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三十八章 田聪聪的难题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其实早在他下定决心为那张屠夫开口的那一刻便已做足了被人质疑,以理据之的准备。

    若是此人与自己各持一词,实事求是地相互争论也罢,可没想到身为衙门捕快,此人却是如此打心底里散发出一种轻瞧自己年幼的意味,还言道什么自己习武日浅,不知手中力道罢了,这如何能让人接受?

    受到此种对待饶是脾性极好田聪聪仍是忍不住朗声道:“大人此言诧异,田某虽年龄不长但却是受我大周朝廷认可的武馆之主,前番刚由王文召王典史大人为在下送出经县衙印章的公文,因此大人所言田某万难接受!同时田某愿以我田氏武馆信誉为证,这张屠夫承接下田某一击后并无大碍。”

    如果说方才见田聪聪竟开口为屠夫辩解,周遭众人是一片哗然,那么此刻当田聪聪那铿锵有力的话音传遍全场时,所有人都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中,他们惊疑不定地上下打量着田聪聪,瞠目结舌者不在少数,谁也不曾料到跟前这名模样平平,年龄不及二十一二的年轻人竟会是受朝廷认可的武馆之主!

    若是其真愿一心为张屠夫背书,那么就算眼下证据确凿,县衙一时也无法直接对此事定性,势必要经历一番调查才行。

    抱着此种想法,众人都不由将目光向着那名领头的捕快望去,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一刻极少有人会认作田聪聪是在说谎,而这名捕快同样也是这样想的。大周律法严苛,尤其对于武馆的管理更是如此,几乎每一家武馆都被高记名册之上,每一名郡守县令对于己身治下的武馆都如数家珍,如此情形下别说冒名顶替了,就算是随意杜撰都会被以重罪惩处。

    再加上对方又直言乃是本县典史王文召亲自为其送出经县衙印章的公文,更能够证实其身份。

    这让刘继着实没有想到。

    雎水县衙门共三十五名捕快,其中捕头一人,副捕头两人,依照划分辖区不同又有八名应捕,分别带领着普通捕快巡职于城内,而他便是其中一名应捕。

    因此刘继的地位虽远高于常人及普通衙役,可与身为典史的王文召相比地位是天差地别,有如云泥。在听到这话后他立时心中一个咯噔,暗道自己倒霉,居然在不经意间惹上了一名与典史大人关系匪浅的武馆馆主,这样的人物哪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当下饶是众人都将目光集于己身,他依旧只能认清事实沉默片刻后主动抱拳认怂:“在下不知田馆主当面,无意冲撞还请田馆主恕罪!”

    “嘶~~~”周遭众人眼见这一幕皆不由倒吸了口凉气,正惊叹间只听其又道:“既是有田馆主做保,在下定当将此事重新排查,只是只是还请馆主随在下一道前往衙门。”

    “我?我也需要去吗!?”田聪聪闻言微微颔首,心想这馆主身份与典史王文召的名头还真是好用,这么算来时不时当只舔狗也不错,与衙门众人多多攀上交情怎么都不会错。可心里正美滋滋地想着冷不丁听到这刘继后面一句话,他却是不禁皱上了眉头。

    自己这趟入城可不是来逛街玩儿的,除了完善武馆所需外想办法发掘人才,寻找几个武艺不凡的教头也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来。虽然眼下距离这一步还有些距离,但自己迟早都会面临这个问题,武馆不能靠自己一个人,招揽教头武师这事儿自己还得时刻留心。

    话说也不知这雎水县城里有没有啥人才市场,或是猎头之类的,总不能大海捞针吧!

    因此其实田聪聪并不愿过多深入此事,凭借自己的身份给这屠夫一次寻找公道公正的机会已经是很不错了。

    不过应捕刘继见到田聪聪地神情后却是迅速解释道:“田馆主有所不知,若是要重新排查此事便需要几位人证与嫌犯共同前往衙门坐下笔供,当面对质,而后才能由捕头或是两位副捕头定下结论;若是当事人,也就是那名大汉的家属不满意结果则按律还需衙门升堂由县令大人亲自严肃审理此案。

    如此两者无论是哪一种都需田馆主你亲自前往衙门。“

    刘继一边同田聪聪指了指正在接受简单包扎的大汉,一边又看看眼神中重现光芒的屠夫,暗道这厮无论是不是冤枉的,有这样一名贵人相助当真都是运气极好。

    而田聪聪听到这话后也只能无奈苦笑,感情是自己将这一切想得太简单了,哪怕是身处古时,身处江湖世界可衙门,官府却依旧是有着一套完善司法体系的。

    真要依照自己所愿审查此事,那么身为亲手制止了张屠夫发狂的自己还真就是排查审理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员。

    可天知道这个过程需要多久,自己难不成就陪着对方耗上半天,这可是有违自己的初衷啊!

    想到这里,田聪聪不禁露出了一丝迟疑,突地有些后悔自己因一时之感为对方发声了,毕竟要真是这厮主动掀起的此事,真的当街行凶,那自己可就傻了,这不是就赔上名声了吗?

    应捕刘继见此立时明白了田聪聪内心的想法,他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等待着田聪聪做出决定。

    而那在一旁目睹了此景的张屠夫当然也是清楚,眼下自己的清白全是握在跟前这年轻的武馆之主一人手中,田聪聪要是愿意走上这一趟自己就有机会洗脱冤屈,对方要是不愿意那可真就万劫不复了。

    依大周律,重伤他人,当街行凶未果至少得发配边境充军或是成为苦役十载,甚至若是县官有意,来个秋后也不是没可能!

    如此情形下就是再憨头憨脑,再结巴的人也是在生死之前变了模样,只见其突地狠狠跪在地上,死命地朝着石板铺成的道路上叩首急声低吼道:”小田馆主田馆主,我小人求求你,小人求求你行行好,往县衙走上一趟还小人清白吧!小人愿一生侍奉馆主,做牛做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