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四十二章 奇怪的刘县令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听到这里田聪聪终于是明白了,他先前一直奇怪为何这张昌宁体魄极为不凡但性情嘛却当真是不敢多言,说是两个极端也毫不过分,非要等到退无可退才因极度愤怒而还手。

    原来是因为流放边疆才致使其被动打熬出了如此体魄,性情则是伴随着亲人的不断惨死而变得胆小怕事,谨小慎微起来。

    这是病啊!绝对是病,还病得不轻,看来得需要一名心理医生才行,否则照这个性情来看习武是绝对不可能有所成就的。

    田聪聪轻轻磨砂着自己并不存在的下颌短须,眼中流露出几许思索,几许无奈。

    心病还需心药医,这话他丁点儿都不会陌生,可说得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让自己亲手去帮助张昌宁除去心魔天知道有多难!

    正思索着,上方传来一声轻咳,田聪聪循声望去,一名浑身贵气的中年男子身着官袍从亲民堂后方入了堂中,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上方。随着他的进入只听一阵密集却有序的脚步声,八名衙役也是鱼贯而入,四人立于门外,四人立于堂内。

    “刘大人!”

    “田聪聪参加县令大人!”

    田聪聪与王文召见状立时起身,不约而同地向着坐于上方的刘县令行了一礼。

    “无需多礼,王大人,田馆主,你二人可是为了那张昌宁而来?”此刻身着官袍,官帽,留着胡须的刘县令看起来当真是仪态翩翩,贵不可言,言谈中带着一种沁人心脾的清新之感,不像是一位地方父母官,倒更像是一名气度不凡的长者。

    见到田聪聪二人向自己行礼,他微微颔首道。

    不过听到这话无论是田聪聪还是王文召都有些疑惑,即便刘县令此番已是开门见山,可他二人却是从其言语中好似捕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来。

    有基于此,王文召一时有些踌躇并未做声,田聪聪见状心里有数,他知道自己的目标很明确,王文召能告诉自己这么多已是非常不错,自己也不好再多依赖,便再次抱拳后朗声道:“县令大人明察,此番田某正是为了那张昌宁而来!”

    不得不说,大周国对于武者的重视以及其地位的提升就田聪聪而言是件再好不过的事了,出身现代社会他当然不愿意无论见到谁都卑躬屈膝,更何况习武之后精神面貌与心态都有了长足改变,更是不愿如此,相比之下抱拳,微微躬身这样适用于武者与官员之间的礼仪就很让他满意了。

    “方才本官已查阅此事,就目前捕房呈上的证据而言,此事当是张昌宁之罪无疑。当街行凶,打伤平民并且意图伤害他人未果,依我大周律虽不至死,但流放服劳役十载却是其理所应得。”

    刘县令此番当真是语出惊人,这话一出田聪聪与王文召两人相视一眼,具是从对方眸光中看到了同样的震惊,刘县令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定罪了?还是其中另有隐情?

    一念及此,王文召轻咳一声道:“刘大人,此事已是定论?”

    刘县令闻言轻轻一笑,没有回答,王文召见状心里一沉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没有丝毫想要再沾染此事的意思。

    方才他本是与刘县令一同审阅此事,也知道此事有了田聪聪的供词后不难定论,但途中却被刘县令忽地借口支开,一时不知原由下他也不好坚持,只道县令与田聪聪关系匪浅,应当会仔细审理,还那张昌宁一个清白,自己也顺水推舟送出个人情,可眼下的情形却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看来此间却有变故!

    一旁的田聪聪同样想到了这一点,向王文召投去感激的眼神后脑海中思绪极速飞转,此事不难理解,说是那位大人物的后代得知此事后不愿放过张昌宁恐怕离奇了些,但很可能是这雎水衙门里的人在查阅了张昌宁往日卷宗后不愿冒着得罪那位大人物后代的风险判张昌宁无罪倒是很有可能。

    毕竟这样的风险哪怕只有一丝也是很少有人愿意担上的,为了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瓜葛,甚至在百姓眼里是个杀人狂魔的张昌宁去为自己的前程染上一层阴霾,谁愿意?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沉吟一阵,竟不知不觉在这亲民堂中缓慢踱步起来。

    见到这一幕王文召哭笑不得,你还真把自己当师爷了,如此无视衙门的行径要是被旁人看去那还了得?当下他正要张口轻声叫住田聪聪,却忽地眼中眸光一闪忍不住扭头向着刘县令看去,接着便是一愣。

    这位县令大人此刻正老神在在的闭目坐在原位上,好像在神游天际!?

    王文召整个人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深深看了田聪聪一眼,在一旁耐心等候起来。

    “刘县令,田某作为当事人之一,有重要证词欲向大人提供!”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快要在王文召都无法静下心神的时候田聪聪开口了,他稳稳欠身说道。

    “哦,不知田馆主有何证词。”刘县令似乎早就料到田聪聪会有此言,将这话听去后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闭目径直说道。

    “启禀大人”

    田聪聪见到这刘县令的举动也是稍稍一愣,好在他也是很快回过神来稳定心神将自己先前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娓娓道来,足足讲了近一炷香的时间才将自己所知,和两人交手经过以及之后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尽数道出,这之后他又沉吟半晌确定自己没有补充后这才重新抬起头来。

    可让田聪聪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刘县令并未露出自己所想的那般侧耳倾听的神情,更没有所料中的疑惑,甚至是反驳,斥责,居然还是刚才那副闭目养神,老神在在的模样!感情他这还是在神游天际!?

    想到可能真是这样,田聪聪一下子就有些怒了,合着自己这说了半天你还在那边yy今晚上哪家窑子去逛逛?

    他立时忍不住有些难以抑制自己愤怒的质问着道:“刘大人,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