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流40年 第14节 外汇?外汇!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周一的早晨,卢建国照例去上班,他最近的心情很好,工作和学习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家里人也很让他省心,孩子放暑假了,终于不用像往常那样,他即便在班上,也时刻捏着一把冷汗:别打架了吧?别被人欺负了吧?别又没写作业,被老师请家长了吧?上学的路上,别出什么事吧?

    还好,从五一的那一次生病之后,这些事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小小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又乖巧又懂事,好吧,这话有些言过其实了,最起码,他还打过两次架不是?但他也很知足了。这会儿的他可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儿子会做出这么大的一件事来!

    卢利听着爸爸关门,飞快的翻身起床,洗漱完毕,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画稿,思忖了片刻,又把《超级玛丽》和十字键的设计图放了回去,再等一等吧,等到商绪君从泥轰回来之后,再考虑这两件产品的下一步发展。

    打定主意,把画稿放在书包中,背起小书包,一路出门而去。从家里到友谊商店的距离可不算近,他和商绪君约定的今天早上九点钟在宾馆见面,卢利又是个有约会从来不迟到的性子,一边哼着歌,一边向友谊宾馆而去。

    等到了地方,他已经出了一身的大汗,走进宾馆,刚过八点半,卢利就在大堂的一处角落坐下,等待着商绪君的到来。

    商绪君没有出现,前天见过的那个面色阴沉的男子不告而来,在卢利面前坐了下来:“卢利同学,我们又见面了?”

    “啊,叔叔好!”卢利急忙问好,“您也来了?”

    “是呢,我很想看看你画片,是在书包里吧?”说着话,男子径直伸出手,拿过了书包,从中找出画稿,摊了面前的矮几上,翻看了起来。

    卢利不满的憋憋嘴,他知道,这个男子并不是故意欺负他,只不过他的年纪实在太小了,人家根本没有把他的画当回事,至于说能够在泥轰出版,为国家带回来宝贵的外汇,对方想都没有想过!

    男子翻看着画稿,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失望的抬起了头,就这样的东西,你居然好意思提出来,让商先生为你带到泥轰国去?带出去干什么?丢华夏人的脸吗?要是自己的儿子,他早就一个嘴巴抽过去了!先教教你什么叫脚踏实地!

    卢利看出来了,故意问道:“叔叔,您觉得怎么样?喜欢吗?”

    男子干巴巴的扯动嘴角,勉强说道:“这个,我没看懂。”

    卢利耸耸肩,没有说话,男子忽然问道:“卢利同学,这个……,让人拿到泥轰去,干什么?”

    “印刷出版啊。”

    “能……出版吗?”

    “我不知道啊,所以拜托商先生帮帮忙嘛,能出版当然更好,如果不能的话,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对你没有什么损失,对商先生呢’?男子心中腹诽着,表面上还是很和煦的笑容,两个人说着话,商绪君从楼梯口走了出来,一眼看见了坐在不远处的卢利,快步跑了过来:“jr?”

    “商先生,早上好。”

    “你也早上好,”商绪君知道他听得懂英文,熟练的用英语打着招呼,至于那个男子,则被他认为是卢利的父亲了:“这位是你父亲?”

    “哦,不,实际上我不认识他,只是他对我的画稿很感兴趣,过来看看而已。”

    商绪君的脸色立刻平淡下来,冷漠的点点头,在卢利面前坐下,“这就是你的画稿了?”

    “是的。”

    “我先看看。”商绪君旁若无人的拿起画稿,在两个人的注视下开始看稿,他虽然不是专业的漫画编辑,曾经看过的漫画书也有限,但眼界毕竟不是对方可以比拟,三两张画纸翻过,整个人就陷进去了,当他看到悟空怀疑布玛是人还是妖怪,围着她打转时,画面上出现了三四个悟空,空中还有一个大大的气泡,里面写着“滴溜、滴溜、滴溜”字样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真好玩儿!”

    卢利是一派怡然自得的神色,对商绪君的反应并不意外;倒是那个人,满脸问号,什么就好玩儿,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商绪君依依不舍的放下画稿,说道:“jr,你认为我几时去泥轰比较好?”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想你最好尽快去,你也知道,我前天和你说过的那件事,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的,你不如趁这个机会,去一次东京,把画稿交给集英社下属的《少年jump》杂志社就可以。最多一个星期,就一定会有答复,到时候,请您告诉他们,要想签约的话,就让他们跟着你一起到津门来,否则,我就不和他们签约了。”

    商绪君大大的一愣:“让他们到这里来?你肯定他们会来?”

    “只要他们能够认识到这部作品的价值,从泥轰来往华夏的一次飞机票,就真的算不得什么了。”

    “但,这样的一次飞行的费用……”

    “请你放心,等你回来之后,我会把机票钱全数还给你。”

    “你能拿出这么一大笔钱?”

    “我拿不出来,但泥轰人拿得出来。”卢利说道:“你放心吧,只要泥轰人跟着你一起回来,我保证他们会把你这一次泥轰之旅的费用全部给你结清楚!”

    “你要是拿不出来怎么办?或者说,你的这部作品,泥轰人根本不喜欢,又怎么办?”

    “你担心什么?我人在津城,难道还能跑了?再说了,我答应帮你办的事情,现在还一点眉目都没有呢,和我的这个画稿相比,还是你的生意前景更加广阔,不是吗?如果我欺骗了你,我又有好处?”

    他们两个人的谈话,一个用英语,一个用汉语,旁边的那个男人只能听懂一半,但联系卢利说的话,还是能猜出一点,心中对这个孩子的观感有了一点改变,真能白呼啊!自己在他这个年纪,可绝没有他这么能说!看商绪君快40岁的人了,提出的问题,竟是连一个孩子都驳不倒?便对商绪君有了几分轻视。

    商绪君点点头,忽然眉头一皱:“jr,你这是用汉语写的啊?”

    “…………”卢利立刻傻眼了,可不是吗?里面的对话、文字以及某些拟声词,都是用汉语写的,他可一句日语都不会啊!好吧,还是会一点的,例如米西米西、八嘎呀路,但这管什么用?

    一大一小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有什么办法吗?要不,找人翻译一下?”

    “我们……”卢利呆了一下,霍然转身,看向身后坐着的那个男子,小脸上涌起甜得齁嗓子的微笑:“叔叔?”

    男子可是国安人员,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却被这一声呼唤叫得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警觉的看着这个完全无害的孩子:“干嘛?”

    “帮帮忙呗?”

    “帮什么忙?”

    “你刚才可能没听懂,这些画稿,我准备拿到泥轰出版,一个前提条件是,上面的文字得是日文的,而我们两个人都不会日文,所以,想请您帮忙。”

    “我能帮什么忙?我也不会日语。”

    “您不需要会,您只要帮着我找一些会日文的人就行了。例如,津城外语学院,怎么样?让他们帮助我完成翻译工作,可以吗?”

    “这个,可能不行,我也不认识外院的人啊?”

    卢利心中咒骂了一声,你装哪门子王八蛋!身为国家公职人员,不知道为人民服务吗?不知道我也是人民中的一员吗?他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得下猛药了:“叔叔,我对这份画稿的信心很足,拿到泥轰之后,肯定是可以出版的,到时候,能换回外汇呦!”

    “外……外……汇?”

    “而且很多呦!”

    男子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一把抓起矮几上的画稿:“你等我的消息!”说完,左右环顾一周,头也不回的冲进宾馆里面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