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车神 第五站赛

时间:2018-07-12作者:当歌十月

    第五站比赛即将召开,江北迟迟还没有醒来,无奈的方庆只得先行一步到赛场,期待在赛前能再有奇迹发生,也相信江北肯定不会辜负大家的希望。

    大半夜的从尚海飞往宁波,初允昏头盖脑的靠在方庆的身旁睡着啦,这么差的精神力还当助理这份差事,这是有些难为她,她自己不会不清楚。

    刚下机场就收到了韩旭的一连串回复,他现在人在东京秘密调查,暂时有段时间不会出现。

    要是有紧急事态联系他的话,可以先在警局报个代码数字,会有一套应急方案,然后他的手机号码就注销了,总感觉这个特行组怎么总感觉就他一个干部。

    这江北的醒来只是时间问题,医生虽察觉不到他身体的任何异样,但是这个生命特征还是能检查的清清楚楚,正在飞速好转中,故也就不用麻烦通报了。

    第五分站的比赛也算是正式进入到本赛季的下半年,南山厂商人心分分散散的状态还是一直在保持着,方庆觉得自己就像是猎物的目标一样,总有被人盯上的感觉。

    赶到赛场后,就能感受到现场的敌意浓浓,安格斯的眼神如鹰眼一般,他看来对上次赌注事情还怀恨在心,相比之下卡尔一脸的坚毅,很难让人捉摸。

    夏夕前几天才上了新闻通报,因醉酒驾车而导致被拘禁,她的身份实在太过碍眼,可千盛就是不愿出面,就算是董事长的女儿也不例外,连在香港总部的活动迹象都变得低调。

    综上所述来看,后面的比赛绝非一番平坦,韩旭说过新型药剂的开发必须在半年内打开市场,否则的话他们的研发资金将会白白浪费,而买家往往不是那么好找的,就算是老顾客面对这种要死要活的药品也是担忧。

    应高文已经从甲田厂商的试车手中除名,因为他的缺席严重被强制开除,而换来的新试车手叫徐浪,世界汽车拉力赛的去年华裔冠军,不容小觑。

    对比甲田来看,全场唯一能有实力与之抗衡的也只有起亚厂商,拥有巴布罗和卡尔两位专业外籍车手,其他的厂商也只能望而却步,在上站比赛结束后大家的信心被磨掉的太多,差距明显太大。

    在华夏车手中支持率最高的就是方庆,他被认为是今年比赛最有希望冲击个人冠军的本土选手,这个名头让他顶着使得他压力更大,最关键的是那群外籍选手中还有药罐子。

    方庆的第六感很准,他肯定这群人中有的服用了药剂,迟早会露出狐狸尾巴的,他现在要好好考虑接下来的比赛咯。

    “江北的状况还好吧,实在不行就让秦浩上场吧。”崔岳面对现实的情况,能做的太少,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明天才是决赛,先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了,初允我聘为厂商的特殊顾问还有我的私人助理,这个没什么问题。”方庆其实已经安排好了,只是随口一说。

    “你能看开与她的关系就行,比赛成绩不要太看重,赢得起也要输得起。”崔岳老喜欢摆些理由,年少时的赛车梦如今被夕阳烘干的差不多,感慨也很正常。

    初允这次没有来维修区,她似乎很在意这份工作,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就之前下飞机他还连忙给方庆道歉,作为助手她连基本的行程都没有安排好。

    方庆其实无所谓的,反正就算比赛迟到也没人会怪罪你,对于冠军在国内的胜负欲并不是太强烈,因为这个方庆萌生过去国外比赛的想法,直到他这几天恶补过过赛车文化后,才知为天方夜谭。

    f1比赛每年需要数千万上亿的美金作为支撑,而在国内能参加这种几十万耗费的房车赛都是有些困难的,方庆还是好好认清现实,只能怪自己的运气不好,要是能附身他人该有多好。

    初允在工作人员看台进行观赏比赛和处理好南山厂商的一些基本业务,对于厂商来说经理还是很满意的,薪水要求不高,专业又还可以,这个捡漏肯定还是要的。

    卡尔的奇异举止并没有改善许多,这也是他的特点之一,除了对心爱的女人无可抗拒,还喜欢在开赛前做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但也必须得承认他对赛车技术的掌握是绝佳的。

    七月流火,赛道烧的像发烫的铁板一样,排位赛开始时间暂时被延缓,另行通知,这可有些苦了看台的观众。还有环境的变化超出赛事既定的基准温度,为了保证车手安全不得不这样做。

    赛道被洒了很多水,因为长时间未保修的地面上有些干裂,全长37公里,共11个左弯,8个右弯,且钝角弯道占了一半,这样的话方便赛车的流畅加速,这场比赛将是速度战。

    另外规则的再次修正也让方庆有些懊恼,车辆故障期间将不允许超车,由工作车领跑,这对比赛有相当大的影响的,对于第一名极为的不利,颇有点像f1的正式规则。

    那样的话全程会有很多圈数被浪费掉的,如果名次靠后这是个极大的优势,靠前那就有些不幸。

    “白丞来啦,秦浩他人呢。”白丞因为北汉俱乐部的关系脱不开身,实在没办法只能去解决,现在才刚刚赶到场。

    “那家伙还在后头呢,我听说江北暂时来不了。”白丞气喘吁吁的,能看得出他是很热爱赛车的,这点比方庆可能都要强些。

    “这些客套话就别多说啦,你能参加就已经不错啦,反正每次比赛都会出幺蛾子。”方庆有点怨气,没办法他可没啥领导能力,连修仙的法门都找不回来,他感叹自己的无用哦。

    在赛前方庆又从随行背包里掏出了好几本赛车理论知识,他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就是这思维理解能力太差,要不然怎么会让初允来干修车的活。

    三桥阳靠在远处的后台吸烟区,烟卷还是那个牌子但是变长了许多,这个赛场不准随便吸烟的,方庆唯一真正的对手也只有他,这个来自日本的传奇车手也是支持他一直跑下去的动力之一。

    方庆是想在赛后找三桥阳聊聊,包括这场上的所有车手他都没有真正的去接触过,他很想知道这群人对于赛车的意义,就像他修仙时寻找的意义,不仅仅只是荣誉和长生。

    在此时老天下了一场及时的毛毛雨,而且非常的短促,虽然空气变得湿热起来,但对比赛来说已是非常适合,这也是首次在有雨的环境下进行比赛。

    努力过,就已足够,这是方庆在这个世界给自己的信条,他想他明白为什么会因缘来此,这才是真正的渡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