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一九四四 第074章:将心比心

时间:2018-09-03作者:竹露清响

    比同龄孩子早熟的孙来福已经不止一次有过这种感觉了,他总觉得钟希望跟他和他娘说话的语气很像村里的老太婆。

    不,也不对,村里那些老太婆可没她这么温和可亲,她们看他和他娘的眼神也很让他讨厌,分明在嫌弃和瞧不起他们,但嘴上又说可怜什么的。一想到这里,孙来福心里就生气,用力地抿了抿唇,小脸板得很僵硬。

    玲在床里头的木箱子里翻来翻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她想给钟希望看的东西,急得坐在床沿上哭起来,这让钟希望很是无奈,眼抽抽地朝孙来福使眼色,让他赶紧哄哄他娘。

    孙来福也顾不得自己生气了,从床底下抽出一个木头盒子来,钟希望急忙避嫌,心道,玲这是因为心智不才当着她这个外人的面翻家当找东西,这孩子平时不是挺精的吗,咋也这么不小心呢?于是就顺嘴教育道:“以后可不能当着外人的面露财,知道吗?回头被人给偷了可咋办?你和你娘就指着你爹的遗产过活呢,万一有个意外,你们娘俩就擎等着喝西北风吧!”

    孙来福的怪异感觉又来了,不过他不讨厌这样的钟希望,敏感早熟的他早就能够准确地判断出谁是真心对他和他娘好,而谁又是虚情假意口是心非。

    钟希望是真的在关心他们!

    “呶,俺娘是想给你看这个东西。”孙来福从木头盒子里找出一个只有成人指甲盖大小的玉质长命锁递给他娘。

    玲见她儿子找着了那个东西,立马破涕为笑,献宝似地将那个穿了红绳的小玉锁送到钟希望面前。钟希望接过来仔细瞅了瞅,她对玉不太懂行,只觉得它的做工十分精巧细致,上面似乎还刻了字,她拿起来走到门外对着日光辨认,竟是一个“灵”字,钟希望恍然,想来傻妇的名字是叫“灵”而非“玲”,听她说自己名字时很自然地带着儿化音,想来是她的家人都管她叫“灵儿”吧。

    “听俺爹说,这是俺娘打小时就戴在脖子上的,后来也一直戴着。可是俺爹死后,俺娘就把这东西也弄丢了,俺娘很喜欢这东西,她哭了很久才好,后来就忘了。昨天俺收拾屋子从墙角泥缝里找到了它,俺娘很高兴,她很喜欢你,所以就想让你看看这东西。”

    孙来福口齿很清晰,语气很平淡,很难想象一个才六岁的小男孩会淡定地陈述“俺爹死后”这句话,钟希望叹口气,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了摸孙来福的头,说了句:“你是个好孩子!”

    孙来福眼神闪了闪,蓦地垂下头,傲娇道:“哼,你自己不也是个孩子!”只是涨红的耳朵和脸颊说明这孩子害羞了。

    钟希望要回去学习了,便将那个小玉锁还给傻妇灵儿,可是灵儿居然摇头不要,直说要送给钟希望。

    钟希望诧异地睁大眼看向正笑眯眯望着她的灵儿,下一秒她就释然了,灵儿正因为心智不所以才得以保留她最纯真无邪的内心世界,她虽然傻,但却依然懂得将心比心。

    钟希望觉得这小玉锁是灵儿的身世证明,说不定哪天老天一开眼就让她的家人找到她了呢?所以她不肯收,灵儿见她不收居然又要哭起来,孙来福抿了抿唇,郑重道:“俺娘要送你,你就留着吧,只要,只要你好好保管着就行!”

    钟希望回到秦老头家时,已经是一个钟头后了,秦老头将戒尺朝桌案上摔得啪啪响:“钟希望,你就是这种学习态度吗?你对得起你爹娘,对得起我这个老师,对得起你自己吗?看你写得狗爬字,我真怀疑在我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到它们直立行走?”

    钟希望咕哝:“玄……”

    “放屁!”秦老头一急就口不择言有辱斯文了。

    “噗——”秦子栋和钟小弟忍不住喷笑出声。

    秦老头一瞪眼:“不许笑!”

    钟希望非常不给面子:“噗——”

    秦老头:……

    傍晚,待钟爹将钟希望和钟小弟接走后,秦老头坐在他的躺椅上,从那葫芦里倒了一小杯药酒,无比珍惜地小心翼翼地嘬着,虽是药酒,但药味并不浓郁,入口是酒的清冽醇香。

    秦老头含着药酒,令唇齿尽情浸润其中,而后才任由其慢慢滑入喉咙、胃袋,暖暖的热意不可思议地自胃袋内蔓延至身,令他整个人都舒畅无比。他知道这药酒即便在物资丰富的太平盛世都是个花多少钱也难能买到的宝贝,更何况是在如今物资奇缺的乱世了。

    秦老头不禁喜上心头,这个干孙女果然没有白认,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接收到的不单单是那一葫芦药酒,可以说还有钟希望一家绑在性命安危之上的信赖。

    当然,他只要有酒喝就行,断然不会做出乱嚼舌根这种有辱他人格的事情,所以钟希望一家可以把心放进肚子里,也许他们一家人就是因为觉得他是个高风亮节的君子,所以才选择信赖他的。

    嗯,这一家人虽然是乡下粗人,但心性不赖,有眼光!

    想至此,秦老头突然像个热血青年那般,因为偶遇赏识他的人而不可自抑得激动起来。

    秦子栋走进书房时见到的就是他祖父的这副好像是要中风一样抖抖索索的模样,吓得他差点没当场飙泪,他虽然不经常在村上走动,但谁家老人因为什么病症死的,他还是多少听过一耳朵的。

    “祖父!”秦子栋声音奇大,近乎是吼出来的,倒是差点把秦老头给惊吓到了。

    “出什么事了?为何如此大声?”秦老头皱眉看向自己的小孙子。

    秦子栋见秦老头抖索的症状没有了,才松了一口气,头一回没有搭理他祖父,而是憋气地板起小脸,红着眼圈瞪了他祖父一眼,而后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嘿!这孩子!

    秦老头嘴角抽了抽,暗自腹诽都是钟希望教坏了他的小孙子,不然他哪回对自己如此没有礼貌的?

    钟希望走在回家的途中莫名其妙打起了喷嚏。

    打第一个时,钟小弟说:“俺大姐,一定是有人在背后骂你了!”

    钟希望挑眉,面不改色地忽悠:“打一个喷嚏说明是有人在想我!”

    紧接着她又打了第二个喷嚏,钟小弟偷偷觑他大姐:“这个一定是有人在背后骂你!”

    钟希望嘴角抽抽:“怎么地,你很希望有人在背后骂我?”

    钟小弟急忙辩白:“俺哪有,俺只是在猜肯定是有人在背后骂你!”

    钟希望没好气地拍了他肩头一下:“行了,别再说了,本来没人骂都被你给说得有人骂了!”嘴上如此说,实则心里却不自禁地在想是不是真的有人在骂她。不过即便是有人在背地里骂她也完影响不了她的心情,反倒是那个骂她的人自己给自己气受罢了!

    这边的秦老头才刚腹诽一下钟希望,自己就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也是接连两个。

    ------题外话------

    早上好,仙女们~

    上章有个槽点,钟希望想到酒的出处,居然直接就想到需要拿粮食酿造上了,而非去买,噗,果然那个年代的人大都奉行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