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一九四四 第030章:出师不利

时间:2018-08-14作者:竹露清响

    自打架事件过后三天,钟爹再次挑着他的那些篮子筐子以及十来条芦苇席卷成的卷赶早到镇上去了。

    这回钟希望也跟着了,为此她整整磨缠了钟爹三天。钟弟见他大姐能去镇上,也吵着要去,便是钟爹生气扬言要揍他都没带妥协的,最后还是钟希望用两块奶糖给哄住了。

    钟希望怀里抱着一卷用家里唯一一条补丁少的蓝白床单仔细包裹着的筒状物,里头卷着的其实也是芦苇席,只不过这些已经不是普通的芦苇席。

    之前她脑中灵光一闪之下想到一个念头,跟拉提了,拉二话不当即通过高科技手段研制出几种配方药汤,与药浴池内的药浴配方比例不同,这些药汤的浓度要浓上好几倍,专门用来浸泡芦苇席,将药汤内的药效浸入芦苇席,然后再通过高端设备脱去水分子烘干,如此便制成了拥有几分药浴功能的药用芦苇席。

    被加工过的药用芦苇席,不仅柔韧性增强了,且防蛀防腐,药香持久,贴身使用能够安神,放松身心,舒缓身体各个部位的疼痛不适感。据拉估算,若是使用保养得当,药效能够持续两年之久,即便使用年限久了,药效没了,但药香却始终存在,依然能够让人睡得安心。

    药席的质量是绝对有保证的,所以钟希望带了两张到镇上碰运气。

    虽然这会儿世道动乱,民心不稳,但人活着总要吃喝拉撒睡,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胆大包天的生意人。钟希望将自己的药席定位在高端消费群体上,她这回的打算便是要卖就卖高价,卖不了高价就拿回家自己用,左右也损失不了什么。

    钟爹向来是疼宠钟希望,如今又真信了她是得到土地神的青睐,所以她的话钟爹全盘接受,一丁点儿的质疑之心都没有,这让钟希望的心里愈发喜悦和感动,同时也为上辈子寒了父母心的自己而愈发感到悔恨和愧疚。

    钟爹和钟希望来得早,到镇上也不过才早上五六点的样子。

    集上并不热闹,只有少许几个摆摊的,卖的也都是些自家收的土产,比如好不容易攒的一篮鸡蛋或是幸运在山上逮到的野鸡野兔等野味,也有木匠在卖些劣质木料制成的板凳桌子盆架子木箱等,手艺人则在卖些手工雕刻或是编织的玩意。

    街两边的铺面也是稀稀拉拉地开着门,这个时间多是卖早点的。

    钟爹带着钟希望在一家封闭已久的铺面前头的空地处停下来,从背筐里拿出一个手工做的麻绳马扎让钟希望坐下,而他自己则直接坐在路边的石头上。

    早晨的风飕飕吹过来,刮得人脸皮生疼,钟爹一边默默地用身体替钟希望挡着风,一边回头关切地问:“俺大儿,冷不冷?”

    钟希望看着钟爹额头眼角皱缩在一起的纹路以及冻红的鼻头上不经意缀着的一滴清涕,心里一阵发酸,一边摇头,一边从外罩褂的兜里摸出一方旧的蓝布手帕递过去:“我不冷。”

    钟爹对着那方手帕还有些纳闷,后发现钟希望盯着他鼻头瞧,才恍然大悟,直接用手擤了鼻涕甩旁边地上,回头直接在鞋帮上抹了抹。

    钟希望眼皮跳了一跳,差点没忍住老太太的倔脾气直接呱呱她爹几句,但到底还是理智地憋了回去,将手帕又装回兜里,无比怀念以后随手可用的柔软卫生纸。

    钟爹的运气不好,看了一上午也没见有人来问价,街上的人倒是多起来了,早晨没开的店铺的门也大都开了。晌午时,钟希望从钟爹的背筐里拿出一个布包,里面装着她早上就准备好的糙面窝窝头。窝窝头外表看着和普通人家吃的一样粗糙,但其实钟希望在和面时除了用玉米面外还掺了一部分研磨得非常精细的全麦粉,面团发得柔软,每个窝窝头只有婴儿的拳头大,又在里头塞了蜜糖红豆馅儿,所以即便是凉了,吃起来的口感也很好。

    钟爹对自家闺女非常维护,吃东西时都是背对着人还用手挡着,一口一个,连渣都不掉一丝,生怕被旁人发现什么异常。钟希望吃得速度也不慢,一共带了二十个,她吃了五个,钟爹吃了十个,前后用时不过三分钟,紧接着两人又将一葫芦冷开水给灌了下去,这才安下心来继续守着摊子。

    街上其他摆摊的也都继续在街上摆着,不过他们都没有干粮吃,顶多就是拿冷开水润润嘴。

    然而,一天下来钟爹编的篮子筐子和苇席也无人问津,钟希望只好收拾东西和钟爹回家。

    钟希望有些失落,毕竟是兴冲冲赶来准备碰大运气的,结果一天就这么在枯燥的等待中过去了,早知道还不如在空间里学习手艺呢。

    不过,在离开时他们恰好遇到有当兵的经过镇上,看穿着和口音,是鬼子无疑,吓得街上的老百姓瞬间鸟兽散,本来还有些喧闹的声音戛然而止,有个孩子被吓哭,才张口嚎就被家里的大人死死捂住了嘴。老百姓本能地感到畏惧,恨不能将自己缩进地缝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个镇并不繁华,也不是什么兵家必争的要地,所以这队鬼子兵没有丝毫的滞留,直接离开了,身后留下一阵黄土灰尘。

    这对于虽然知道国家处于烽火战争时期,但他们却有幸能够在这一隅平安生活的老百姓来,确实有够刺激的,钟爹和钟希望亦是如此,回去的路上后背都因为出冷汗而飕飕发冷。

    “俺大儿,累不累?”钟爹见钟希望兴致不高,以为她累了便问道。

    “不累。”钟希望摇摇头,紧接着皱起眉头严肃道,“俺爹,这么卖不是办法,都卖不出去!”

    “是啊,其实俺挑来卖也都是在碰运气,其实稍微琢磨着就知道,老农民有几个不会编篮编筐的,唉,还是得在镇上找点活干才行!”

    “后天再来试试,我今天瞧见那个杂货铺的门前也摆着篮子和筐子,能不能直接卖给他们?”

    “恐怕不行,那个王老二赖得很,忒别爱占便宜,不是老实人。”

    “哦,那还是自己卖吧,后天再来一趟,不行就不卖了。”

    钟希望拧着眉头,上辈子这会儿她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全然没想过家里的日子要如何过下去,如今她虽然撞大运得了个空间,但就如她跟拉的那样,她能从里头赚点全家的伙食就很满足了,要想让家里人过好,还得自己努力想法子。

    钟爹笑看了钟希望一眼,没话,只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有心疼,有苦痛,有无奈。

    ------题外话------

    又是美好的一天,清晨睁开眼我就来更文了,我好勤快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