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为王 第十三章 蒂安的后手

时间:2018-07-12作者:独策

    荒岛转眼间就被暗色所笼罩,索性还有天边的皎月和繁星为光,不至于让人陷入无尽的恐慌。黑暗中的大海此刻更像是一头深不可测的巨兽,不断发出着奇异的吼声,似乎要扑食上岸,连海风亦让人森森发寒。

    荒岛上,路然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

    凭借着数据化的基础恢复能力,路然的生命值和体力值皆是恢复到一个较为安全的程度。

    他在黑夜中站起身来,大海上看不到任何光亮,他的心不断的沉了下去,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泯灭了。他知道军舰是不会再回来了,而唯一的救援弹也没有了。

    路然深深的望了眼暗夜笼罩下的荒岛,这才踉踉跄跄的朝着洞穴走去,回到洞穴,倒头就睡。

    路然不知道他睡了多久,只感觉这一觉极其的放松,不用担心熟睡当中有人偷偷摸摸的闯入,也不用担心被人不知不觉了掉性命。

    一觉睡醒,伸了个懒腰,从洞外稀疏投入的光亮,他知道时间应该是下午了。

    数据化的好处在这个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身体的状态皆是恢复到了最佳,除了身上血淋淋的衣物外,浑身上下一点伤口和疤痕都没有留下。

    路然不由生出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尽管他没登上军舰,但最起码他还活着。

    活着,就还有希望。

    路然十分清楚此刻最为关键的问题是什么,错过了军舰,他到底该如何离开这个荒岛。

    今天是第九天,离主线任务期限的十五天,还有六天的时间,但他的应急口粮仅仅只能维持今天一天了,而岛上也没有其余幸存者供他厮杀。

    想到这里,路然不禁生出几分悔意,要是之前他不那么消极,主动在荒岛上猎杀其余幸存者,多获取几份应急口粮,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将猎手杀死。

    路然想了想就笑了,摇了摇头,将这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海中剔除出去。

    后悔,做出假设性的结果来安慰自己有什么用处?除了浪费时间以外,只会让人陷入愤愤不平的境地当中。再者说剧本永远不可能按照你脑海所想象的那般发展,主动出击的话,所面临的结果也很可能是更早的被击杀。

    现在,起码还活着。

    从行囊中取出蒂安的日记本,路然再一次翻开,临时抱佛脚的想找到什么线索来帮助他逃出生天。

    这本日记,路然总觉得他有什么地方忽略掉了,它的价值绝不仅在于交给海军,借此换取少额奖励,更为重要的是其中蒂安的真正身份和他所隐藏的秘密。

    从日记的字里行间,路然可以看得出蒂安的秘密绝不简单。

    但事实上这本日记本路然在之前闲的时候就没少翻过,好几天翻来覆去都没有看的出什么东西,连日记的内容都差不多背下来了,此刻又能看出什么花样来。

    来来复复的翻了不知多少遍,什么藏头藏尾等一切可能的加密方式,路然都试了试,就差将这日记用火烧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夹层之类的东西。

    路然颓然将日记扔至一旁,挠着头,叹息道,“该不会真要用火烧吧,蒂安你在天之灵给条明路啊。”

    “嗯……蒂安……”路然眨巴眨巴了眼睛,陡然坐起身来,双手扶着下巴,来回摩挲,他想到了一个之前忽略的问题,“以蒂安这自私自利的性格,是怎么来荒岛的?为什么会来荒岛?”

    “也是被海浪冲上来的?这家伙不可能这么蠢,选这安全系数最不高的办法。”路然自言自语的推测道:“要是我是他,肯定会率先给自己提前留一条后路的。”

    “来到荒岛可以说是为了洗清嫌疑,以便浑水摸鱼。”

    “但既然海难是这家伙做的手脚,那他完全有足够的时间逃命的。”

    一边想着,路然眼睛越来越亮,他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或许荒岛上就有逃生的办法,某个隐秘的地方有可能还藏着一条船,蒂安的船。

    “日记上说不定有线索。”路然将日记重新捡了回来,怀着某种目的,又仔仔细细翻了一遍,甚至连空白页都不放过。

    结果是恒定的,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看来得大海捞针了。”路然也不以为意,此刻时间大大的充裕,有线索总比没有线索强。

    说动就动,路然将日记本重新扔回行囊当中,提着短刀就冲出洞穴,开始沿着海岸线一寸一寸的搜查。

    尽管荒岛上按道理来说仅剩他一人,但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被枪手阴了两次,路然也不敢放松警惕来。

    尽管只是短暂接触过,但起码看过一百多遍日记的路然对于蒂安也还算了解。试想这样一个自私自利且自恃清高的贵族,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力气将船只拖远吗?

    设身处地的想,路然认为蒂安绝不会费那么大的工夫,而且那个时候蒂安也应该不知道荒岛上还有其他人。

    船只应该藏在离上岸地不远的地方。

    荒岛并不大,路然仔细一找,就在一个海岸上一块礁石的夹缝中找到了一个刷着白漆的木船。

    路然一喜,天无绝人之路,荒岛上果然还有其余的逃生方式。

    满怀欣喜的将木船拖出,翻起,路然脸去一下就垮了下来。

    船底两道长长的剑痕交叉,将船捅了个底朝天,这船算是彻底报废了。

    “这么缺德的事情是谁干出来的啊。”荒岛传来了路然歇斯底里的怒喊,“一定是你这个玩阴枪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