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带着武馆闯江湖 第十章 雎水县城

时间:2018-07-12作者:小眼痘痘

    没钱,你好好说让人走就是了,不让进反过来还把人打一顿算什么事儿?

    到了城门口没铜板还想试着进城的哪个不是有着非办不可的急事儿呢?

    正感叹着,那刘大人却是没有再搭理胖子军官,他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田聪聪后径直走了过来,拱手道:“小兄弟,方才本县兵卒多有得罪,还请小兄弟勿怪!”

    “呃大人,您瞧您这话说的也太见怪了,咱雎水人民都是一家人,虽然先前生出了点小摩擦但又哪能劳烦您这位父母官亲自出面赔罪呢!您这不是折煞在下吗。”

    田聪聪没想到这位刘大人居然会用这种口气同自己说话,略一沉吟便突突突语炮连珠的回答道,言语中的跪舔之意那是溢于言表。

    他本就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吃软不吃硬的人,更何况瞧这刘大人先前那副做派依照田聪聪的经验看只有两种可能。

    一,这是一名刚正不阿,严于律己的好官,只是这样的人用屁股想都知道无论在哪个世界都应该不多见,再者说了你见过哪个好官清官要收取两个铜板进城费的;二,他是一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作秀的同时怀着深深恶意。

    可想而知,如果是第二种,那就糟糕了!

    田聪聪在摸不清这位刘大人到底属于哪一种的情况下自然是选择了最稳妥的方式,先舔为敬。

    总之我拍马屁讲好话不会落下把柄吧!反正和这雎水县城里的大官混个脸熟也不算亏。

    这边田聪聪话音刚落,那边的胖军官却是不干了,他闻言抬起头来指着咱们田大馆主便悲愤道:“刘大人,您您可得为我等做主啊,这野杂这小子不但不愿交纳入城税还出手伤了咱们一个兄弟!卑职卑职也是一时气愤才下了那昏头的命令!还请大人明察!”

    这胖军官方才被刘大人的突然出现吓了一大跳,六神无主手足无措下竟是暂丢了官帽,此时回过神来自是后悔不已,不愿善罢甘休。

    话说回来这厮倒也算是个演技实力派,眼下完全就是一副饱含血泪控诉的冤屈模样,言语悲愤中带着一丝后悔,被田聪聪看在眼里也是啧啧称奇。想不到随便一个县城的军官都能有如此的演员自我修养,照这么看自己这武馆改成戏班子说不定还能火一把。

    “你还敢狡辩!难不成那农夫也是出手伤了哪一位兵卒,我看要是本县的兵卒就这副模样还真的该去问问他萧校尉平日是怎么操练军士的了!“

    刘大人将这话听去后冷笑一声,只一句便驳得胖军官哑口无言,见对方悻悻退去他这才转过头来重新说道:

    “呵呵呵,小兄弟不只身手不凡,如此看来这一张嘴也是当真厉害。“说着他话风一转又道”不过虽说此次小兄弟你先前确有抗拒官府之嫌,但念在本是这王二无理在先便就此揭过不提,只是不知小兄弟你入城乃所为何事呢?”

    “启禀大人,小子子承父业乃是龙头山武馆馆主,此次入城为的是拜会各家武馆以切磋一二!奈何奈何囊中羞涩未曾料到”

    田聪聪眼珠一转顺口便撰出一言,他这倒也不算是骗了对方,毕竟身为武馆馆主这点排面还是要打足的,总不能说自己这次进城是来找财路的吧。

    “哦?龙头山武馆?这倒是奇怪了本官在此数年也未曾听说那龙头山竟是还有一家武馆,不过这也是了如此本官索性便为小兄弟递付了这入城税,只是下次小兄弟还须记住了!”

    刘大人闻言一愣,稍稍露出思索的神情片刻后又仿佛是想到了什么释然的笑了笑,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其身后的一名随从立时便上前掏出几枚铜币向着一名兵卒递了过去。

    那兵卒见状有些迟疑可很快还是规矩收下拿出税册记了下来。

    而后那刘大人不等田聪聪言谢便亲热的将其拉下作势便欲向着城门走去,田聪聪见此心中不由升起几分疑惑,但很快便又压了下去也不拒绝,跟着这名刘大人进了雎水县城。

    步入雎水县城仿佛整个世界都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举目望去街道边的小摊点人满为患,叫卖声此起彼伏其中更是夹杂着许多问价催促的话语,所幸老板娘似乎练就了一身过耳不忘的神奇本领,总能在人群中穿梭着应对自如。

    其实此时田聪聪的眼帘中哪不是人满为患,茶馆客栈布庄当铺,街道两旁,各种各样的小贩子们在沿街叫卖,有卖古董的,胭脂水粉首饰字画风筝香囊,各式香气混杂在一起逐渐升腾。

    田聪聪没想到这本以为平平无奇的县城竟会是如此热闹非凡,此时他也终于明白了在城门处设置关卡收受入城税的真正原因,别说两枚铜板了,就算仅收一枚铜板一天下来也足以赚个盆满钵满。

    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驱动下也难怪这王二敢于如此肆无忌惮,一副爱进不进,没钱就滚的样子了。

    的确还真是不缺这一两个人。

    各石阶小巷形成的交通路线从城门处延伸而出像蜘蛛网一样似乎要覆盖到县城的每个角落,随着刘大人向前走去几人很快便步入了一座热闹的虹型大桥之上。

    桥上人头攒动,游客行人如织,只见桥上两侧摆著许多小摊,有卖各类杂货也有卖小点乾果的,还有算命的,以及卖茶水的…大桥中间的步道上是熙来攘往的人群,有坐轿的,有步行的,也有挑担的,还有马车与运货的…

    凭栏而立,河上不时穿过一两艘渔船,船头或立着身体硬朗的船夫,或立着温婉的大家闺秀,大有一副江南水乡的派头。

    站在桥头,春风拂面,好不惬意,不远处隐隐传来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偶尔还有一声马嘶长鸣,田聪聪自感犹如置身于一幅色彩斑斓的丰富画卷之中,禁不住停下脚步,眼望着这视线中的一切禁不住感叹道:好一个雎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