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一九四四 第017章:给爹娘洗脚

时间:2018-07-14作者:竹露清响

    钟希望在空间里用白面粉和玉米面粉混合着揉成面团,做了手擀面,炒了酸辣白菜和油焖茄子做配菜。

    待钟希望将一盆白花花诱人的捞面条和两大碗油辣喷香的炒菜放在饭桌上时,钟爹钟娘的眼都直了,不自觉地就咽了咽口水。钟小弟更是喜得眼睛都笑没了,小小一个人儿竟将比他脸盘还大的一碗面条配上冒尖的炒菜吃得精光。

    “快些吃,这味太香了,别又招来什么人!”钟娘一边吃,一边替钟爹钟希望和钟小弟夹菜,一边又腾空说道。

    钟爹没吭声,但扒拉面条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钟小弟哧吭哧吭地扒着面条,忙得没时间回话。

    钟希望自认吃饭速度不慢,但现实就是她一碗面条才扒了一半,钟爹两碗已经下肚了,正在盛第三碗。而钟娘第二碗也吃了一半了,就连钟小弟一碗也见底了。

    钟希望有些被惊吓住了,上辈子面对小辈时的范儿不自觉地就端出来了,伸手轻拍桌面,皱眉道:“都慢点儿吃,慢点儿吃,狼吞虎咽不消化,别回头又闹肚子了!”

    闻言,钟爹钟娘和钟小弟都不由地一愣,场面一时有些僵硬,而钟希望说完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急忙嘿嘿笑笑,装作没事人似地继续埋脸扒碗里的面条。

    噗嗤——

    钟娘先笑场了,钟爹被自己闺女教训了有些不自在,但闺女说得有道理,他也只能接受,吃面的速度果然是慢了下来。钟小弟看看他姐,又瞅瞅他爹娘,总感觉他姐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他一时也说不上来,算了,不想了,只将碗递给他大姐:“俺大姐,俺还要吃!”

    晚上,钟希望先替钟小弟洗了手脸和脚,将他塞进了被窝,而后自己又用木盆从空间里舀了一盆药浴池里出产的热水,端着进了爹娘住的东隔间。

    钟爹钟娘见钟希望端水进来还很惊讶,当钟希望让他俩脱掉鞋袜替他们洗脚时,他们愣是害臊得红了脸,为了缓解尴尬钟爹还硬着嗓子训钟希望:“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把式,赶紧睡你自己的觉去!”

    钟希望嘴角抽抽,想她上辈子心里最愧疚的就是爹娘,她做的事儿不仅让爹娘觉得抬不起头来,更是伤透了他们的心,这辈子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好好伺候爹娘,现在就做,别总给自己找借口一拖再拖,到最后后悔愧疚的还是自己。

    “哎呀,你们俩就别不好意思了,赶紧脱鞋袜洗脚!”钟希望瞅着他们还是一脸尴尬不愿动,于是又编上了,“土地神说了,以后让我隔三差五给你们洗洗脚,不然不让我在他那儿干活了!”

    钟希望自己都觉得自己编的谎话很那什么,但让她欣慰又无语的是钟爹钟娘信了。

    钟希望给他们细细地洗了脚,中间还加了一回热水,洗得很是精心。

    钟爹钟娘先还僵着身体不大自然,泡着泡着整个人便放松了,空间出品必定不凡,虽然是药浴,但中药味一点都不难闻。至于此种药浴的功效,还是钟希望特地从机器人小拉那里了解到的,祛湿驱寒,解乏除疲,强身健体等等。

    “希望啊,这,这热水是从土地神那儿弄来的?”钟娘无比虔诚无比敬畏地问道,这也是钟爹想问的。

    “嗯。”钟希望一边替他们搓脚一边点头。

    “这,这是药材熬的吧,啧,土地神可真浪费,俺们生病都舍不得花钱买的药居然用来熬水洗脚了,唉……”说着便露出一脸恨不得赶紧将这脚盆里的水收起来当药喝的惋惜表情。

    钟希望:“……”她还是闭嘴吧,一个谎话总是需要无数个谎话来圆哪!

    等钟爹钟娘泡好脚,钟希望又拿出一个他们家收藏的小罐头瓶子,这种广口的玻璃瓶还是钟爹有回去镇上干活时捡到的。瓶子里装着钟希望从空间里挤得防冻防裂滋润药膏,乳白色的膏体,在油灯下闪着莹润的光泽,一股淡淡的不知名清香飘散在室内,闻着就让人觉得温润舒坦。

    “这,这是搽脸的香膏吧,哎呀,你咋抹俺们脚上了,多浪费啊……”

    看着钟希望从瓶口里挖出一小块涂抹在他们的脚上,钟娘又忍不住了,钟爹更直接,一下子收回脚缩进被窝里:“俺一个糙老爷们儿,抹啥香膏,作的!”

    钟希望暗自翻白眼,她也知道自己一下子做太多有些太过了,想着还是以后潜移默化吧。

    在钟希望端着木盆走出去后,她不知道的是,钟爹钟娘在黑暗里都红了眼圈,分明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和自豪感。

    钟希望回到西隔间,钟小弟已经睡熟了,吃得饱,又泡了热水脚,小家伙一身舒坦,睡得也格外香甜。

    钟希望看着钟小弟恬静的睡脸,想着被送人的钟小妹,想着爹娘脸上总会在不经意间闪现的似有若无的愁绪,心里有些沉重。

    钟希望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尿性在哪儿,一旦想起往事,潜意识里就开始怂了,又想逃避了,但这终归不是个事儿,上辈子活到八十多岁,一条腿都迈进棺材里了,要说最后还有什么放不开的,那就是被自己狠心封存的那份对爹娘深入骨髓的歉疚和懊悔。

    所以重来这一回,她最大的念想就是弥补对爹娘的亏欠,让他们过上舒坦日子,让自己焦灼了几十年的内心得到救赎。

    不过,说到底这还是为了她自己。

    钟希望有些自嘲地勾起嘴角,九岁的孩子脸上泛起一股沧桑之气,错了就是错了,上辈子是怎么也改不了了,但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黑暗里,钟希望静静地坐在床沿上发呆,脑子里再次回想起上辈子后来钟小妹的模样,已是弯腰驼背,皱纹满布,眼神混浊,眼角偶尔泛过的精光和嘴角惯性的凉薄嘲讽的笑意,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到现在她仍能清晰地记得小妹皮笑肉不笑地对她说的那句话,她说:“俺大姐,还是你好啊,爹娘那么疼你,你可比俺整整大八岁呢,可瞅瞅你现在看着比俺还要显小呢!”

    ------题外话------

    慢热中,我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