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流40年 第24节 紧箍咒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王万重把信递给卢利,趁着他看信的功夫,将事情说了一遍。

    卢利的反应很奇怪,完全不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只是把翻译过的信件看完,叠起收好,放在写字台上。

    说实话,他并没有很生气,这件事他也想到了,对那些提出这个意见的人,也并不记恨,他知道,这些人不是出于私心,而是这个时代使然。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什么也不做,任由对方扣下自己应得的收入了,正好相反,他心里打定了主意,谁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但这件事没有王万重的帮助却是做不到的,他也不隐瞒,向对方和盘托出,王万重这一次可真吓坏了,“卢利,你这是要惹事啊?这是……这可是外交事故!别说是我了,就是我们局长也担待不起啊!”

    “谁说是外交事故了?”卢利白了他一眼,“事情的轻重我不知道吗?只是吓唬一下他们!你想想,泥轰人的信他们打开看了,我的回信呢?是不是也得被查个底掉?这样的话怎么可能出现在信里?”

    “那你还说……还说这个?”

    “不是告诉你了吗,只是吓唬他们!我的信送不出去,日后泥轰人要是来津门呢?我和他们谈正经事的时候,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届时又怎么样?”

    “…………”王万重听得呆住了,这个孩子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样的办法也想得出来?“哎,不对啊,要是他们不给你翻译呢?”

    “我会用英语和他们说。我会英语,你不是不知道吧?”

    “那,要是干脆不让你和他们见面呢?”

    “那我就不画了!让他们断了这一条外汇流入的渠道!看看谁先受不了!”说着话,他不再搭理王万重,拿出几张信笺,飞快的写了起来,无非是一大堆感谢的话,同时还有对未来的期望,以及想和对方见面的迫切心情。

    在信纸的末尾,他添上这么一句话:最后,有一件事希望得到您的帮助,您可能不知道,按照我和国内的约定,《龙珠》的稿酬,以日元的方式汇入账户之后,会折算成相应的rmb交到我手中,但某些人认为,一个11岁的孩子,不应该持有如此大笔的存款,因此,以各种名目,截留了本该属于我的稿酬。如果您能够在某些场合为我发出声音,我将不胜感谢!

    他当着王万重的面写完,又拿出一张信封,却不封口,直接交给了对方。

    王万重看着未封口的信,苦笑着摇摇头,这封信递上去,必将引发一场风暴!

    风暴的来临比王万重想象中更快,实际上,在他把信交给胡老看过之后,老人就第一个发作开来:“这不是胡闹吗?这样的信送过去,责任谁来负?是你还是我?王万重,你懂不懂纪律,这样的信你也敢拿回来?他是个11岁的孩子,不懂事也就罢了,你也不懂?你就不会教给他怎么写信?”

    王万重表面委屈,心中好笑,你说的,人家孩子都想到了!但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是任由局长大吵大闹,等老人缓一口气的功夫,慢吞吞的说道:“首长,信改不改、递不递都没有区别,卢利同学都想好了,寄不出去也没关系,等泥轰人来了,他亲自和对方谈,到时候,可就无法挽回了!”

    “放屁!一个小屁孩儿,吓唬谁呢?他懂日语吗?”

    “他不懂,但他会说英语。”说完,不等老人反应过来,继续说道:“卢利说了,要是咱们不让他们双方见面的话,他就干脆不画了,那样的话,就连这条好不容易才有的外汇渠道,也因为某些人的决断而葬送了!”

    老胡呆坐在椅子上,时间仿佛都停顿了,好几分钟的时间,一动不动,“那个,你……,你刚才说的,都是他想的?”半晌,老胡干巴巴的问道。

    “是的。”

    “你先出去,我先想想。”

    王万重立正行礼,走出局长办公室,老胡则一把抓起了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几个号码:“请给我接市委第二书记。我是老胡。”

    稿酬的事情没有了下文,两天之后,王万重送来了一张华夏人民银行的存单,上面是一连串的数字,合计是2,35217元rmb。

    卢利心中大喜,两个多月了,终于拿到自己的第一桶金了!在这个时代,有两千多元在手,什么事情做不成?转瞬就发觉不对:“不对啊,按照之前说的,60的日元是我的,也就是12,000日元,怎么把两万日元都给我换成rmb了?你们搞什么?”

    王万重说道:“小小,你也得为国家想想,国家现在缺外汇缺得厉害,再说,你在国内,要那么多外汇干什么?”

    “你们就是听不进别人说话,是不是?我不是说过了吗,寒假我要去香江,进行游戏制作的!在那,我拿着再多的rmb有什么用?我根本花不出去!得用外汇才行的!”他把存折递给王万重,“王叔叔,你帮帮忙,把这个拿回去,把该属于我的外汇还给我!”

    “这件事我做不了主,外汇是流入银行的对外账户的,也不必说我了,就是津门书记,怕是也做不了主。”

    “这我不管,咱们事先说好了的,那天那么多当领导的,当着我的面说过了,得履行承诺吧?哦,顺便说一声,我又给泥轰人写了一封信……,”

    王万重吓得一哆嗦:又来?你没完了?

    “你别担心,这封信很正常,就是告诉泥轰人,我又有了其他的作品,如果对方有意的话,可以在日后来这边的时候,放在一起谈。但我希望,派过来的人,能是有决定权的。还有,顺便把这几份画稿带走吧。”

    王万重当着他的面把信抽出来看了,确实如他所说的,信上没有任何违禁的内容,只是关于作品的讨论和新作品的合作事宜,简单的说,卢利告诉泥轰人,他有了几部新作品,也是他个人很喜欢的,如果《少年jump》杂志社对此有意的话,可以在来到华夏之后,当面商谈。

    王万重现在越来越感觉,自己成了卢利的跟班,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应该说是卢利和有关部门的联络员,拿着信回到局里,先去见局长,也懒得多废话,直接把卢利的意见说了出来:“……首长,卢利当初说的话,您也都听见了,他说小人书能卖钱,现在证明,确实能卖钱;他说泥轰人可能会来华夏,和他商谈合作的事情,现在看来,也有实现的可能,那么,他当初说过的,在香江制作游戏,然后给国家带回大笔美金外汇的事情,是不是也是可以实现的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应该因小失大,是不是?”

    “是的。”

    “我刚刚给第二书记打过电话,也谈到了你刚才说的这个问题,书记的意思,是等泥轰人真的到了之后再说,不过他也和我说,下个月,他可能和第一书记进一趟首都,专门的谈一谈这个问题。”

    王万重点点头,心中默念卢利的那句口头禅,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首长,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想去一趟外院。”

    “哦,还有一个事,给卢利同学家调换的房子已经安排下来了,不过有一点出入,没有给他安装电话。”

    王万重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卢利是个愣头青,现在他想给泥轰人写信,因为某些原因被阻止了,他要是打电话呢?日后万一有个不爽利、不痛快了,抄起电话就打到泥轰,乱说一通,责任谁来背负?一旦某些担忧变成事实,那就真成了国际上的笑话了!因为这个原因,砍掉他的电话,也是应有之意。

    王万重对此倒是没有任何异议,他也发现了,这个孩子的坏脾气上来,真的是不管不顾的!现在,给他头上安一道紧箍咒,不是坏事。“是,我明白了,等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和他说。”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