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一九四四 第102章:郑曙光回来

时间:2018-09-19作者:竹露清响

    前园村。

    于山一大早起来,劈柴挑水扫院子,然后又扛着锄头到地里锄了一会儿草,等到日头升到半空,阳光白晃晃地刺在他黝黑的皮肤上时,他才擦把汗扛着锄头回家。

    他娘于刘氏已经早就将早饭做好了,此时正坐在正堂里纳鞋底。他妹于芳正对着镜子用烧黑的木棒学着描眉,听到他回来了,立马将镜子收起来,顺手就拿起旁边那个绣了不知多少天却仍只有一片形状怪异的树叶图案的绣绷,装模作样地绣起来。

    “山回来了?瞧你累的,全身是汗,赶紧洗洗过来吃饭,娘去盛饭!”于刘氏笑着放下手里纳了一半的鞋底,站起身去厨房盛饭。

    “嗯,俺娘你下回自己先吃,别等俺!”于山脱了身上被汗水浸透的秃膀单褂,光着上身走到厨房外头放着的大水缸处,掀开木盖,直接用葫芦瓢舀水朝头上浇,凉水顺着头脸流下,滑过他肌肉结实的脊背,黝黑的皮肤愈发显得油亮亮的。

    于山今年二十一了,正处于男子最血气方刚的年龄段,却因为种种原因而至今还没有娶到媳妇。

    于刘氏已经盛好了稀饭端上桌,又从腌菜坛子里里夹了一碗黑咸菜。

    于山擦干头脸和身子,换了一件干净的秃膀单褂,正要坐到饭桌上吃饭时,顺嘴问了一句:“川呢?”

    于刘氏表情一怔,干笑着顺过话题:“别管他了,咱们先吃,山啊,你多吃点!”着递了一个稍微大点的窝窝头给于山。

    于芳撇撇嘴,对她娘如此给她二哥打掩护的行为很是看不惯,当下就快嘴道:“他还在床上躺着呢,都十九了,还整天窝在家里养膘,废人一个!”

    “啪”,于山将筷子用力拍在桌面上,于芳吓得脖子一缩,但嘴上还是声嘀咕道:“俺的是事实嘛,村里现在谁不他?”

    “你闭嘴吧,真是吃也堵不住你的嘴!”于刘氏瞪了于芳一眼,再转头就不见了大儿子于山,知道他是去西隔间了,当下就追了过去,“山啊,你好好跟你二弟啊,别动手打他,他已经够……”于刘氏“苦”字还未出口,就听到她二儿子于川的惨叫声传了过来。

    “嗙嗙嗙”一顿拳头狠擂之后,于山将还光着上身,下身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屁股还露半个出来的于川拖了出来。于川一直惨叫不停,哭得眼泪鼻涕直流,看得一旁的于芳饭都吃不下去了。

    于山见于川被拖出来后仍然像瘫烂泥似的歪坐在地上哭,心里的邪火越发旺盛,抬脚就踹,然而这一脚却并没有踹中于川,却踹在了于刘氏身上,于刘氏当场被踹跌在地上,捂着后腰,脸色发白。

    “俺娘你怎样了?啊?”于山吓得赶紧去扶她起来,一边替她揉后腰被踹的地方,一边也红了眼圈,声音都带了哭音,“俺娘你咋能自己上去挡呢?你这不是让俺遭人骂吗?俺为啥揍他你不知道吗?俺是气他整天像个废人一样窝在床上,这样下去,他这辈子还咋指望啊?俺娘啊……”

    于山也哭出了声。

    几年前他因为目睹了他爹被枪误杀的场面而吓傻了一段时间,后来好了,他便代替他爹担负起养家的重担。这几年他辛辛苦苦任劳任怨地将整个家支撑起来,他告诉自己,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不能喊苦不能喊累,但他现在不傻了,他都二十一了,他也想有个媳妇知冷知热,有个自己的娃喊自己爹啊,可是有谁替他操心过他的终身大事吗?

    去年腊月里,原本跟着光亲爹走了几年的二弟于川突然就回来了,一回来就抱着他娘嚎哭。他娘见他二弟哭成这样,本能地就认为是他二弟在外头受屈了,也陪着流了一宿的眼泪,一边哭一边将光和光他爹都骂了无数遍,她白养了光,光亲爹恩将仇报。

    她也不想想,这些年家里之所以过得比村里其他人都滋润,还不是因为光他亲爹关照了镇上的一个朋友,让那个朋友一直给他家送钱送粮吗?

