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一九四四 第099章:老实人也是有脾气的

时间:2018-09-19作者:竹露清响

    “不是吧,俺姐,你都多大了,还没掉牙?”钟来春惊讶地瞪大眼。

    钟希望嘴角抽了抽,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让她心虚呢?多大了?灵魂八十八了,身体十四了。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有人换牙早,有人换牙晚而已,听换得早,老时掉得也早,我这换得晚,等到老时掉得也晚!”钟希望面不改色地瞎编,而她的这番话居然得到在场众人的一致认可了,真是让人心虚的全然信赖啊!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钟娘问钟弟掉的两个门牙哪儿去了,钟弟丢了,钟娘就让他回去找。

    农村流传这样一个法,孩换牙时,掉的上牙要扔在床底下,意为上牙要朝下长;掉的下牙要扔在房顶上,意为下牙要朝上长,总而言之就是希望孩新换的恒牙长得板板整整,齐齐顺顺的。

    钟弟跑出去找牙了,钟来春还站着不动,钟希望问他:“你很闲啊?”

    “嗯。”

    “那咱俩练练?”

    “不不不,俺忙得很呢,俺去帮希冀找牙了!”完直接就蹿了。

    钟希望记得上辈子自己是在九岁半开始换牙的,可这辈子重生回来到现在却一直没掉过牙。

    上辈子到老了,她的牙齿掉光了,吃东西全靠牙床压,舌头扁,听到年轻人嗑瓜子,吃脆硬的东西,心里就羡慕得很,所以一重生回来,她对自己重新拥有的牙爱惜非常,却一直忽略了换牙的事。

    如今被钟弟一语点醒,钟希望表面上不甚在意,实则内心里不免有些无措和紧张。

    这是咋回事啊?难道她停止生长了?

    不对呀,她个子有在长啊,比同龄的女孩子都高呀,如今都快一米六五了!

    呃,不对!貌似有个地方没在长,她的胸没长!

    钟希望当晚就进了空间去查资料,拉在一旁看着钟希望提出的诸多问题,触屏脸上的卡通萌童不时地滑下一排排黑线。

    问题一:十四岁人类女孩没换牙正常吗?

    问题二:人类中最迟换牙者是在几岁?

    问题三:人类中有终生不换牙的人存在吗?

    问题四:十四岁人类女孩的胸正常标准该长多大?

    问题五:人类女性的胸有得和男性一样是一马平川的吗?

    问题六:如果人类女性的胸是一马平川的话,该如何去补?

    问题七:有没有人类女性因为胸不长而慢慢变成男性的人存在?

    ……

    拉终于看不下去了,直接关了钟希望面前的触屏电脑,非常无奈地道:“奶奶,您的身体发育与众不同与您经常出入空间有关系,不用担心您的牙和胸,它们该掉时会掉,该长时自然会长!”

    “原来是这样,那我这牙啥时会掉?”钟希望松下一口气问道。

    “这要取决于您自己的身体,时机成熟自然会换牙。当然,你要是想现在就掉牙,那么空间里有一种换牙药丸,只要吃下,半时内,牙齿就会掉光光,至于新牙的生长则要按自然规律来。”拉着又瞅了瞅钟希望扁平的胸,嘴角抽着道,“胸也是如此,有专门的长胸大补丸,只需一粒,就能让你在半个时内迅速长出一对柔软且富有弹性,坚挺又有型,罩杯高达g的巨无霸大胸。”

    钟希望想象了一下一个牙齿掉光光的十四岁女孩胸前挂着两只木瓜般的大胸,那画面太美实在不忍直视,她顿时一阵恶寒,急忙摇头拒绝空间里的那两种药丸。

    “奶奶,您接下来是要继续学习医学的理论知识吗?”拉问。

    钟希望摇摇头:“容我出去缓缓,太糟心了!”着就直接闪出了空间。

    待她出去后,拉突然全身抽搐起来,触屏脸也不时雪花电光乱闪,看起来像是随时会当机坏掉的样子,不过它的机械童音却自言自语起来:“原来人类想要爆笑时的感觉是这样啊,太刺激了!”

    钟希望出了空间后闭眼躺在床上,身旁的钟妹睡得很熟,不远处床板上躺着的钟弟同样睡得很熟,隐隐有呼噜声传来。

    钟希望闭眼闭了两个钟头依然没睡着,此时大约半夜十二点的样子,钟希望索性睁开眼准备再次进入空间学习。然而,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有些奇怪的声响传来,她仔细分辨了一下,像是有人跳起然后攀爬,最后又落地的声音。

    钟希望皱眉,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有贼!

    钟希望家的院墙是树枝插的,约有两米高,不容易攀爬,一般也没人有能力直接跳过去,当然,与其费体力跳还不如直接将树枝拔起来得快。不过也从没人这么做过,以前是钟希望家太穷,连贼们都嫌弃;现在则是钟希望家武力值太高,别钟希望了,就钟希冀那个子都挺可怕,还有钟爹,那力气也是大得很,让贼们都很忌惮。

    钟希望确定那贼不是冲自家来的,而是……

    二奶奶家?

