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二十七章 两败俱伤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这老头不会是什么邪魔外道吧,怎么功法如此诡异!?”

    饶是凝神以待,时刻准备着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但田聪聪依旧是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

    没办法,林立这副模样实在是太诡异了,压根儿就不像是正常的拳法,如果不是一再确信这世界就是个尚武的江湖,田聪聪几乎都快要认为自己到了哪个修仙界了!而林立也的确没有让他的揣测落空,面对着田聪聪这一记只余下三层力的试探林立极为突兀地残忍一笑,下一秒便将双拳向前一推做掌状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砰!!!”

    在两人拳掌相接的刹那,田聪聪自觉一股难以抵挡的阴寒之力伴随着一阵有如冰块裂开的迸裂声冲入了自己的经脉中,先是细微缓慢的“咔嚓咔嚓”声,接着便是犹如洪流般地轰然炸裂,一路直上!

    拳劲相交下田聪聪心腹激荡,一股腥气竟是被这劲力逼得涌上了喉头!连带着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起来!

    他心中大骇,幸得方才提前收回了七层拳劲儿才使得此时田聪聪能够强行收回攻势,在旁人看来一触既退,极为潇洒的稳住了身形。

    目光死死盯着对方,牙关紧咬下田聪聪不敢吐出任何一个字来,只得一边驱动着内力硬撑着压下这股阴寒,一边戒备着虎视眈眈的林立。

    这一刻他总算是知晓了这老一辈高手的厉害,仅凭这招的确是足以在雎水县城开宗立派。

    一念及此田聪聪不禁暗叹自己还是底牌太少,除了天罡拳法根本就无法使出更多克敌的手段以战而胜之,在占据了极大上风的情况下竟是被对方一击反转局势。

    好在不幸中的万幸,自己在拳掌接触的刹那提前收回了大部分拳劲,而这一身天罡劲力至刚至阳对于这股阴寒之力也恰能起到压制,否则眼下自己恐怕就已经躺了。可饶是如此田聪聪此刻依旧是极为不好受,过了好半晌才缓过劲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林馆主一身绝学不同凡响,田某领教了。”

    “田馆主承让了,既是如此你我二人也称得上是不打不相识,日后若是田馆主登门拜访老夫必以好茶待之,至于眼下老夫便不再打扰田馆主好事了,大友,我们走!”

    林立此时已经恢复了寻常模样,双眼转为清澈,只是令人疑惑的是他并没有趁着田聪聪压制阴寒之力时近身欺上,反倒是站在原地脸色淡然的待到田聪聪率先开口后这次轻轻笑着说道。

    在旁人看来当真是一副前辈高人的派头,令人神往敬佩。

    不过田聪聪闻言却是在心中冷笑一声,旁人不清楚内情也就罢了,他怎么会被对方这副模样给骗了?这林立彼一出现便是做足了派头,不仅一副前辈风头,更是对自己多有轻视,显然是要趁着典史王文召在此的机会当着众人找回场子。

    其趁自己不备突兀出手更是足以证明这一点,照此看来这厮怎么会是那种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君子!?

    这么一看,这林立此刻主动罢手退去的解释也就只剩下了一种,那就是在使出了那蕴含了阴寒之力的一掌后他现在也是如同强弩之末,和自己一样没了再战之力!想来这一掌应当是一种突然爆发性的秘技,受到种种限制,也正因如此眼见没有直接击败自己他才会罢手,无非是打着保存脸面,让自己不足以成为雎水笑柄的心思。

    想想也是,你林立作为堂堂雎水林家武馆馆主,自己不在被人踢馆成功,一众弟子无能也就罢了,连你自己带着徒子徒孙们主动找上门去都落了个两败俱伤,吃力不讨好的局面岂能不让众人笑话!?以后这武馆还开不开了?连个毛头小子都打不过!?

    “老林慢走啊,有空常来做客呀,咱龙头山上不仅风景好,空气也是比县城里清新呢!若是在县城里混不下去了,倒是欢迎你来龙头山落脚啊,这山大啊,咱一家也吃不下,有个伴儿倒是不错!”

    将林立眼下情况猜了个**不离十的田聪聪笃定对方不愿再过多停留,当下也是强撑着露出了笑容打着招呼,他知道对方这次是大意了才没能拿下自己,日后必定后卷土重来,既然如此自己当下定要恶心一番对方,还想要保全颜面退去?开什么玩笑!

    话音传开,林立闻言脚步一滞,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喷出口老血,倒是身后执旗的林大友双眉一立,忍不住吼道:“田田馆主,你可别得意忘形了!若不是我师父念你年纪”

    “够了!大友,咱们走!”

    还没等林大友说完林立便出声将其喝止住,侧头冷冷瞥了田聪聪一眼,这才头也不回地朝着山下走去。而早已是激动不已的大头见到这一幕更是欢呼着一下子冲了上来,在田聪聪跟前兴奋叫道:“馆主,咱们赢了!!!”

    眼见自家馆主在村子里众位父老乡亲跟前击退强敌他简直是兴奋到了极点,恨不得直接告诉所有人,你看,俺大头的眼光没错吧!

    “淡定,大头!这不过是一场小小的切磋罢了!”田聪聪纵使胸中气血翻滚但仍是要做足了面子,伸手拍着对方肩头,目光却是越过了大头向着林立一行人的身影望去。

    果然,当林立向着典史王文召抱拳离开后沿着山路走出不远便突然责令弟子们先行回城,只让大弟子林大友留下。

    对此众人虽疑惑不解但也不敢违抗,待到众位徒子徒孙走远后林立这才突地呛出一口鲜血,面若金纸的向下瘫去。

    见到这一幕心中方才同样是在心中疑惑不已自家师父为何会放田聪聪一马的林大友大骇,立时上前一把将林立扶住涩声道:“师父,您您这是”

    “咳为师大意了”林立摆摆手虚弱地靠在林大友的身上,目光中却是露出了极为不甘的神色来,他知道自己本该胜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