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二十一章 再得收获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嘿嘿嘿县令大人果然是果然是明察秋毫”

    田聪聪迎着刘县令疑惑的目光不由有些感到不自在,他搓了搓手好半晌才悻悻回答道。

    果然,和他所预感的一般,话音落下立时便迎来了刘县令的怒目而视,这位县老爷用最难以置信,最不可思议的口气,像是从牙齿缝里硬生生挤出了一句话来:“你是说你用这钧窑天青釉红斑碗吃过饭?!”

    “也也不能算饭吧那就是一碗牛肉面”

    田聪聪望着刘县令几乎是择人欲噬的目光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有些怯生生地回答道。

    “哎”

    出乎意料的是他本已做好了接受这刘县令一顿迎头痛骂的准备,可在听到自己一声肯定的回答后刘县令却是忽地哀叹一声,那叹声中的无奈与痛心简直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就像是田聪聪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般,就连田聪聪自己都忍不住生出一丝自责的情绪来。

    不过旋即他却突然意识到,这不对啊!这被自己费尽心思取名为钧窑天青釉红斑碗的“古董”本来就是从系统中兑换牛肉面自带的碗啊,不用来这牛肉面用来干啥,自己自责个屁啊!

    当然,饶是如此,心中长出一口气的田大馆主望着刘县令这副神情不禁心中暗叹道:真没看出来这位县老爷还有着如此一副浓郁的收藏情怀,简直是远超自己意料,更非普通读书人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

    正想着,那边情绪不高的刘县令却是再次开口了:“田馆主,本县有个不情之请,不知田馆主能否答应。”

    田聪聪听到这话立时正襟危坐,好家伙又是不情之请,自己可千万不能胡乱答应,于是他斟酌地说:“还请刘县令明言。”

    这刘县令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闻言点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孕量着开口问道:“田馆主曾言此番入城本意乃是欲当出这对钧窑天青釉红斑碗,而本县本官也恰好是见猎心喜,既然如此,本县愿出双倍价钱买下这钧窑天青釉红斑碗,不知田馆主可能应下否?”

    说完他露出几分尴尬的神情,目光有些游离,但余光却一直盯着田聪聪,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此时刘县令确是有着几分惭愧之意,作为一名读书人,在具备了一定的身价条件后同大多数人一样,刘县令也较为热衷收藏各类古董。虽不说是借此吊古评今,但闲暇时光也是常常以此陶冶情操,若是再有一二知己做客介时拿出一观也当是一大乐事。

    而这对钧窑天青釉红斑碗以他的目光一看就是做工非凡的精品,其釉面亮润,胎体细腻,做工刻字都是目前工艺难以轻松达到的。

    更重要的是刘县令还吃惊的发觉这一对钧窑天青釉红斑碗不但出自同一位工匠之手,相似度更是极其地高,以至于他端详半晌都无法发现丝毫差异来。

    这无疑是极为罕见的,价值更是因此而水涨船高,以至于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见猎心喜,再加上田聪聪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还用来盛牛肉面!他也是基于这点才想要厚颜买下,不忍明珠暗投。

    不过说一千到一万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此物乃是田家祖产,要是人家真乐意用来盛屎都可以,更何况是牛肉面呢?而且他先前还略微表露过对于田聪聪当卖祖传之物的不满,现在居然自己跳出来想要出手买下,当真是有些为人不齿。

    “嗨我当什么事儿呢,你嗯哼,田某已是受县令厚爱,怎敢再收受银财?况且此物处于在下手中也是明珠暗投,田某恰借此物赠予县令大人,真真是宝刀配英雄!”

    田聪聪将这话听去立时便长舒了口气,他还以为又是什么棘手的事儿呢,原来是想讨要这两面碗,直接拿去就是了,反正系统里要多少有多少!

    至于银两嘛,虽然财帛动人心可想想还是算了吧,一来人家可是县老爷,不知多少人巴不得跟着送礼套近乎呢,自己怎么可能再收钱?二来嘛,既然这“钧窑天青釉红斑碗”嘿嘿经见多识广的县老爷都认定为了精品,自己往后要是一时缺钱,一不小心给量产了他老人家见到不是徒增尴尬吗?

    但田聪聪没有想到在刘县令的想法中他已经是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为人不齿,要是如此情形下在白拿岂不像连脸都不要了吗?

    于是在听到田聪聪的回答后他在显露出片刻喜色后立时又将脸一板,收起表情严肃道:“田馆主虽是好意,但本县只能心领,此乃田家代代相传之物本县岂能妄言收赠?

    难不成乃是田馆主刻意看轻本县?刘三儿,记住了,明日日落前将三百两纹银连带着拜师礼的剩余五十两一同带到田田馆主所在,不得有误!”

    见田聪聪连道不敢,刘县令摆摆手略是侧过头对着身后的护卫吩咐道,那护卫闻声立刻应下不再多语又上前将钧窑天青釉红斑碗细细重新包裹捧于手中这才退回原位。

    田聪聪见到这一幕不由心中苦笑一声,好嘛,自己不想收钱你非得给银子,您老人家这是逼得咱以后少条财路啊。

    不一会儿另一名护卫也回到了包厢之中,田聪聪闻声望去对方手中提着两道长长的精致锦盒,估计里面便是刘县令特意命人打包给自己带回的饭菜。

    果然,那护卫径直走到田聪聪跟前将锦盒放在了桌边,田聪聪露出喜色道:“多谢刘县令!”

    此时两人再无多言略略吃上两口后也是各怀心思,当即起身准备离开,一名护卫起身推开包厢门率先走了出去,刘县令,双手拎着锦盒,怀中揣着银袋的田聪聪以及手捧钧窑天青釉红斑碗的刘三儿鱼贯而出,一路下了酒楼迈出门槛这才作别。

    刘县令三人向西而去,田聪聪则是拎着锦盒直奔热闹的坊市街口在那里大肆采购了一番日常所需,又雇了马车这才优哉游哉的哼着双截棍踏上了回武馆的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