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车神 第22章 争执对立

时间:2018-07-12作者:当歌十月

    在安顿好受伤的秦浩之后,给他的摩托车俱乐部留了口信,方庆和崔岳就准备回地下室备战去珠海站,时间不等人,一个星期多之后就要开跑。

    方庆的体质比之前有略微的增强,大雨之下伫立稍久身上除了点凉意,并无病状迹象,他将这一切都归功于那杯神奇的草药,以致于对初允的爷爷有了点好奇心。

    他的脑子里一天总会想点事,这样无聊的时间也很容易就打发过去。等坐车到家门口,一眼就看到应高文靠在门边,脚底在不停的在摩擦着地面。

    “我才等了十分钟你们就到啦,真是赶巧啊,我听厂商的人说你们这几天神神秘秘的。”应高文毫不拘谨,爽朗的说道。

    “先进门再说吧,我想你不会在想第二次来这个地方。”方庆掏出钥匙开门,还不忘调侃一番。

    这地下室要天天打扫,要不然一天就会积很多的灰,这下可把三人呛坏了。

    “江北和张笛这两家伙,找到车队后也不经常回来。”崔岳赶在前后小跑下去,有些抱怨,他想给应高文一个好的印象,毕竟是他的教练。

    地下室前厅的桌子上散落着不少的文件纸张,忘记收拾的酒闷出一股臭味。

    “你们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烂了,不如跟我搬出去吧。”应高文从墙角的一叠塑料凳子中抽出底部较新的坐着。

    “废话就免了吧,有事情嘛。”方庆对他可没啥好感,上次赛车合作作弊的事情他还记得。

    “你不介意让教练共享消息嘛。”应高文话里有话。

    “这可对我并没什么影响。”方庆也是硬性的回绝了一番。

    “据我所知加速赛之前你就跟肥狼认识吧,你能说明你是怎么脱离干系的,这其中缘由……”应高文搞了半天是来拆方庆的台子,但是就崔岳一个听众又有何价值。

    “你上次邀请我参加的赌局,你还没告诉我怎么玩,我想这事跟你也有关系吧。”方庆突然想起好久前应高文和他稀里糊涂的一次对话,反正两人都不给对方台阶下。

    “你们两这么吵似乎没多大意义,而且我一个局外人并不对这些事感兴趣,作为赛车手行得正站得直就行,我相信你们两个应该不会做错事的。”崔岳在话语交锋的时候忍不住出来劝诫下。

    “我今天来的目的,警告你不要插手我的事情,千盛集团的事我自己心中有数。”

    应高文说罢略显生气地离开。

    面对这番云烟雾饶的质问,方庆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难不成应高文以为我在破坏他的计划,而他根本从头到尾就不知道千盛在搞什么名堂,所谓的洗钱也不过是应高文冒出来的词汇。

    “虽然我不知到千盛集团跟你们有什么瓜葛,但坊间传言千盛集团在进行一项秘密研究,主要的针对目标就是赛车手,或许这点就是你们为何会产生误会的原因。”崔岳叼着烟坐在木凳上说道。

    “那江北的事。”方庆知道江北目前就职于千盛赞助的车队,而且还是特批队员,这其中也有些奇怪。

    “我都知道,放心吧没多大问题。那个我记得袋鼠车队的罚金是不是还没交,南山把改装费退了一部分回来,说是暂时不需要。”崔岳岔开了话题,他显然是不想提及。

    说起改装费方庆联想到那封他老爸留的信,“师傅你知道北汉市浮巷6号嘛。”

    当被问及这个的时候,崔岳的精神瞬间振奋了起来,:“那地方离珠海很近,是你父亲买下的一块废弃仓库,我之前打算把团队开在那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为啥?”

    “没车场啊,呆那等发霉啊。我也搞不清他是怎么想的。”崔岳又深吸了几口烟。

    “带我去看看,我想在那可能会找到一些东西。”方庆犹豫了下,还是没打算告诉有信件的事情,他现在有点多疑起来。

    “也行,这特训估计是没法继续了,加上我看你心情也不大好。再说难得你这么惦记父亲,去北汉放松下是可以的。”崔岳说完就去房间收拾行李,给江北发了短信告知,他的电话现经常处于关机。

    大多数厂商队员已经赶到了珠海站,正紧锣密鼓的训练,哪有像南山整个厂商这么松散,要么说也算独树一帜,方庆其实也略感无奈,跑比赛没咋跑,到被兜进了一个死胡同。

    崔岳做事一向雷厉,直接定当前时间的飞机,他也很久没有去北汉悼念下逝去故友方行,如今看着他的儿子都这么大了,或许在天有灵,不知不觉他推着行李箱竟有些感伤,方庆显然是不太理解,只是默默的推着行李。

    在机场等候机的时候又碰到了冤家夏夕,她故意加快了走路的步伐,方庆上前小跑追到,至于为什么追上去,这事他自己也说不清,或许那个凡人的感情又被触动了。

    “怎么见到我就跑啊。”方庆已经不再有礼貌性的招呼,他倒是在质问她一样,她的弟弟夏分君真令人有些反感或者说是恐惧,而她本人在方庆眼里也感觉差不多。

    “难不成我还会跟你问好,你不知道你那拙劣的赛车技术在加速赛上可害惨了我们集团。”夏夕反咬一口的样子真的有些让人不适。

    “我不想谈论这种空穴来风,我想知道在尚海站时大山雄飞是不是你们安排的人。”方庆现在就事论事,他可没工夫跟这种人浪费多余的口舌。

    “你的意思是说我会陷害你。”夏夕不屑的口气让方庆有些拿不定判断,实在不像是装的,或者另有其人?

    误会总是不经意间产生的,往往狗血的桥段总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初允就是这样,她实在有些太纯洁,在方庆和夏夕对话的时候,她匆匆的赶到是想给方庆送行的,正好看到眼前这幕心里顿时酸酸的。

    十年前两人年少定下的约定,看来确实像个笑话,初允一直以为童话是存在的,手中准备的礼盒慢慢从右手滑落,落地上响起的声音很快就被人流嘈杂的声音淹没,她默默的捡起后转身离开,眼睛的泪水在不停的打转。

    “方庆上飞机的时间到了。”崔岳在不远处喊着。

    “我想有一天我会找到真相。”方庆临走前给夏夕扔下了一句话,虽然他不确定真正的对手是谁。

    “小丑一样。”夏夕淡淡地说道,她似乎对这些事情不敢兴趣,或者说是某种扭曲的单纯。

    飞机上,方庆打着小盹,他想起这么多天遇到的一箩筐麻烦,当凡人果真没有修仙自在。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