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流40年 第27节 初见(2)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水内和四方堂复印回来,三浦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两个伙伴,这两个家伙为女士欢喜之余,更多的却是遗憾:只是离开那么一会儿,小卢桑就给出这样一份大礼包,真的好吗?我们怎么办?

    卢利看出来了,笑道:“也是一样,各自画一幅吧。”

    “嗨咿!”

    “马上就好!”两个人哪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翻找出自己的画板和画笔,笔走龙蛇,不一会儿的功夫,两幅作品就出炉了。还是以卢利为目标,但画风却截然不同,水内是黑暗风,整体偏阴郁;四方堂则是很明朗,画中的人物透着那么一股机灵气儿,好像要活过来似的。

    卢利看过,连连点头,像是老师在点评学生的作品似的,随意说了几句。画风的不同无关好坏,只有适合不适合,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四方堂桑可以再磨炼一下,我会把《三眼童子》的创作逐渐移交给你;至于水内桑?”

    水内清光心往下沉去,他知道自己的毛病,说起来,是在看过《高达》和《宇宙战舰大和号》之后,对漫画产生强烈兴趣的,自然的,画风也就偏向这两部在泥轰名垂青史的作品,但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暗黑风格的作品的受众逐渐减少,反而因为欣欣向荣的国家形式,人们更喜欢看那些欢乐的、给人带来愉悦感觉的作品。他就有点不合时宜了。

    这个类型的作品,卢利不是拿不出来,反而有很多,例如《铳梦》、《》、《地狱老师》什么的,太多了!但有个问题得问在前面:“水内桑,你这种偏黑暗的画风,有想改变的愿望吗?”

    “呃……”水内清光沉吟了一下,忽然用力摇摇头:“不,我没有这方面的愿望!正好相反,我想更加深入的挖掘下去!”

    “为什么?”

    “首先因为我喜欢,第二,我认为,黑暗画风,并不是身为作者的我内心也同样黑暗,相反,我是身处地狱,心向光明!”

    “那好吧,如果你决定了,就继续追求你的梦想吧。”卢利语速缓慢的用英语说道:“未来一年,请继续打磨你的技法,嗯,当我认为可以了,我会给你一部作品,是一个出身黑涩会——嗯,你们这边应该是叫暴走族——的家伙,转行当老师的故事。”

    水内清光眼神一亮,这个设定好有趣!这不是和自己刚才说的话完全合榫吗?出身黑暗的暴走族,然后担任最受人尊敬、以教育下一代为己任的教师工作,这其中的反差好有趣!“先生,我一定不会辜负您!”

    “暂时就这样吧,水内桑,你们去用餐吧,我和野添桑还有些话要说。”

    几个人知道,今天的拜访差不多结束了,接下来的话题就和他们无关了;三个人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走出房间。等房中安静下来,卢利坐在床边,看向野添幸平:“野添桑,您瘦了很多,最近一段时间,真的是辛苦您了!”

    野添幸平微微鞠躬,脸上带着笑容说道:“是,确实瞒不过先生,不过虽然很辛苦,也瘦了不少,但心情极度愉悦,那种一点一滴,全凭自己的双手,为未来美好生活打拼的过程,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受到了!而这一切,都是拜先生所赐!所以,请您再不要提辛苦您这类的话了!”

    “还没有告诉夫人吧?”

    “已经告诉了。”野添幸平苦笑着说道:“内人是在无意中知道的,因为一年一度的杂志社的聚会,没有邀请她去,她打了个电话,就都清楚了——如果您上周来的话,还能看见我脸上的伤痕呢!”

    卢利噗嗤一笑,人家家中的事情,他不好多问,继续说道:“公司资金方面的事情,是不是很紧张?”

    提及正经事,野添也不再开玩笑,勉强说道:“还能支持。”

    “我最近在香江做了一笔生意,最迟12月,就能交割,到时候,我除了留下必要的一些资金,其他的都会转到公司的账户上来;在这之前,我会和松井国夫、内藤笃和金井江右等几位先生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支取一部分稿费……”

    “不,先生,公司新招募的年轻人已经听说了先生开出的优厚条件,对未来充满信心,一时的窘迫,绝不会成为问题的!您不必……”

    “这是应该的,我也听说了泥轰这边的规矩,对于泥轰人来说,可能没什么,但我可不能光让人家干活而不给钱;了不起就等日后发展起来了,再还给我就是了。”

    “……”这一次,野添幸平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小卢桑好贪财啊!拿出这笔钱,日后还要拿回去?

