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流40年 第6节 泼妇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中午在姥姥家吃过午饭,陪着舅妈唠了几句闲嗑,这婆媳两个手中的烟卷一根接一根,看得卢利心惊肉跳的,舅妈还怀着孕呢,这得对未来的小妹多不好啊?

    他劝了几句,不但没有效果,这种小大人似的说话,反而让两个人哈哈大笑!“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胡说什么呢?”

    卢利无可奈何,也不愿意多呆下去,告别姥姥和舅妈,返回自己位于吉林路的小家。先在胡同中把炉子生起火,塞进去一簸箕煤球,然后翻找出粮本,拿出一两肉票,直奔菜市场,买了几个土豆、辣子,返回家中,开始洗菜、切菜。

    这个时代的卢利本是不会做饭的,都要等到卢建国下班回家之后再买菜做饭,但现在不同了,21世纪的男人,又有几个不会炒菜做饭的?

    把辣椒、土豆切成丝放好,然后把肉切出来备用,忙完这一切,炉子上的水壶已经烧开,灌到暖壶中,又找出茶叶泡上,这一切结束,已经两点多了。

    “小小?你会切菜了?”周围一片惊讶之声响起,都是胡同中的邻居,这个时代,没有任何文体娱乐,中午的时候,那些门口的大爷大妈们就聚在各家小院的门口吃饭,然后就是聊天打屁,下棋打牌,消磨时间。这会儿看到一个孩子居然会自己做饭,难免好奇,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哎呦,这是老卢家的小子吧?好家伙,长得真高?几岁了?”

    “11。”

    “11岁就会自己做饭了?小心点,别切着手?大妈帮你?”

    “不用,许奶奶,我自己来就行,我在我姥姥家学过的,今天想给我爸爸一个惊喜。”

    周围响起参差不齐的笑声;“看看人家的孩子,真会找词儿,还惊喜呢!”

    有对这父子两个不很熟悉的,旁边人解释了几句,长长的哦了一声,眼中的神色也有几分异样了,真是够可怜的!一个男人,带着孩子艰苦度日,旁人听了,报以几分廉价的同情。不合一个声音响起,带着酸溜溜的口气:“呦,小小也会做饭了?了不起啊!”

    卢利看过去,一个身材瘦削,眼窝深陷的女子走了出来,高高的昂着头,周围人面色古怪的看着她,谁也不敢插话,“是啊……”卢利轻笑着说道:“学着做、只是学着做,我爸爸又得上班,又得照顾我,这不是,尽尽孝心嘛!当然,你是享受不到了,是不是?魏婶儿?哦,我忘记了,你不能生养的!”

    围观众人一片哗然!用津门人的说法,卢利的这番话,是直接往肺管子上戳啊,太歹毒了!

    魏婶家夫妻两个,丈夫是个老实懦弱的家伙,而这个妇人,却是远近闻名的泼妇,两口子没有孩子,这也成为魏婶最大的心病,看谁家一家人亲亲热热,她就妒忌,不但尖酸刻薄,更心肠歹毒,卢利记得很清楚,刚刚搬到这里不久,有一次卢建国买了螃蟹,刚刚放到锅里,还没有蒸熟,街道就来人了!

    来人倒不是想做什么,只是看看,皮笑肉不笑的赞叹几声,说些‘今天伙食真不错啊’的怪话,抽根烟,这才离去;卢建国明知道是魏婶跑去街道通知对方,心中愤恨,却又天生的文青气质,只有委屈的嘀咕几句:“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之类的话。

    卢利可不会惯着这个泼妇的毛病,一句话噎得她脸色青紫,双手紧握,半晌说不出话来!

    卢利看看她握紧的拳头,冷漠的说道:“魏婶,我爸爸是个老实人,老实的都有些窝囊了,我可不是。谁要想没事找事,好好的日子不好好过,就试试看!”

    魏婶没来由的有几分害怕,随即冷笑一声:“你想怎么个试试法?呦,可真是长大了,了不起了,啊?学会没大没小了?”

    卢利二话不说,抄起炉子上放着的水壶,抡起来砸在魏婶的太阳穴上!

    魏婶惨叫一声,侧着身体冲出去几步,这下可不干了,嗷一声大叫,冲过来就要和卢利拼命,卢利手臂转了个圈,扬手一个耳光,将她从胡同里打到小院中去了!

    这几下动作兔起鹘落,根本容不得周围的邻居反应过来,事情就几乎结束了,魏婶几乎被打傻了,等到明白过来,就势坐在地上,以手捶地,放声大哭起来:“老魏,老魏,你看见了吗?我让人给打死了啊!没天理啊!”

    胡同中的邻居都看呆了,心中更有暗暗叫好的,这个泼妇太不是玩意了,就没有人不恨她的,想不到今天居然是一个孩子为他们出气了?有几个大妈冲进小院,好歹安慰着,魏婶更来劲了,扯开嗓子干嚎:“我让人打死了,老魏,你他喵的也不管我啊!小兔崽子,你等着,我到派出所告你去!让你个小王八蛋坐大牢!”

    卢利走到院中,低头看看嚎哭不止的女子,眼神中一片冷漠:“魏婶,我今年11岁,也别说没打死你,就是真的打死你,也是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的。”

    “…………”魏婶立刻收声,她根本不懂法律,更不知道这个孩子说的是真是假。

    “是不是不信?”卢利冷笑着说道:“这不是在骗你,按照《刑法》规定,14周岁以下的孩子犯了法,是不必承担法律上的责任的。也就是说,在未来三年时间里,我几时看你不顺眼,几时就可以抽你!”

    “行,你等着,你等着,小兔……”后面的脏话,在卢利恶狠狠的眼神注视下,不自觉的吞了回去。

    卢利懒得和这泼妇多说一个字,他是在吓唬对方,却也不算虚妄,首先说,以他的年纪,不用负刑法责任是真的,但也不是没有地方能处理他——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少年犯的;不过所谓的少年犯,指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刑事犯罪,如持械伤人、盗窃之类的,如今天这样,即便报到派出所,也只会按照邻里纠纷处理,不会有很严重的后果的。

    卢利知道,像魏婶这样的人,典型的欺软怕硬,你只要比她还凶、还恶,保证她在面对你的时候,就如同避猫鼠一般的老实!

    当下不再搭理对方,拿两块手巾垫着,将炉子搬到院子中,加盖封好,走进房间,又拿出铅笔和白纸,在纸上画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