第二阶段就简单了,直接分析ada的控制率找出缺陷就行,问题是王一男不知道哥德尔系统比他想象的更为强大,哥鲲鹏不仅仅知道116所的鸭翼重型隐身战机怎么飞,实际上早就知道其它布局的飞行器怎么飞的好,怎么飞的隐形!

    要是哥德尔系统知道王一男在发愁什么,一定一巴掌抽过来,你个傻鸟,这么简单的气动外形,哥早就知道该怎么飞了(好吧,这里的哥完全是巧合),还用得着你瞎琢磨。

    不过也正是王一男的瞎琢磨,才让哥鲲鹏再一次脱胎换骨,王一男想到最近看过的一篇论文,如果哪位读者提前想到,恭喜你,智商绝对超过160,对,就是米歌的那篇狗蛋的论文,发表在《自然》上的alphago zero论文,完全不依赖于人类的知识,只是告诉神经网络基本的规则和胜负的概念,然后让神经网络自我对抗学习,仅仅490万局自我学习之后,狗蛋就从完全不会,达到了打败狗狗大师版的水平,根据估计,让最强的人类三子不是问题。

    如果抛弃人类实验的数据,因为从样本数量上来说,即使116所的22t数据,相对真实世界,也是相差了无数个数量级,完全让哥德尔系统的神经网络按照基本的物理学,特别是流体力学规则进行模拟,比如说将116所的常规气动外形以及动力参数输入哥德尔系统,让它从零开始学,怎么飞上天,怎么上升下降,怎么转弯翻筋斗等等,就像米歌的狗蛋一样,从完全不会的瞎下变成超越所有人类的高手。哥德尔系统也会从不会飞的菜鸟,变成最牛的飞行高手。

    如果能够解决哥德尔系统的小型化和复制的问题,甚至可以抛开飞行控制率,直接让哥德尔系统自己飞,摇了摇头,王一男还是抛开了自己的狂想,就算真能做得到,第一要暴露哥德尔系统存在,第二这个随机的系统也太昂贵了吧,第三,估计就算杨总师也会被这个主意吓到的,谁敢让神经网络完全控制的飞机上天啊。

    不过,让这个飞行高手来指点一下现有的飞控,那不是小菜一碟吗。

    王一男躲到一边,给李文静打了个电话,李文静也看过米歌的论文,正琢磨怎么改进哥大夫呢,王一男把思路一说,两人立刻一拍即合,李文静召集理论组和在家的软件组成员,开始创建一个新的白纸一样的哥鲲鹏2.0,王一男一边让某霍伊提供中四基本的气动和发动机动力参数,也一边苦着脸让他们将2个t的数据传到帝都。

    虽说那些数据用不着,不过王一男最近也长心眼了,留一手总没坏处的。

    更换了超级芯片的哥德尔2.0果然不是盖的,经过一晚上的模拟,第二天早上,神经网络已经达到了稳定状态,王一男通过手机,首先看到的是经过哥鲲鹏2.0修改后的中四气动外形设计,一眼望过去,王一男的嘴就张的老大,怎么都合不上,旁边的g老忍不住凑了过来,结果也一样。

    手机屏幕上,活脱脱就是米国的yf23验证机,将垂直尾翼和水平尾翼合并成一对倾斜的v型尾翼。唯一不一样的是,yf23的进气道在机翼的上方,而哥鲲鹏2.0设计的气动外形,dsi进气道放在机翼的下面。

    g老半天没从呆滞的状况回过神来,嘴里念念有词,“难道这就是常规气动里面最佳的方案了吗,难怪米国也要这么设计”。

    好一会之后,他拉着王一男,“这个气动外形看起来就很好,但是一定是极度静不稳定的,你觉得我们的飞控搞得定吗”

    “之前我不敢说,但是有了我们的帮助肯定没问题,我们团队最强大的能力就是找到你们不足的地方,所以只要经过我们双方的多次反复交流之后,我相信飞控肯定不是问题的”,王一男很潇洒的说。

    g老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王一男估计他回去跟领导一起开会还得讨论很久,不过最后一定会采用这个方案的,已经落后了,再不冒险,那不只有等死吗,真要是那样,王一男也懒得管,神仙都救不了他们。

    自己的事完了,王一男匆匆赶回帝都,某霍伊剩下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纠结和抉择吧,“不过,接下来要让哥德尔系统做一个延时机制了,要不然这边新的飞控代码一提交过去,问题立马就找到了,这算怎么回事?”在飞机上,王一男提醒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