    “哦,还有一个事情。”卢利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一摞厚厚的文件,递给野添:“我在国内的时候,闲着没事,写了一点东西,是一部推理小说。”

    野添幸平大吃一惊!卢利居然还开始写推理小说了?要知道,推理小说,泥轰若自问第二,就没有哪个国家敢称第一了。历史太悠久、底蕴太深厚,甚至推理小说这四个字,还是泥轰人命名的呢!他不好好画漫画,弄什么推理小说?

    展开看看,是三个汉字:《放课后》;往里面看,都是汉语!“这?”

    “还请野添桑找专人给翻译一下吧。”卢利如是说道。这篇小说在国内的时候,就给相关部门审议过了,确定没有问题才允许他带出来的;原本还有人建议,照方抓药,在国内翻译完带出去,却被卢利拒绝了。别人怎么劝都不行,好在小说中没有任何犯忌讳的地方,也就放行了。

    “如果有出版社认可这部作品的话,版税和稿费的问题,由您和张桑,以公司的名义出面,和对方商谈。”

    “是的?哦,那,作者名呢?”

    “还是叫jr好了,我想,有这么多漫画作品打底,我总归有点名气,在谈判的时候,还是能够多争取一些利益的吧?”卢利笑道。他总是搞不懂那些网络小说,非要给男主角安排多个笔名,这是本着财不露白的想法吗?还是追求低调?他们是不是忘记了,低调是做人,做事可是怎么高调怎么来的!

    “嗨咿,我明白了!我回去之后,马上安排翻译事宜。先生有心仪的出版公司吗?”

    “没有,不过尽可能找大一点的。”

    野添幸平立刻接口:“那就角川好了。”

    “一切都交给你,总之条件要优厚,你不妨告诉他们,良好的开始是合作的基础,我绝不会仅仅只有这一部推理小说的。”

    “是,我明白了。”

    又聊了几句,野添幸平起身告辞,卢利把他送到电梯口,本来是要送他到楼下的,野添一个劲的鞠躬行礼,也只得罢了。

    几个人回到房间中,卢翻译倏然噗嗤一笑,少见的用津门口音说道:“好家伙,真够瞧的,我都怕他把腰弄折了!”

    众人一阵轻笑,马秘书也问道:“那个,小小,这个野添这么和你客气,好吗?”

    “泥轰人就是这样的,”卢利轻描淡写的解释道:“对于他们的上级,长辈,或者比他们强的人,他们不敢开玩笑、不敢有任何不恭敬,肃然如对大宾,真是挺无趣的。”

    “那要是同辈人之间呢?”

    “也是一个德行。想要知道泥轰人的真面目,就到酒馆、酒吧里面去。那才真是够十五个人瞧半个月的呢!”

    王万重突然笑骂道:“看你说的挺像那么回事,就好像你见过似的。”

    “我没见过,但我能想象得到。泥轰人的社会状态是非常压抑人性的,面对上级、长辈不敢有所表露,就只有在酒后,借着酒劲发作一番了。其实不但是那些新入职的人员,即便是松井国夫那样的,已经做到专务了,够大了吧?也是一个样儿!在香江的时候,你们不也见到了吗?那还是第二天的早晨呢,你们就可以想象,当天晚上,松井国夫是个什么状态了!”

    众人一想,可不是吗?那个周二的早晨,松井国夫哪儿还有一丁点儿专务的派头啊?简直成了小瘪三了!

    马秘书忽然期期艾艾的问道:“小小,我听你刚才和那个人说,钱很紧张?那,……”

    “什么?”

    “那个电视机的事情……”

    马秘书的话给卢利提醒了,可不是吗?当初曾经答应过王万重的,这一次来泥轰,要想办法弄些彩电回去的,居然忘记了?真见鬼!

    虽然还有时间和对方谈这件事,但钱怎么解决?想想自己,在香江出手动辄数亿金额,现在居然为购买电视机的经费发愁?真他喵的!往哪儿说理去?

    笔记本的键盘好像有毛病了,得特别用力才能有反应,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重做系统管用吗?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