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横穿三千界 三十一章 苏轼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此刻被张罗踩在脚下的李明,眼中充满了惊愕的神色,未曾想到张罗,会在这么多炼丹师面前,行为如此粗鲁。

    身为二流高手的李明,并未曾经历过战斗,触不及防之下,面对张罗的袭击,只能屈辱的被压制,毫无反抗的力量。

    被强制踩在脚下,眼神充满怨恨的李明,开口狠戾的叫嚣。

    其余李明的同门,经过初时的惊愕,赶忙冲上前来,张罗看这情况,快速的退后,根本不让李明的同门,有接近自己的机会。

    望着快速后退的张罗,李明的同门开口狠戾的道:“你这野蛮粗暴的行为,简直就是玷污炼丹师的身份,不愧是那嚣张跋扈的刘鸿教导出的弟子,一样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面对李明等人的喝骂,张罗举起小拇指挖起了耳朵,带着一丝微笑的说道:“侮辱我的老师,没和东汉末年的夏侯惇一样,砍死你们,已经是我脾气好了”。

    诸位炼丹师听到张罗,轻描淡写的说出如此恐怖的话,一直窝在山中炼丹的他们,如同小白兔一般,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

    就在张罗说出这番话,气息不由得陷入了僵持,李明等人眼中充满怒火和怨恨,然而面对张罗的这番话,却丝毫不知道如何反驳。

    而张罗却好似不知道一般,坐在了花园当中的石凳上,看似潇洒的举动,张罗的身体却一直处于蓄力的状态,要是前面的李明等人,不要脸的围攻自己,还能立即逃跑。

    对于逃跑这种事情,张罗丝毫不会感觉不好,所谓战略性撤退而已,如若死撑着,才叫傻。

    然而张罗却不清楚,李明根本不会前去围攻他,因为张罗穿着那身灵荆山的服饰,李明早就看出张罗是灵荆山弟子,面对被张罗踩脸,只能言讽刺一番,丝毫不敢有动手的想法。

    只因为一人,灵荆山大师兄王开,昔日大宋武林,各自征伐,陷入内耗,不服朝廷的管教,然而在王开成为大宋皇城使后,整顿了整个大宋武林。

    面对不服管教的门派,王开一人一剑,亲自登上门派,剑挑全门,面对强势的王开,大宋有名的门派,全被光顾了一遍,从此武林之内,陷入沉默之中。

    就在张罗和李明,陷入了沉闷的气氛时,这花园当中,再次出现了不速之客。

    望着这不速之客,花园当中的炼丹师,都不由自主的望去,眼中稍微有丝迷惑。

    望着前来的不速之客,张罗眼中不由露出欣喜,这名不速之客便是王开,此刻的王开身穿一身黑,面带严肃。

    仔细望着这花园当中的气氛,王开先看了一眼张罗,随后望着李明脸上的鞋印,以及张罗看似潇洒,实则紧绷蓄力的身体,王开就明白一切了。

    而李明也看出这名不速之客,便是那灵荆山大师兄,如今大宋的传奇,眼中不由露出怯弱的神色,尤其是看见王开那平淡的眼神,在扫射到自己时,只感觉被一只食物链顶端的强者打量一般。

    望着这场中,王开只是指着张罗,勾了勾手指,让张罗跟随自己,便转身离开,望着离开的王开,花园当中的炼丹师,也不由露出放松的神色。

    张罗转身时,从李明的眼中,看见一抹怨恨的神色,对此并无何感觉,既然要选择出来混,仇人就要有,而且自己马上就要升到二流高手,还有系统这个半挂,还怕他一介小角色。

    当中有不认识王开的炼丹师,面对其余炼丹师的紧张,不由疑惑的问道,这才知方才那位黑衣俊秀的人,究竟是谁!

    “你的天赋真是恐怖,丝毫不逊色你的父亲”,王开望着身旁的张罗,复杂的说道。

    跟随王开在这苏府中穿梭的张罗,听着王开提起了李易,眼中不由露出暗淡的神色,随后才开口说道:“我不会玷污父亲的名声,我也未曾忘记复仇”。

    听着张罗的话,王开再次露出复杂的神色,随后开口问道:“方才这炼丹师聚会,到底怎么回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明白王开是想转移话题,张罗也跟着王开的话题,将刚才在花园当中的事情,一一告诉了王开。

    王开淡然的说道:“那名炼丹师所说,确实没有错,昔日刘长老,确实因为自己的天赋,对谁都嚣张跋扈,也是因为这性格,导致了他全家被灭口”。

    “然而这本就是刘长老自身事情,他身为外人,却敢开口讽刺,你做的不错,不过你的脚应该往下点,朝下身踢去,让他长长记性”。

    面对王开轻描淡写的说出,废了别人下半身的话,就连张罗也觉得有些吃不消,头皮不由露出发麻的感觉。

    在王开和张罗的聊天之中,终于来到了目的,苏府的主人,苏轼的卧室。

    恭敬的望着这卧室,王开对张罗说道:“苏学士与你父亲有旧,你脸上的面具,就是出自苏学士,你和我进去,一起见苏学士最后一面”。

    听着王开的话,张罗不禁有些惊讶,自己的父亲李易,居然和苏轼有关系,自己脸上的面具,居然出自苏轼这位大佬,如果让别人知道,这面具恐怕要价值千金了。

    因为极度缺钱的张罗,脑中不由自主的换算起了金钱,虽然脑海当中浮想联翩,行动却不慢,紧紧跟随着王开的脚步,进入到了苏轼的卧室。

    望着眼前风烛残年的老人,张罗眼中也露出了复杂神色,这名老人,无论是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是在如今这个世界,都是极为出色的人物,名流千古的传奇。

    就在张罗露出复杂的神色时,苏轼见到了张罗,那原本憔悴的脸庞,却不由露出微笑的说道:“这就是浔卿的儿子么”。

    随后望着张罗迷惑的眼神,开口笑道:“浔卿是你父亲的字,昔日你父亲和我第一次见面时,他的年纪和你一般大,也是十五岁,而我当年已经四十岁了,你父亲的字,便是我取的”。

    随后的张罗,也从苏轼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父亲的事迹,心中更是仰慕不已,对眼前的苏轼,也更加恭敬,毕竟眼前之人,不仅仅是国士,论起辈分,还是父亲的叔叔辈,自己的爷爷辈。

    虽然对见到故人之子,充满了愉快,然而面对这腐朽没落的身子,苏轼也渐渐的感觉疲劳,不由在谈话之中睡着了。

    望着已经睡着的苏轼,在一旁未曾开口的王开,恭敬的行礼后,便带着张罗退出了卧室。

    离开了的张罗,不由对王开感到好奇,虽然知道灵荆山的同门,都对王开仰慕不已,也知道王开是灵荆山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

    然而如今的王开,让张罗却感觉如同迷雾一般,初见时只认为是精锐的军人,和自己父亲认识,又从灵荆山上,知道他的另一面的成绩。

    如今却能随意出入苏府,望着其余人恭敬的神色,张罗愈发好奇,王开在这朝廷当中,究竟担任什么职务,以及王开的朋友圈,究竟多厉害,居然认识苏轼,和自己的父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