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二十章 鉴宝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皆非如此

    嗨,我说,您跟这儿给我俩打什么哑谜啊,这包厢中不就你我二人,再加你一个护卫吗,直说不行吗?

    田聪聪迎向那饱含深意的眼神心中忍不住腹诽道,不过他也是很快就想到了其中关节,不禁轻声惊讶道:“大人的意思是说不教?”

    “田馆主年少有为,武艺过人,当真是我雎水男儿楷模!”刘县令满意地点点头,虽并未回答却是举起了酒杯向着田聪聪笑着说道。

    “谢大人夸奖!”

    哎哟喂,自己在他话里这可就摇身一变成为雎水男儿楷模了,刚才暗示说咱没户籍呢,这变脸变得啧啧啧

    田聪聪举着举杯迎了上去,两人相视一笑,一杯饮下田聪聪再无其他挂碍,大口吃起了自己尚未亲手打包的菜来。

    要说假装教那千金小姐武艺,实则让其一无所学,这事儿虽然听起来不太地道,可转念一想当真也是苦了其父母与这刘县令的一片用心了。没办法,这世界就是这样,饶是不少男儿对于身怀武艺,英姿飒爽的女子称赞有加,可又有多少男儿真愿将其取下呢?

    两人吃这菜,聊着当下一些实事,也算是尽了宾主之谊,不过吃着吃着田聪聪却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他一拍额头将一直小心别在腰间的布袋取了下来摆在身旁的一处空凳上,心中略是出了口气暗道:这下银子的事儿也算解决了,暂时也用不到你了。

    做者无心观者有意,对面的刘县令见到这一幕露出感兴趣的神色问道:“田馆主,敢问那布袋中乃是何物,本县自城外巧遇馆主之时便见到你一直小心翼翼将其护在身后,比武之时更是如此也不知”

    “哦这呵呵,不瞒大人,这布袋中所装本是在下此番入城意欲当出周转的祖产之一,好在在下遇上了大人您,眼下也能将其暂且保留,大人见笑了。”

    田聪聪笑着摇摇头,他说的是实话,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真也是好运,这样都能得到百两纹银,更别说这背后还隐藏的种种门路,关系了,收获的确不小。只是他没想到这位刘县令的好奇心还是不小,接着便想让自己给他看看。

    “噢?原来是如此,只是不知田馆主能否打开将其由本县一观呢?”

    听到这话田聪聪本有些不愿,感觉有些尴尬,但旋即又洒脱一笑将布袋拿起放在桌上推了过去。

    看就看,有啥好怕的,小爷担保你没见过,土包子,等着开眼吧。

    见田聪聪略是犹豫一番后又突然坦然的递了过来,本以为将要费上一番口舌的刘县令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一眼,这才示意身后的护卫上前将裹得严严实实的布袋层层打开。

    “这这是”

    当布袋中的“田家祖产”终于第一次在外人跟前显露出它的模样后,这名从头到尾一直保持着淡然的县令终于是忍不住露出了极为震惊的神色,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他身旁的护卫则更是如此,两人均是目瞪口呆地望着布袋中之物。

    见到这一幕田聪聪心中得意万分,旋即他轻咳一声后刻意用近似唱诗班的神圣语气缓缓说道:“桂林山水美如画,鉴宝世界约天下,欢迎大家来到本次大周国凤阳郡雎水县的鉴宝节目现场,我是主持人田刚。

    俗话说术业有专攻,鉴宝是门大学问,下面有请我们一号宝物出场!”

    不等身前错愕的两人做出反应,田聪聪话音一变又用包含着深情的语气说道:“我小时候常看到父亲和爷爷将它摆在我触摸不到的高处,只有等我悄悄假装睡着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看一下,摸一下,他们常说它是他们最珍贵的宝贝,视若生命,而现在孩儿不孝举步维艰,只能无奈将其当出。”

    “呃田馆主,你这是”

    “哎哟,不小心入戏了,差点就窜台了,大人莫怪,您请看,这钧窑天青釉红斑碗造型规整,釉面亮润,胎体细腻,红斑彩窑变自然,底面刻字刀工遒劲有力,纹饰极具层次感,砂眼明显,掐丝工艺精细流畅,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市场估价呃”

    田聪聪挠挠头袋暗骂自己又差点串戏,都怪自己今儿早一直在想说辞,回忆那各种鉴宝节目差点给魔怔了。正有些苦恼该如何解释,却冷不丁听到赞叹声响起:“不错不错,这当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钧窑天青釉红斑碗?好名字,好名字!”

    闻声望去只见刘县令早已将目光再次转回到了桌上的两只瓷碗之上,眼神中满是爱惜与惊叹,双手在碗边晃了又晃,却始终没有去真的伸手触碰,好似那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

    田聪聪倒是没想那么多,闻言松了口气,心中暗道:这名字能不好吗,我都想一上午了,钧窑天青釉红斑碗,这名字一听就牛掰到了极点!

    不过见到这一幕他也是有些啼笑皆非,没想到这一件工艺品竟能博得眼前这位刘县令的如此赞叹,看来这系统当真是有两把刷子。要知道这文人一般都有着收藏癖,更别说像刘县令这样见多识广的人物了,以他的眼光都说好了,那就是真的好,只是苦了自己想了一上午该如何给当铺典当叙述提升价格的说辞。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说道:“咳咳那啥,刘县令,你可以随便摸,不碍事儿的”

    真是可怜,见到两个瓷碗连手都舍不得摸下去了,哪里又有方才随便一桌酒席几十两,一出手就赠予自己上百两纹银的气魄啊!田聪聪可不是那啥抠门儿的人,既然你喜欢看就拿起来随便看,别说看了,送你都行!

    只是田聪聪万万没想到自己好意的一句话竟是突然引来了这刘县令几乎是暴怒的一句喝骂:“胡闹,如此宝物岂是肆意以手触之?!”

    说着他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向着田聪聪看来,哪里还有方才的半点和善?

    正当其看得田聪聪一阵背脊发冷快要会受不了时,刘县令这才缓缓收回目光,可旋即他却突然一愣,鼻子猛地吸了吸像是突然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接着凑近了些,当其鼻尖就快碰到碗沿时这才目露疑惑地对着田聪聪问道:“葱油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