    与钟希望有同样想法的钟爹此时已经轻手轻脚地起身下床,抄起床边墙上靠着的一根擀面杖就出了东隔间。不得不,自打村长在昨天白天曝光了钟希望挣钱一事后,他就在提防着了,不过,那贼貌似不敢来他们家,直接冲着隔壁二大娘家去了。

    “俺爹?”

    钟希望也正好掀开西隔间的布帘子出来,见到钟爹,便轻轻喊了声。

    钟爹轻嗯了声,黑暗里父女俩的眼神都亮得惊人,两人非常有默契地出了堂屋,回身关好门并从外头锁上,以防贼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话,那三个翻墙进了二奶奶家院子的贼也是时运不济,爬墙时挺顺利,跳墙时也没毛病,结果就在他们挑了门栓,迈进堂屋的一刹那,一个贼被老鼠夹子夹住了脚,“嗷”一声短促惨叫被后面的人给恶狠狠地堵在了嗓子眼儿。

    二奶奶年纪大了,睡眠浅,当时就醒了,也明白自家这是遭贼了,但她知道自己一个孀寡老婆子也干不过凶狠的贼,若是逞强也许会让贼们狗急跳墙直接要了她这老婆子的命,所以,她非常理智地装睡,还打着呼噜。

    贼们见老太太没被惊醒,顿时心里松了口气,点了煤油马灯照亮后开始四处搜刮值钱的物件,一边搜一边关注着老太太的动静。正堂和西隔间没搜到,心想着钱肯定是藏在老太太的枕头底下或是床底下了。于是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人提着灯照亮,两个人猛地掀开布帘钻进东隔间,其中一个力气大的汉子拿起事先准备好的黑色布口袋就朝床上二奶奶的头脸压过去。

    二奶奶惊吓得声音还没喊出来就被一个贼给堵住了口鼻眼,一时呼吸不畅再加之惊惧和恼怒,差点就这么过去了,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狗日的贼东西,简直无法无天了!”

    钟爹猛地掀开东隔间的布帘子,抡着擀面杖就朝那个捂住二奶奶口鼻眼的贼砸了过去。那个贼因为一时惊愣而有所迟疑,但还是本能地抬胳膊去挡,只听咔嚓一声骨裂响,那个贼终于忍不住嚎出声,但钟爹并不受其影响,接连抡起来砸下去,直到把那个贼揍趴在地上喘气多进气少。

    钟爹揍完贼,转头看了钟希望一眼,发现剩下的两个贼早就被他闺女给揍趴在地上不动了,钟爹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无与伦比的自豪感,他闺女就是厉害呀!

    而钟希望此刻正坐在床沿上安抚着受到惊吓的二奶奶。

    钟爹认识这三个贼,其中一个是钟刘村的混混刘狗牙,另两个则是李圩子的混混,想来是刘狗牙将李圩子的两个混混找来共同作案的。

    这三个混混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扔到了打谷场上,再经此一冻,估摸着没有三个月别想好彻底。

    二奶奶到底是年纪大了,经此惊讶后又大病了一场。因为钟希望悄悄给她用了空间里的药,倒是让她的病很快好了,但她的情绪却一直很低落,即便后来她闺女钟秀来看她,也没见她高兴,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过了正月才渐渐好转。而恢复精气神的二奶奶对钟希望一家比之前的更好还要更好了,几乎达到了掏心掏肺的地步。

    钟爹和钟希望生擒仨贼的事也在村子里传开了,村民对钟爹的观感由原先的嫉妒眼红开始慢慢变得忌惮甚至是畏惧了。

    二月,钟爹又开始忙着给人剃头了,同时他也打算着等天稍微暖一些时就要盖新房了。而在钟爹忙着筹备盖新房之前,憋了一个月的钟二叔和钟四叔终于再也忍耐不住来向钟爹借钱了。

    他们所谓的借钱,那就是典型的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让钟希望觉得可笑的是,好像就因为钟爹是他们的大哥,所以就该任由他们伸手索取似的,他们连借钱的借口都找得很敷衍,什么钟菊和钟赛花相看好人家了,要给他们准备嫁妆。

    钟希望是气笑了。钟菊今年也不过才十六,而钟赛花才十五,就算她们找着婆家了,也不会立马就嫁过去,至少今年不会。这有一整年的时间呢,她们自己的父母不知道努力赚钱给她们置办嫁妆,却想伸手向钟爹要,这事出去也不嫌丢人现眼。句不中听的,就算二叔和四叔是钟爹的责任,但钟爹已经养大他们并给他们娶了媳妇了,至于他们的孩子,在他们都还健在的时候,钟爹没有义务去为她们奉献什么。

    钟爹自始至终都板着脸,待钟二叔和钟四叔完后便直接拒绝。他们本想再多磨缠一会儿的,却见钟爹瞪眼再次道:“赶紧回去吧,俺家没有闲钱借给你们!”

    钟二叔和钟四叔的脸色便有些难看,钟二叔还算老实,而钟四叔就狡猾多了,凉凉地威胁道:“俺大哥,咱们终归是亲兄弟,你可别把事情做得太绝,凡事都留点余地才好!”

    ------题外话------

    早上好,三连更来了,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一九四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