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五十三章 豪赌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更要命的是此事已是引起了许多人关注,一旦被捅出传遍整个凤阳郡后果可想而知,众官商议无果下刘县令索性乾纲独断,一力推动了一次豪赌,借花炮会之机重塑雎水武风。

    所谓花炮会乃是源自富禄“三月三”花炮节,历史久远,始于前者胜于当今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是雎水县特有的重大节日,每当花炮会时万民涌动,气氛空前,规模更是浩大无比,而花炮会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抢花炮”!

    抢花炮,顾名思义,每年花炮会时都会燃放三枝花炮,以纪念此节。

    第一炮命名为“添丁炮”,意示抢得第一炮,得炮者爱人当年定能怀上男孩,为其添丁,延续香火。

    第二炮命名为“如意炮”,意示抢得第二炮,得炮者当年生意、生产、生活各方面顺顺当当、天随人愿、万事如意。

    第三炮命名为“武运昌隆炮”,意示抢得第三炮,得炮者未来武运昌隆!

    这三支花炮的寓意一个比一个深厚,自然是众人竞相争夺的目标,尤其是第三支“武运昌隆炮”,往往当这第三炮升天时便是雎水武林各显神通之时!就连民间亦有诗云:凤阳三月风光好,群雄集结抢花炮,欲为武运昌隆者,花炮场中称英豪。

    在抢花炮的日子里,雎水远近的男女老少都会穿上节日盛装,天刚亮便争先恐后地踊向凌山岩,他们有的是为了支持的花炮手呼喊助威,有是为了寻找如意郎君,但更多的还是去看热闹,为这普天同庆的节日增加喜气。

    主持抢花炮的官府县衙会事先请编织手艺高超的匠人用青细竹篾或藤条编织三至五个茶杯口大小的圆球,外面缠以红布,在用红绿丝线扎牢。当抢花炮开始时便将红炮圈放在铁炮的筒口上,然后点上火药放炮,红炮圈被射上高空中,各花炮手便会争先抢夺。

    不仅如此,谁抢到红炮圈之后还必须在争夺中过关斩将,将其送到庙里的裁判台上才算获胜,因此,抢一炮一般都要争夺几个时辰。当花炮手把红炮圈送到庙里的裁判台上后,庙里顿时便钟鼓声齐鸣,并鸣炮三响,以表示“头炮“胜利结束,接着继续进行二炮、三炮的争抢。

    而刘县令便是将赌注尽数压在了第三炮,武运昌隆炮的抢夺之上。

    为了重整雎水武风,他要求凡雎水县境内武馆皆需参与,同时民间奇人异士若是有意也能参与一试,但要求是此次花炮抢夺以队伍为单位,不以个人论之,三人一队方能参与。凡夺取武运昌隆炮者赏银百两,凌山派剑法秘籍一本,赐来年花炮会举办资格!

    此消息一出立时引起了整个雎水的巨大轰动,如此崭新的规则与重赏乃是前所未有的,不少民间武者纷纷摩拳擦掌,呼朋唤友,而各大武馆也是厉兵秣马,不敢怠慢,因为与常人不同,他们受到了雎水县衙的直接警告,每家武馆至少出一队参加花炮抢夺,否则后果自负!

    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雎水都躁动了起来,唯有身处偏僻荒山的田氏武馆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但显然刘县令不会遗忘,这里还有一位武艺过人的少年馆主!

    嗒嗒嗒

    沉思中的田聪聪手指无意识地在桌案上敲击着,一旁的王文召在说完这话后也是见此没有再次出言,不过短暂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田聪聪渐渐回过神来望着对方轻声道:”王大人,那花炮会上可是有重要人物亲临?“

    ”不错,凤阳郡通判李青长李大人,骁骑尉**张大人皆会亲临。“

    ”王大人,在下明白了。“

    随着王文召的快速回答,田聪聪点头说道,他明白了,明白了刘县令的打算。

    刘县令之所以勒令各武馆参加显然是想借这花炮会之机彻底重整雎水武风,可以想象,一旦那如同猛龙过江的双人组参与花炮会,那么必将成为雎水各武馆的众矢之的,群起而攻之下即便两人再强也难以夺下花炮,更别说还有着实力不再其下的青砂武馆馆主以及武艺不凡的林立与自己了。

    若是这二人组不参加,那么正好借此在两位凤阳郡高官前彰显雎水武风并未如传言般被人踩在脚下,毕竟县衙已经明言民间奇人异士若是有意也能参与一试,你不来便是怕了,自觉武艺在他人之下。

    可以说这是阳谋,以势迫人,但同时更是豪赌,若是二人组来了,还顺利夺下了花炮,那么对于雎水武林来说便会是毁灭性的打击,连带着刘县令自己也会彻底沦为笑柄。

    当然,刘县令也不傻,为了自己的地位与前途,他颁布了新的夺炮资格,三人一组。

    这对于各武馆来说自是再好不过,各弟子同吃同住默契不在话下,但对于那二人来说便是彻彻底底的欺压,短时间里你从哪儿再找一个人来?若是随便找个人,那就等着挨打吧!

    想到这里田聪聪心中暗道这刘县令也真是心计深不见底啊,如此短时间里就拿出了这样一个切实可行,还把握十足的危机应对,这县令真不是常人能当的,他沉吟片刻后再次开口道:”敢问王大人,不知那二人是否已参加花炮抢夺?“

    田聪聪清楚县衙应该已是知道那两人在龙头山上碰了一鼻子灰,才会让典史王文召来告知自己此事,让自己参与其中,尽管于情于理他都无法拒绝,但田聪聪却并不认为那二人组会真的上钩,因为他一直都认为对方是为了自己而来,怎么可能再多此一举,参与什么花炮会。

    可令田聪聪出乎意料的是王文召闻言面色凝重的点头说道:”那二人已是在花炮会所设立的登记点登记,天山郡常威,常奇,以及凌山!“

    ”什么?他们参加了?“听到这话田聪聪难以置信地失声说道,虽然很快便回过神来强行按捺住了惊讶,但此事仍旧让他震惊无比,难道对方不是为了自己而来,是自己想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