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一九四四 第097章:村长喊钟爹去吃饭

时间:2018-09-13作者:竹露清响

    钟希望见钟大丫和钟二丫都很紧张地盯着自己,不由地想笑,刚想几句话安慰安慰两位姑娘,却听布帘外钟爹问钟三叔——

    “老三,俺有一点想不明白,就像你的,那李大勺家条件也不差,孩子长得也不丑,按理应该挺好亲的,咋还等到二十一才?”其实他还想问,那子咋就看上了大丫?大丫在村上也算是老姑娘了,虽然长得不丑,但家里条件困难,也是钟刘村的吊车尾。

    “哦,这个呀,俺听那个李包氏有点抠,舍不得出聘礼,谈了几头亲都谈黄了,这回也是俺不要聘礼才和那个李媒婆搭上线的。”钟三叔着忽然就叹了口气,以非常不像他能有的沧桑语气道,“是俺没本事啊,给不了大丫像样的嫁妆,不然大丫也不会一直留在家里留成老姑娘!大丫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俺对不住她,俺就想给她找头条件好的亲事让她嫁过去过过好日子,聘礼不聘礼的,俺不在乎!”

    许是钟三叔难得能够出这番感人肺腑的话,钟爹的心里也是不好受,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钟三叔埋着头,将自己一时真情流露而泛红的眼圈遮住。而那头钟三婶听了钟三叔的话直接就哭上了,钟娘站在旁边声安慰她。

    西隔间里坐着的钟大丫和钟二丫此时也哭上了,尤其是钟大丫,顺着她爹的话就想到了伤心处,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很是迷茫和害怕,哭得一抽一抽的。

    钟希望叹了口气道:“大丫姐,你别难过了,你是个勤快的好姑娘,一定会找到合适的,你要是信得过俺爹俺娘,你就安下心来,不要听到别人的一点闲话就着急上火的!”

    钟大丫好不容易停止哭泣,红着眼看向钟希望:“你个丫头倒是挺会安慰人!唉,哪能不着急上火呢?一天天在家呆着,自然会招人闲话,你,你是不知道这唾沫星子就算淹不死人,也能把人逼疯的!”

    钟二丫忍不住为钟希望辩驳:“俺大姐,你忘了,之前那个三大娘到处希望的坏话,那么多人传着话,得可难听了,你这算啥呀,不过就是有几个老太婆在那闲磕牙罢了!你看希望根本就不怕他们,还把传瞎话的三大娘给治得老老实实的,希望太厉害了!”

    “咳,那是钟来春治的!”钟希望干笑着纠正。

    “反正钟来春也是听你的!”钟二丫得意洋洋地道,很为钟希望感到骄傲。

    “行了行了,俺知道希望厉害了,每天都在俺耳边显摆,俺耳朵眼都起老茧了!”钟大丫笑着糗钟二丫。

    钟希望看着笑闹的姐妹俩,问道:“大丫姐,不然你也和二丫一起跟二奶奶学刺绣吧!”其实现在都是钟希望在教钟二丫,毕竟二奶奶现在眼神不大好使了。

    “俺可能没那才能吧,其实俺之前也有和二丫学,不过俺手笨,做个普通的鞋袜衣服还行,刺绣就不行了!”钟大丫无奈地笑道。

    “那就和俺娘一起学梳头,反正家里二丫姐、三婶和三丫都是长头发,你就拿她们练手!”

    “嗯,这个,俺怕自己手笨学不会呀!”

    “哎呀,俺大姐,你就试试吧,希望是为你好,你别不知好歹!”钟二丫和她大姐话时倒是一点都不怯懦,自然得很。

    钟大丫没好气地拍了钟二丫一下:“俺知道了,谁不知好歹了,你这臭丫头!”俩人着又闹成一团。

    这时,东隔间里三丫睡醒了,哭嚎起来,就听钟三叔跑过去抱着三丫好声好气哄着。钟二丫撇嘴道:“俺爹太疼三丫了,瞧把她给惯的,睡时像个猪一样,家里来那么多人,话声那么大都吵不醒,只要一醒就张嘴嚎,咋这么烦人捏?”

