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流40年 第3节 第一天就打架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卢利回忆起来的这件事,也和其父卢建国有关,83年的时候,卢建国拿到了珍贵的成人夜校的毕业证书——相当于大专学历,转过年来,也就是1984年,《今晚报》社成立,面向社会招聘编辑、记者,事业编制,首要条件是必须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

    据卢利知道,报名开始之后,《津门日报》报社所在地(当时两家报社在一起办公)门可罗雀,根本没有人认可这家新出的晚报,更没有人把这个什么事业编制放在心上——在这个时代,事业编制是没有奖金的,虽然只是2—5元钱的差距,但也足以令无数人裹足不前了。但卢建国却不在此列。

    他是个有着浓郁文青气质的男人,虽然在机械厂已经做到了销售部的副主管,领导更是表示,只要他不走,等主管王麻子退休,马上提拔他做销售部一把手,但卢建国铁了心要走,甚至单位威胁他要扣留档案也不改初衷,最终得以成行,这也成为卢建国平生最得意的事情之一,不但因为满足了自己最喜好舞文弄墨的爱好,更因为这一次的机缘巧合,让他跳出了企业这个泥潭!

    卢利那时候很小,也不知道什么企业、事业的区别,唯一值得他开心的,就是每天有免费的报纸看,到87年的时候,报纸上刊登了一份采访,标题什么的忘记了,内容还大约记得,是采访一个港商,北上首都,想打开市场,至于产品,是来自加拿大的一种色拉油,清冽如水,无色无味,其质量远远超过同时代的油产品。

    但等他到了首都,碰了一鼻子灰,港商不死心,又坐火车来到不远处的津门,当时是1982年的7月,照例是没有任何人搭理他,在津门呆了半个月时间,灰心失望的一路南下去了。

    这篇报道中,有一个细节,让卢利印象深刻,他说,‘7月3日那天上午10点钟,他带着的一桶样品油,仿佛沉重了十倍之多!坐在二商局办公楼前的台阶上,溜溜等了一个半小时,却换不来和局长大人面谈一次的机会!’

    记得看这篇报道的时候,他觉得这个港商挺可怜的,那个劳什子局长真可恶,这不是欺负人吗?后来他才明白,并不是国内不需要这样的好油,也不是京津两地的官员故意给他脸色看,实在是国情使然。

    若他是带着钱来投资的,保证不等他越过长江,就被江南各省的官员以种种名目拦阻下来了;反之,像他这样,想从大陆捞一把的,自然没人愿意搭理他了,更何况,他赚的钱,是要换成宝贵的港币外汇带出国境的,这种情况,怎么能接受?

    也不必说他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港商,就是换做包船王、霍老爷子,也是不能答应的——珍贵的外汇我们自己还不够花的呢,岂能白白给你?粗榨豆油和动物油的质量确实比不过你带来的色拉油,可也吃不死人不是?

    当然,这个问题是卢利也解决不了的,不过他有另外的主意,如果能够成功,他就可以借助这个港商的手,攫取自己的第一桶金,从此就可以准备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啦!

    铃声响起,郑老师收拾教案,掸一掸身上的粉笔末,走出教室,一个容貌清秀的女子向他微笑点头,两个人擦肩而过,把自己的教案放在课桌上,这才宣布下课,她也随之走出了教室——她就是崔秀,4年2班的班主任。

    这个时代的英语课,简单得让后来人有痛哭一场的冲动:‘我为什么没赶上这样的好时候啊’?

    最难的内容,是就划线部分提问,举个例子,‘the cat is sleeping on the bed。’一个简单的陈述句,如果是在‘the cat’下面划线的话,只要回答:‘what’s sleeping on the bed’即可;答题时,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动词时态和第三人称单数的变化,剩下的就成了简单的重复劳动——这并不是夸张,卢利上到初中的时候,曾经拿来十数张来自不同学校的英文试卷,两个小时的时间,正确率超过99!

    但就是这样简单的课程,无数孩子对其畏如蛇蝎,原因无它,根本读不进去,实在是太枯燥了!一大堆分辨不清的字母,很容易和汉语拼音搞混,还不用说即便学会了,也找不到可以使用的场合与环境,学习兴趣自然就付之厥如了。

    崔秀看看手表,快上课了,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呜咽声,一个圆圆脸蛋,长长头发的女孩儿一边抹眼泪,一边走了进来,正是早晨主动和他打招呼的那个同学,她叫李冰。

    “李冰,你怎么了?”崔秀看她哭的委屈,急忙问道。

    “李铁……欺负我!呜呜呜……”

    崔秀一皱眉,李铁是一班的,校内著名的孩子王之一,带着一群同学,成天招猫逗狗,神憎鬼厌,不料今天居然欺负到女生头上来了?她安慰了李冰几句,却眼前一花,一道身影从旁边闪过,是卢利!“卢利,上课了,你干什么去?”

    卢利头也不回,直接冲到一班教室,一个老师已经站到讲台前,只等铃响,就要开始上课了,孩子们也各自落座,趁着上课之前的最后一点时间,说说笑笑。“卢利……”这位老师也认得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匆忙喊道。

    卢利一眼就看见了李铁,他正回头和一个男生说话,听见声音,回过头来,说时迟那时快,卢利已经到了李铁的座位前,二话不说,扬手一个通天炮,正轰在李铁的鼻梁上!

    李铁大声惨呼,眼泪、鼻涕、鲜血流了满脸都是,一个班的学生都被吓傻了!

    卢利薅住李铁的头发,向外一拖,李铁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座位上给他扯得一个趔趄,卢利膝盖猛向上抬起,猛烈的撞在他的下巴上!这一下,李铁的乐子可大了,牙齿咬到舌头,呜呜连声,嘴角淌出血来!

    卢利还想动手,身后冲过来老师,一把抱住他的腰,将他抛了出去:“卢利,你他喵的疯了!”

    卢利兀自不依不饶,翻身爬起,再度冲上前去,那个老师哪敢让他靠近,化身成老鹰捉小鸡游戏中的母鸡,把疼的嗷嗷乱叫的李铁护在身后,嘴里不住的大喊:“来人、来人啊、快点来人啊,卢利疯了!”

    办公室中,卢利站在崔秀的办公桌前,年轻俊秀的老师气得粉面绯红:“卢利,你怎么回事?你疯了吗?你看看把李铁打的?他招你惹你了?”

    因为打架事件,两个班的学生都被中止了本来的课程,几个老师带着李铁去医院,另外几个老师,则开始了轮番审讯。“卢利,你怎么回事?”郑老师厉声喝问道:“到底是为什么?”

    不管老师们怎么问,卢利就是不说话,气得崔秀在他脑袋上拍了几记,也全没效果,最后把崔秀逼急了,用力一拍桌子:“请家长、明天让你家长来学校一趟。太不像话了!”

    卢利二话不说,转身走回教室,所有同学看向他的眼神,都如同是在看外星人,他走过通道,到李冰座位前,忽然倒回来几步,直视着女孩儿,双眸中那让人分辨不清的含义,只有卢利自己清楚:“李冰,下一次李铁再敢欺负你,就和我说,我打他!”

    教室中一阵哗然,这才知道,他殴打李铁,竟是为李冰出头?但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和李冰很熟悉啊?

    李冰忘情的低呼了一声,想说点什么,他却已经回到座位上去了。

    新人新作,期待支持,请多多投票、收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