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四十一章 张昌宁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王文召本是好言想让田聪聪听到自己这话后不必紧张,哪想到田聪聪却是露出几分苦笑之意,在心中暗暗叫道:大哥,你可别乱玩儿什么一语成谶啊!我没事儿跑你这衙门来干啥啊,犯法受罪吗?!

    在电视连续剧,小说中见过了太多一语成谶的田聪聪可是一点都不想自己遇上这样的事儿,连忙岔开话题。

    两人言谈间穿过仪门步入大堂,上书三字亲民堂。

    显然,这里便是整个衙门最核心,最重要的地方了。

    亲民堂坐北朝南,高耸威严,在建筑上是县衙署中最为宏伟的,在职能上也是最为重要的,全县所有的大案、要案、命案都要在这里审理。步入其中后田聪聪发现大堂为五楹厅堂,中间为三楹公室,公堂楹柱上悬有一联曰: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田聪聪明白这无疑是对历代县令的警示,一县之长,官虽不大,但毕竟是一方百姓所仰仗的父母官。

    因此知县的优劣直接影响黎民百姓存亡,关系国家兴衰,所以历朝历代统治者皆是十分重视县官的任命选择,官员的任用,有着十分严格的规定。

    首先,是“别流品”,即官员必须出身清白,凡娼、优、隶、子孙均不准入仕:其次,是“观声音”,即品貌端正,言谈流利,身体健康。此外,还有“核事故”“论资考”“定期限”“密回避”“验文凭”等,每一条都严之又严,从中不难看出其中严密。

    不过想到刘县令那模样田聪聪却是忍不住摇摇头。

    对方倒也是没什么问题,只是现在回想起来,倒是与自己心中所想的县令模样有些出入,总觉得似乎少那么一丝威严还是啥的。

    当下他很快便止住想法,在别人地盘上自己还是别乱想了,不过如今四处无人,自己也正好借此好好参观参观,看看这古代的衙门正堂是个什么样子,这样原汁原味的县衙门还不收门票,哪儿来这么好的事儿啊!

    大堂内,正中屏风上绘有山水朝阳图,山正、水清、日明,即“清正廉明”,这与宫阁上方所悬區額“明镜高悬”可谓异曲同工,意即告诉百姓本知县办案公正、廉明。“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这正是身为一任知县所应有的品格和气度。

    屏前高出地面约一尺的地方称作“台”,台上四根柱子围成的空间称作“官阁”,是知县审案时所在的地方。

    仔细一瞧案下置了一火炉,想来是由于官阁四面通风,冬天断案时以供知县取暖。

    案上放置着文房四宝、令签筒、惊堂木等升堂用品。案的旁边有一木架,上置官印及委任状,官阁顶蓬上给有三十六仙鹤朝日梁,象征皇象征皇权一统,四海归一。

    王文召见田聪聪颇有兴趣地东瞧瞧西看看,也未将其叫住反倒是说道:”田馆主还请稍后片刻,刘大人听闻此事正在询问,那刘继也已差人前去那王三家中邀来其妻,相信不时便有结论!”

    听到这话一脸探宝神色的田聪聪回过神来,轻轻一拍额头暗骂自己差点把正事儿忘了,当下转过头笑着凑近几步对着王文召问道:”王大人,不知刘县令对此事作何想法。“

    这打听事儿嘛还是得找对人,方才刘继知之甚少又讳莫如深,但王文召身为典史便没那么多担忧,顾忌了吧,反正此事再闹也逃不开本质就是场斗殴,还能怎么样?

    自己而今也算是要身份有身份,要势力有势力,身为武馆馆主,一县典史与自己交好,县令从自己这儿买了古董还要将侄女儿送到自己武馆挂名习武,虽不说是雎水一霸,可搞定这事儿总是没问题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朝着王文召看去,却见对方苦笑道:”田馆主,实不相瞒,此事并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噢?王大王大哥,还请王大哥为小弟明言!“

    田聪聪将这话收入耳底,立时心头一个咯噔,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看来还真是有点棘手了,这可不好办!他立时眼珠子一转凝神问道。

    王文召见田聪聪称呼自己为大哥,也没拒绝,他示意田聪聪与自己一同坐下而后才将其中原由娓娓道来。

    原来真如田聪聪前番所猜测的那样,有着昌宁为名的张屠夫家世还真不简单!

    他的身份曾是凤阳郡内一处书香门第的少公子,嫡长子,但后来其父似乎是因言获罪,得罪了某位不应该招惹的大人物导致全家被流放至边境,与其一同至边境的除了亲近族人外还有同时受到牵连的,其父挚友一家。

    可想而知张昌宁那位父亲得罪的真是大人物,那时张昌宁年幼不算懂事,可以算作是在路途与边疆度过的童年。

    一路上本就遥远,艰险,再加上有人刻意为难,两家到了边疆后已是折损大半,张昌宁身子羸弱的母亲也惨死于路途之中。更为可怕的是到了边疆,两家本以为能至此长舒一口气,却没料到那位大人物并不打算放过他们,在其授意下两家生活更为艰难,生离死别成了常有之事。

    就那样度过了十余年,直到那位大人物在睡梦中溘然长逝,两家的处境才略有好转,再加上不久后新君继位,大赦天下,两家这才能踏上还乡之途。

    但此时,整个张家不过三人,返乡中更是倒下两人仅余张昌宁一人,而另一家虽是好过许多但也是立刻就和张家划清了关系,在远方表亲的帮助下回到了凤阳郡另一地。

    至于张昌宁则是独自来到了雎水县,凭借着一身蛮力与零碎的几招把式做起了屠夫这一低贱的行当,虽不能复往日富贵,但生存却不曾问题,直到此事的发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