    “行了,你时也是这么烦人的!”钟大丫笑着,钟二丫不服,两姐妹又开始抬杠了。

    钟大丫这亲事就这么算了,钟三叔才打算第二天去跟李媒婆一声的,结果李媒婆倒是先来知会他了,是钟大丫太疯癫,没有姑娘样子,人李大勺家看不上她。

    这话是李包氏的,李媒婆也没把钟三叔家看在眼里,也就没含蓄修饰,直接就这么原话转述了,可把钟三叔给气得不轻,要不是钟三婶拉着,他能把人李媒婆给揍一顿。就这也是得罪了李媒婆,此后这个老娘们儿也是传了不少瞎话,害得钟大丫更是无人问津了。

    钟大丫也是气得一天没吃饭,年也没过好,心里气恨的同时,也愈发庆幸当初没谈成这头亲事。钟大丫本来不是那么好强的,但经此一事后倒是激起了她奋发向上的心,跟在钟娘后头认真努力地学梳各种造型的新娘头。

    过了正月初三,孙来福娘俩就回王村了,灵儿起先是不愿回去的,结果孙来福一哭,她就立马顺着孙来福的意了,其实孙来福并没有哭,只是抬手揉眼而已。

    因为之前孙来福娘俩跟着过来过年,所以钟希望送给他们的一筐吃食就又背回来了,眼下他们要走了,钟希望又准备了一筐吃的东西让孙来福带回去。孙来福什么都没,直接背在身上,只是心里又默默地记了一笔。

    在他们娘俩走后,二奶奶不由地感叹一句:“这娘俩命苦哇,不过那孩子看着就是个懂事孝顺的,灵儿虽然傻,但却是个好母亲!”

    灵儿走了,钟妹解放了,吃完早饭就跑出去玩了,比她二哥的速度还快。

    知女莫若母,钟娘笑着道:“这丫头是出去显摆她的头花了。”着看向钟希望,“也就是你这个大姐惯着她,接连给她做了三对头花,你自己咋不戴呀?”

    “我不喜欢戴那些东西,累赘!”钟希望喝完最后一口粥搁下筷子,等着钟娘吃好。

    在家里,钟爹吃饭的速度最快,其次是钟弟,再次是钟妹,钟娘吃得最慢。其实钟希望知道,不是钟娘吃得多,而是她舍不得浪费粮食,每回等家里人都吃好了,她会把碗里沾着的稀饭再用手刮一遍舔掉,即便这几年家里不缺吃喝了,钟娘的习惯也没有改掉。

    钟希望其实上辈子结婚后也有这个习惯,家里穷啊,吃的先紧着男人和孩子,自己就这么糊几口了事,但是活儿却一点不比男人少干。直到后来生活好了,她才慢慢改了这个在年轻人看来有些恶心的习惯。所以重生回来后,当她乍然瞧见钟娘刮碗的举动时,因为勾起了她对过去的回忆而怔愣,又因为对此深有体会而心里酸涩难受。

    钟娘刚搁下筷子,钟希望就开始收拾,钟娘见了忍不住道:“你吃好就去找二丫玩吧,娘来收拾就行!”

    “不用,我来收拾,你去歇着吧!”钟希望一边擦桌子一边道。

    “这些天啥也没干,有啥好歇的?哎哟,有个懂事勤快的闺女,当娘的都快养出一身的懒病了!”钟娘笑着打趣道,其实心里还惦记着碗里的稀饭没刮干净浪费,大闺女是肯定不会去刮的,不过又一想,反正刷碗水也是留着和粗麸皮喂鸡鸭的,左右也不浪费,于是也就放心地走到院子里去看钟爹锯木头。

    钟爹也是闲不住的人,人家正月里都溜门子聊天侃大山,他却整天呆在家里修修这个,整整那个。这会儿他就是在锯木头,想要做两个板凳。

    “他爹,俺来帮你扶着吧!”钟娘道。

    “不用,俺大儿不是让你去歇着吗?你就去歇着好了!”钟爹一边一边继续锯。

    “你们这爷俩还真是……”钟娘想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干脆就不了,直接回堂屋端起她的针线笸箩出来,就坐在钟爹不远处,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天。

