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四十三章 一只舔狗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本官已是知晓,田馆主且安心即可,只是有一事本官尚且疑惑。”

    刘县令并未如期令田聪聪发难,饶是闭目凝神可依旧好似将田聪聪此刻的一切举动看在眼里,不由分说地将其打断说道。

    随着其话音落下周遭衙役忽地一顿杀威棒,堂内微微一震将田聪聪吓了一跳。

    “这恩,不知大人有何疑惑,田某定当竭心竭力为大人分忧!”田聪聪见此虽心中仍是不满,但也只能强压下去如此说道,凝神等待对方开口。

    “如田馆主所言张昌宁乃是受重重逼压方才发狂,那此事倒也不全记于其一人之身,只是即便如此仍不能忽视其有着不可推卸之责。非是本官不近人情,但人情不在法理之外,本官为本县百姓所忧,若是其下次再做如此狂态,本官当以何论之?”

    “我大人,在下田聪聪愿为张昌宁作保!”

    “作保?田馆主此言差矣,若是那张昌宁再做狂态,即便有馆主你作保又能如何,闹市之中做狂人态,周遭百姓定是非死即伤,介时即便有田馆主你作保又有何用,难不成将馆主你下狱流放边疆便能弥补这滔天之祸?”

    “我”

    不知何时,刘县令已经重新睁开了双眼,正用极为审视的严肃目光盯着田聪聪,眼神中全无避让,甚至有着几分咄咄逼人之势。

    再加上话到如此地步,田聪聪硬是被逼得脸颊通红,半晌挤不出一句话来。

    他知道对方并不是在刻意刁难自己,只是在有一说一,就事论事。这刘县令说的没错,到时候一旦张昌宁再度发狂,那么没有自己在场,那些身无寸铁的老百姓根本就是待宰猪样,难以抵抗其分毫,就算事后把自己流放三千里也是没有任何作用,反倒是连刘县令自己等一众衙门大小官员都难辞其咎。

    揣着这样的想法侧头向着一旁的王文召望去,只见这位典史也是露出了深以为然之色。

    见此田聪聪不禁更加难受,他斟酌着刚想再开口争辩,却是幕地想起了什么,狠狠一拍自己额头快速道:“大人有所不知,全赖在下方才未有言明,在下已与那张昌宁达成一致,此间洗脱清白其便会拜入在下武馆,洗心革性,诚心习武!”

    自己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都怪这刘县令一出现就把自己给带偏了!

    想到这里田聪聪目光望向刘县令,只见这位县老爷正饶有兴趣地望着自己,开口道:“诚心习武而已?”

    其眼中的戏谑已是不言而喻!

    田大馆主见到对方这幅模样怎会还不知道那应捕刘继已将自己与张昌宁达成的约定告诉了这位县太爷,当下摸摸鼻头讪笑着道:“田某武馆新开,正缺武师教头,这张昌宁各方条件资质皆是不错,因而便与他达成约定授其武艺,他则是拜入田某门下,为田某

    嘿嘿,刘大人,此事应当是未有违背我大周律,还望大人应允!”

    田聪聪此刻饶是挂着死皮赖脸的笑容,心中却是一点底没有,眼下他已是清楚了大周国的种种阶级,明白即使是民间职业也有着三六九等之分,而其中的屠夫无疑是下九流之一,自己教授张昌宁习武倒是不会有太大阻碍,只是让其再去教授年幼的少年那便真是不被人接受了。

    毕竟嘛,天地君亲师可不是说着玩儿的,而且传授武艺的师徒关系更为亲密,哪怕是武馆中的教头与弟子,一路走来田聪聪也是想通了其中关节,不觉也认为自己这个主意下得有些鲁莽了,不过他并不会因此而收回承诺,他不会自己打自己脸,更是从心底里看中张昌宁。

    因此眼下身为一方父母官的刘县令,他的态度便十分重要了。

    田聪聪此刻多少有些惴惴不安地等待着回答,只是刘县令的下一句后却是极其出人意料:“自然,田馆主武馆之事只要未有违背我大周律,本县不会干涉也无权干涉。”

    此话一出整个亲民堂皆是为之一静,不止是有些傻眼的典史王文召,就连几名衙役也是几乎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将目光投向自家县令大人。他们可不是什么木头人,而是实实在在有着自己思想的衙役!

    而此刻的田聪聪更是瞠目结舌,呆立当场,这这么容易这么容易就说服对方答应此事了!?

    不,这根本就不是说服,自己连此前准备好的说辞都一字未言,难道说是这刘县令早就打定注意让自己带着张昌宁离开前往武馆,此刻才答应得这般痛快!?

    田大馆主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越想越是深以为然,很快便贯通了前后一切,合着这老狐狸一直都在这儿等着自己!

    等着自己当着典史和一众衙役主动开口接下张昌宁这个烫手山芋!以自己武馆馆主的身份,他有着十分名正言顺不能插手的理由,不仅快快乐乐的将张昌宁这个时刻可能发狂的屠夫扔到了自己手里,也将这颗未来随时可能影响道他仕途的定时炸弹给抛了出来!

    这还真是一举两得啊!

    不,是三得,又顺便卖了自己个人情!

    一念及此田聪聪当真是打心底恨得牙痒痒,不是咱田哥不愿意抗下此事,咱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不妥善解决此事绝不回头,你要让咱去抗这压力,不是不行!你直说啊,我这边痛快答应下来啥事儿没有不就完了吗!?非要和我来个绕个大圈子,摆个谱儿,甩个老神在在的脸色,没意思!

    你让王文召给咱带个话不就结了吗?

    此刻田聪聪心里当真是跌宕起伏,宛如做过山车一般,心中将这刘县令好好埋怨了一番,但面上却不敢有任何不愿,反倒是要做出笑意盎然的样子微微再次躬身道:“谢县令大人成全!大人英明!”

    哎,曾几何时我田聪聪也是一代青年才俊,此刻却只能做一只没有底线的舔狗,张昌宁啊张昌宁,你以后要是达不到本馆主的期许,不能为本馆主分忧,嘿嘿!你就等着洗马桶然后去厨房帮忙剁肉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