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十五章 不情之请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大师兄,你没事儿吧!”“大师兄,我们帮你报仇!”

    林大友话音落下片刻后周围的一众武馆弟子与武师便立时围了上去将其扶起,而后便是对着田聪聪怒目而视。

    不过此刻的田聪聪却也是没给他们好脸色。

    “啥,胜之不武?你居然说小爷胜之不武?没想到啊,没想到啊,你这浓眉大眼也叛变嗯哼!怎么着,输不起?”

    他本是心中大爽自己初战便告胜利却没想到这浓眉大眼的林大友眼下一脸不甘心的直道自己胜之不武,这一说法当真是可笑至极,两人比武可没说只用拳法,况且对方还不是用了那自己未曾料到的指法,难道说自己用了腿就算作违规了吗?

    田聪聪正欲张口反驳却不料这林大友在旁人帮助下缓缓起身后,竟是恢复了平和,只是带着无法掩饰的黯然道:“我我没事只是砸了咱武馆的招牌,愧对师父!”

    这本该是一句自责之语可在眼下群情激奋的一众师弟面前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他们纷纷对着其一番安慰,而后痛斥田聪聪违背比武规矩,不能怪他林大友,结果更是不能算数。

    “哟,跟小爷我赖皮?要不咱在比划比划,这样,也不算我欺负你们,来,我要打两个!”

    可想而知田聪聪听到这话当真是气结无比,这算什么意思,当真以为你们人多就能占据舆论了还是咋地?居然跟我来这一套?咱也不跟你耍嘴皮子,习武之人手底下见真章,你要是不服再来打过就是了!

    击败了林大友后田聪聪可算是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了个清楚的认知,一旦在实战上渐入佳境他自视这林大友不会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是眼前这群还不如林大友的师弟们,在他眼中看来那真就是群弟弟!

    虽不能像叶问叶大爷那样打十个,但至少打两个是没问题的。

    一念及此,当即田大馆主便挽起了袖子准备将对方打得心服口服再说。

    “打就打!你这白皮公子可别瞧不起人!”“就是,来,让我来会会你!”

    你还别说,这群小崽子们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明明亲眼看见自己大师兄先前对拼时落入了下风,眼下被田聪聪这么一挑衅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接一个的冒出了头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骂人的话语落在田聪聪耳中却是颇有些让他飘飘然的感觉,白皮?嘿嘿,这么多年来还从没有人说过他白,眼下来到异界居然摇身一变还成了人们口中的地主阶级,有意思,有意思!

    “胡闹,比武之事便是如此,我技不如人败了便是败了!羞得胡闹抹黑我林家武馆!”

    好在此时浓眉大眼的林大友也是从失败的愤怒中清醒了过来,他知道这一切说破天去也是如此,更何况眼下县令刘大人还站在那里,此次比武怎么可能做不得数呢?立刻便喝止住了蠢蠢欲动的师弟们。

    果然,紧接着刘县令也是沉声道:“不错,此战乃是田馆主胜了!林大友,你也无需气馁,这位田馆主家学渊源,世代习武,此番起来乃是意欲与林馆主当面切磋一番,至于你?能够于田馆主过上这数十招已是非常不错了!”

    “恩,不错不错!”田聪聪将这话听了去当即便是做出一副高人姿态,负手而立于院中,逼格缓慢而立,一副你们在我跟前都是弟弟的表情。

    不过他心里也是有些不屑,这刘县令可真是个伪君子,先前发现自己有实力亲热的叫自己田小友,现在知道自己实力不低,又改口田馆主了。而且这话语间还没有一丝生涩停顿,就像熟练地已经叫了好多遍一般,这可真是一副混迹官场的好嘴皮。

    刘县令此刻并不知田聪聪心里想法,不过他或许知道也不会太过在意,当下见林大友很识抬举没有无理取闹便微微颔首,转头对着田聪聪道:“既是胜了,那田馆主接下来是等待林馆主归来,还是”

    “这林家拳我也领教过了,的确是极为不凡,想必林馆主本人应是参功造化,下次本人定当再次登门造访!”

    那还用说?装完b当然是立刻溜之大吉了呀!

    经过此战后田聪聪明白自己欠缺的只是战斗经验,自己回到龙头山必须得好好想办法弥补一番才是,至于眼下当然不会愿意在这里等着那老江湖回来给徒子徒孙们报仇,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留下个踢馆成功的传说不好吗?

    听到这话刘县令并不意外,他出乎意料的没有过多干涉的意思,又对着林大友略是交代一番,什么待林馆主归来代本县向其问好之类的话后便与田聪聪联袂出了武馆,留下身后一众复杂的目光。

    出了武馆两人向前走去,田聪聪一直凝神提防着对方随时可能会突然给自己再次找麻烦,但直到一路走出了这武馆林立的街道那刘县令都没有主动开口。

    见此田聪聪意外无比,同时也自是不愿再和对方多做接触,毕竟这老阴人给他的感觉可不算填好,心中略是一盘算待行至一处杨柳下后索性抱拳道:“谢刘大人关照,在下既以如愿便不再叨扰大人,眼下天色渐晚在下也欲做返程计较。”

    “哦?欲做返程计较?”

    刘县令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正当头照的太阳心下颇有几分啼笑皆非之感,这位田馆主还当真是为妙人,眼下大多百姓正要张罗用午饭,他却言天色渐晚欲做返程计较,当真是随便扯个由头好不走心。

    不过他也没轻易捅破田聪聪的谎言而是神情不变道:“田馆主莫急,本县此刻还有一不情之请,但愿田馆主允诺。”

    田聪聪见这老阴人瞟了一眼正当空照的太阳也是升起几分尴尬,正要硬着头皮离开却在闻言后一愣,不情之请?

    得,这还真是想避开都避不开,您老人家还真是准备坑定我了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