    钟娘拿针在头皮上划一划,扫了一眼自家的房子和院子,跟钟爹:“希望过了正月要盖房修院子,还全用砖瓦的,这合适吗?”毕竟那钱是钟希望辛苦赚来的。

    之前钟希望跟着二奶奶去镇上刺绣,虽然是二奶奶搭上的线,但大部分都是钟希望绣的,所以二奶奶本来只打算收五十块,剩下的全给钟希望,不过钟希望和钟爹钟娘都不同意,两方推来让去了大半天,最终还是让钟希望拿了大头,一百五十块。

    “没啥合适不合适的,就听俺大儿的吧,房子盖了,孩子们也能住得舒服些,不像现在,下点雨就漏,一年到头修个没完。咱就当先借着她的钱使使,到时候咱俩再赚回来攒着,等她嫁人时就当她的嫁妆。”

    “别跟我提这个,希望还呢,嫁人还早呢!”钟娘一听希望嫁人的话题,心里就反感。

    钟爹嘿嘿笑了:“你是舍不得了吧!”

    钟娘没好气地白了钟爹一眼:“俺当然舍不得了,她可是俺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死相,你笑啥笑?你还笑……”

    钟娘正跟钟爹笑着,突然就见钟妹迈着短腿风风火火地跑进了院子,一进院子就开始四处瞄着找什么东西,一边找还一边冲堂屋大喊:“俺大姐,快,抄家伙!刘丹丹带着一群人找来了!”

    钟希望从厨房出来,就见钟妹已经摸了墙角的扁担横在身前,一脸杀气腾腾的模样。钟妹三岁时也跟着钟希望学武了,而且还一直坚持到现在,所以两年下来,她已然能够打得过比她个头高,年龄也比她大个一两岁的孩了。她除了偶尔有点虚荣和矫情外,基本上算是个有武力值的正直的好孩子,就是一野起来就满嘴土匪似的行话,都是跟钟来春那帮人学的。

    “怎么就抄家伙了?那个刘丹丹惹你了?”钟希望好笑地看着钟妹。

    钟妹一脸焦急,眼神里分明有着心虚,道:“俺就是戴着头花在她跟前显摆了一下,然后她的头花一点都不如俺的好看,结果她就生气地回家了,可过了一会儿,她就带着一群人朝俺家这里走过来了,还要找俺爹,哼,真是孬种,讲不过俺就来找俺爹,还带了一群人来砸场子,俺大姐,赶紧抄家伙,咱们可不怕她!”

    “是是,你不怕她,赶紧把扁担撂下,像什么样子,学学你大姐行不行?”钟娘没好气地走上前抽走钟妹手里的扁担,转手就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把她点得朝后踉跄了一步。

    也是这时,刘丹丹等人进了院子,她身后跟着刘招男、刘金凤和刘草三个丫头,另外还有刘铁蛋、刘青和刘金宝等男孩子。

    “你们这是要闹事?”钟希望似笑非笑地瞅着刘铁蛋几个男孩子,能耐了,这几个是要叛变吗?

    刘铁蛋被钟希望瞅得黑脸发烫,不知咋地,他突然发现钟希望这么笑着看人的时候特别得……呃,就是让人心里痒痒的那种感觉,叫啥来着?对,是……勾……他突然不敢想了,怕钟希望会发现,届时他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啊!

    “哼,别把人想得那么下作!”刘丹丹没话,刘招男忍不住就呛道。

    刘铁蛋见刘招男又要惹事了,急忙道:“嘿嘿,希望,你别瞎想,这回是丹丹过来请俺大伯去俺三叔家吃饭的!俺们是半路才遇到的,过来找你问个事……”

    “你要是问参军的事,你爹同意我就同意。”钟希望直接回绝。

    闻言,刘铁蛋立马垮了一张脸,如今他已经十五了,身高一米七多,声音都变过了,现在要是光听声音谁都以为他是个二三十岁的糙汉子。

    刘铁蛋想到钟来春那个奸猾子,心里忍不住将他咒骂了几遍,难怪那子不敢再来问钟希望,那气场太压人了!

    ------题外话------

    早上好,天使们,依旧是三连更哈~

    这是三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一九四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