    于山知道他娘是被他二弟的眼泪给蒙蔽了双眼,认为是光和光他亲爹没照顾好他二弟,才让他二弟一回到家就委屈地抱着她哭的。他也劝过她娘,但她娘根本不听。

    “山啊,俺知道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你放心,俺已经跟你姥姥村上的三嫂子了,让她给你找个好姑娘……只是,你也别总打你二弟,他这是受屈了才回来的……”

    “吱嘎”一声,虚掩的院门被人从外头推开,一抹草绿色的身影走入,打断了于刘氏的话。

    于山顺着于刘氏的目光转身朝外头看去,蓦地瞪大了眼,下一秒便急跑了两步出去,与来人隔了两米远时又顿住了步子,愣愣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比他还高了半个头的军装少年。

    “你,是光?”于山嗫嚅着出声。

    “是,我是光。大哥,你,还好吗?”郑曙光摘下帽子道。

    “好!好!俺好了!俺好了!”于山原本就哭红的眼这会儿又积聚起泪意,用力眨了好几下才勉强控制住。他好了之后还记得当初变傻时的事情,他记得光走后他到处去找光,为此被人坑过不少回,最后还差点没命了。

    郑曙光也很激动,在养父母家里,除了死去的养父外,就属于山这个大哥对他最好,他们是真正当他是自家人看待的,不过他天生一张过于冷静的脸,从到大,很少笑,更很少哭,所以除非是对他非常了解的人,否则很难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

    于山两步跨过去,一把将郑曙光抱在怀里,用力拍了拍他的背,连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这时,原本被于山拖出来就这么瘫在地上不起的于川像是见鬼一般大叫:“你,你,你不是中枪死掉了吗?不可能还活着的!你,你是人是鬼?”

    听这话,于山原本因为见到郑曙光而激动异常的脸瞬间铁青了起来,他早就怀疑他这个二弟回来得蹊跷,回来后问啥啥不,就这么整天浑浑噩噩的在家窝着,原来他是以为光死了,对了,中枪?

    “光,你被枪打了?打哪儿了?重不重?”于山焦急地上下打量着郑曙光,要不是碍着郑曙光已经长大成人了,他一准会直接扒了他的衣服查看。

    郑曙光拍了拍于山的肩膀,温声道:“我没事,已经好了,别担心!”之后便转头看向瘫在地上双手抱着头脸的邋遢汉子,“二哥,我没死。”着便朝他走过去。

    于川被战场上血肉横飞的场面吓破了胆,不然也不会一而再从战场上逃跑了,还因此连累郑曙光中枪差点死掉,如今做了逃兵的他最害怕的人莫过于穿着军装的郑曙光了。

    “啊!你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于川吓得直朝他娘怀里拱,声嘶力竭地嚎着。

    “二哥……”

    “你别过来!没看见他怕你吗?”于刘氏也算是为母则强吧,为了她的二儿子冲着郑曙光咆哮出声。

    “俺娘……”

    “别叫俺娘?俺不是你娘!俺才没养过你这样的白眼狼!……”

    “俺娘!你瞎啥呢?光才不是你的那种人!”于山同样吼了起来。

    “你!你居然为个不相干的外人朝你娘大声叫?好啊,俺算是白养你了!俺滴命咋这么苦呀,大忠你个死鬼啊,你就这么走了,留俺在这世上活受罪啊……”

    于刘氏哭天抢地的词这几年就从没变过,每回她这么一哭,于山就乖乖顺从,而今天她又这么哭了,可于山却气得脸色发白,直接拉着郑曙光就出了门。

    于芳自打郑曙光进门后就愣住了,姑娘爱俏的心思在她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她完全被郑曙光英气俊美的外表给震慑住了。

    几年前她就对还是她哥的郑曙光有些心思,在他离开的几年里她的那些心思也便慢慢淡了。随着生理和心理上的发育成长,她也开始慢慢留意村里村外的那些长得好看的年轻伙子。最近她正因为同时有几个伙子向她大献殷勤的事儿而得意洋洋。

    可是今天郑曙光的到来,立马将那些向她大献殷勤的伙子给秒成了渣渣,她完全沉浸在郑曙光的美色之中不可自拔,一颗心噗通噗通跳得飞快,以至于刚才发生的一幕她都没注意到,更不知她娘将人给哭走了,等她回过神,发现门口的那抹草绿色的身影没了时,转头问她娘:“俺娘,俺哥不是回来了吗?人呢?”

    “你个死丫头别跟俺提那个白眼狼!呸!”于刘氏一边安抚着仍在她怀里哭的于川,一边啐道。

    于芳一跺脚:“切!俺娘你这是被俺二哥给灌了**汤了吧,他啥你都信,不对,他这啥都没呢,你就自己把人给恨上了,真是的,有你后悔的一天!”

    “你什么呢,个死丫头,滚远点,看见你就烦!”于刘氏直接脱鞋砸向于芳,于芳扭身躲过,冲她伸舌做鬼脸。

    “俺娘你又来这一套,俺不是你亲生的呀,就知道疼俺二哥,哼!俺出去找娟了!”完,于芳便跑出了家门。

    于刘氏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心里一时也空落落的,可一想到二儿子对她的依赖,她又觉得自己必须得坚强起来。

    于芳出了家门后本来是真要去找同村的娟聊些话的,可不经意瞧见自家向东不远处的草垛子旁靠着的那抹草绿色身影,不正是她想找的哥郑曙光吗?

    ------题外话------

    早上好,仙女们,依旧是三连更,这是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一九四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