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一九四四 第081章:三年

时间:2018-09-03作者:竹露清响

    在如此忙碌而充实的生活中,钟家人迎来了九月。

    村长从镇里头听来消息,说在咱们国家嚣张了八年之久的小鬼子终于投降夹着尾巴滚蛋了!这个消息如此让人兴奋,村、镇、县、市、省,乃至国,当真是普天同庆!

    不过,小鬼子虽然被赶走了,但世道仍然动乱,战争仍然在继续着,小镇上也仍然时有当兵的经过。

    值得庆幸的是,五里屯钟刘村的生活还是相对平静的。

    钟爹的理发技术越来越好,因为他剃的头型好看,人气满满上涨,已经渐渐能与王老剃平分秋色了。

    王老剃的生意自然又受到影响,但因为钟爹是老实本分地凭自己本事吃饭的,他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钟娘给新娘梳头的名声也渐渐响亮起来,甚至到后来都成了一项约定俗成了,但凡有嫁闺女的人家,必然会找钟娘去给他们家闺女梳头。

    钟希望一家五口人,三口人在努力拼搏,日子想不过好都难,而他们家在整个钟刘村的地位也在潜移默化中慢慢发生了质的飞跃。

    原本的吊车尾,如一匹后劲十足的黑马迅速跻身车头,想与他们家交好的人家便渐渐多起来,而这其中就有二叔钟宝招和四叔钟宝进。

    不过这俩的兄弟情谊有所欠缺,势力得很,钟爹已经对他们完失望了,所以这回不再傻傻地不求回报就付出了。二叔和四叔见从钟爹这里瞎不到好处,立马非常现实地停止了对钟爹的各种巴结讨好。

    钟爹也是看透了他们,对此只是呵呵笑了一声,转头就去继续修炼自己的理发技巧了。

    三年的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

    钟希望已经十三岁了,因为坚持锻炼,且营养跟得上,个头蹿高了不少,当初九岁时看起来像个五六岁的小身板如今已然步入正轨了,足有一米六了,体态初见少女的窈窕,皮肤白皙细腻水当当,眉毛黛黑,似飘逸的柳叶,眼眸清澈,似暗夜璀璨的星子,鼻梁翘直,嘴唇红润,妥妥的小美人胚子。

    钟小弟九岁了,个头比同龄的孩子高了小半个头,长相与钟希望有几分相似,皮肤白,眼睛大,鼻梁高,嘴巴小,妥妥的漂亮小正太,往村里的那帮小黑蛋子中间一站,那就是鹤立鸡群的感觉。

    钟小妹五岁了,与她大姐和二哥的长相肖娘不同,她完就是钟爹的翻版。

    当然钟爹也不丑,浓眉大眼高鼻丰唇的,若非常年操劳让他沧桑得厉害,也是妥妥的美男子。

    不过他这长相放钟小妹这里就有点太过深刻了,所以钟小妹刚懂得美丑那会儿,经常会对着镜子嚎,问爹娘为什么她没有大姐和二哥漂亮。

    后来被钟希望接连一个月的洗脑,终于正视了自己的长相,重新又笑开了花,因为她大姐说了,她的眼睛是家里最大最亮最好看的。

    钟小妹上辈子虽然身世可怜,但后来的性格也着实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所以这辈子钟希望着重对钟小妹进行了监督,好在环境不同了,且有家人心地爱护着,她的性格倒是与上辈子完不同了,不再懦弱阴郁拎不清,而是活泼开朗,嘴甜还懂得体贴人,已然是爹娘的另一件小棉袄了。

    这三年虽然称不上风调雨顺,但也没有大的天灾,钟爹和钟娘顾着自家的那一亩地,两季所收的粮食除了上交一部分公粮给镇上,余下的勉强够一家人年吃用的,这与之前动不动就断粮相比,已经非常幸福了,而且现在钟爹钟娘都能凭借手艺再多赚一些进项,他们都对现在的生活非常知足。

    再说秦老头,他家本来还有三亩地是佃给村里人种的,后来解放土改后,村里人都有地了,他们家的地就没人种了,秦老头就让钟爹种了。不过好景不长,钟爹才种了一季,秦老头就被人举报了,说他们家只有两口人,却有三亩地,而村上大多人家都有好几口人结果也才分到一亩地,这不公平。

    不过那个举报的人并没有得逞,秦老头在小王村还是很有威望的,他家的情况,村人大多也清楚,所以这事也便不了了之。钟爹继续种秦老头的地,不过他也只是替秦老头种,所种的粮食都给了秦老头。后来秦老头放了狠话,意思就是“你再这样,我就那样了”,钟爹这才答应从中收一成粮食作为报酬。

    一年前,秦老头大病了一场差点没撑过去后身体就一直不大好,要不是有钟希望的药酒续着,他的情况会更糟。

    话说,他这场病还是被小王村的无赖给气的,那无赖也不知从哪儿听来的,说他死去老伴的坟墓里有大把洋钱,居然拿了铲子挖了他老伴的坟撬了他老伴的棺材。秦老头知道后当场就气得晕死了过去,若非之前一直喝着钟希望给的药酒将身体保养得不错,恐怕能直接气中风。

    后来钟希望知道了,直接带着一帮孩子将那个无赖狠揍了一顿,一条腿都给他打折了。那无赖见识到钟希望的凶残,此后再也不敢招惹秦老头了。秦老头出事那段时间,钟希望是直接住在他家照顾他的,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净利索,秦老头也被她养得比生病前胖了好几斤。

    秦子栋从他祖父病倒后就一夜之间长大了,也沉默了,但做事倒是比以前稳妥了许多,原本从不沾手的家务琐事,现在已然做得很好了。用他的话说就是,祖父养他小,如今他大了,也该由他来养祖父老了。

    钟希望当时非常感慨地摸摸秦子栋的头道:“真是个有良心的好孩子!”

    秦子栋一把拍掉她的手,气恼道:“咱俩一样大,你少给我倚老卖老!”

    钟希望逗他:“我就是卖老咋地?”

    秦子栋憋红了脸瞪着她,咬牙,却说不出话来。但其实他心里十分感激钟希望,而他那不为人知的少年萌动之心早在秦老头认钟希望当干孙女时就被他深深压藏在心底。

    因为秦老头身体的原因,钟希望和钟小弟的课业也就暂时终止了,不过听村长说,镇长有意在镇上办一所学校,如今正在筹备中。

    深秋来临之际,又到了家家翻改棉袄棉裤准备过冬的时候。

    ------题外话------

    下午好~

    再次重申一下:此文架空,涉及到历史人文的,都无需考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