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横穿三千界 十六章 羊肉与长剑、苏府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从东京城外来到皇宫,禀报了一切事物后,王开来到皇宫外,此刻已经是亥时,在深夜的照耀之下,东京却丝毫未成减少繁华,在这黑夜的对比之下,反而显得更加热闹。

    王开身形一动,随后出现在几十丈之外,那轻盈飘逸的身影,在这黑夜的对比之下,显得如此的神秘。

    王开来到了东京,深夜里最为繁忙的地方,望着眼前的繁华,王开眼中那抹复杂的神色逐渐消散,转变成了一抹欣喜的神色。

    来到了一家名为孙羊正店的酒楼里,王开轻车熟路的和人交谈交易,看这家的店员,似乎也对王开极为熟悉,交易完毕后,王开又快速离开。

    王开来到那几十丈高的城墙,只是轻轻一跃,便越过了城墙,看似轻灵飘逸的步伐,却丝毫不慢,不过几分钟时间,便跨越了几十公里,在这快速的身影当中,王开手中的羊肉汤丝毫未曾受到影响,王开手中闪过一丝青色的真气,在这股真气的影响下,丝毫未曾有冷却的迹象。

    王开托着手中的羊肉汤,轻柔来到小院当中,随手打开了一堵门,就望见趴在桌上睡着了的张罗。

    张罗本度心劫之后,魂魄本源就有疲惫迹象,苏醒过后又面对各种情况,以及最后和王开日夜兼程,快速来到了东京,在这途中从未有过休息,一旦来到这安心的小院当中,洗漱过后换洗了衣物,趴在桌上等王开,忍受不住那阵疲惫,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王开望着张罗那身,丝毫不合身的衣物,发现那衣物本来是自己留在这小院当中的,神色不由得露出异样,就在王开露出异样的神色后,张罗那原本平静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面目狰狞,仿佛梦见极为可怕的事物。

    张罗在梦中,又继续的梦见小镇中的景象,不由得发出阵阵低吼,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面对无力的威胁时,发出的挣扎。

    王开望着做噩梦的张罗,来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一把长剑,用着长剑戳醒了张罗,在梦中的张罗,面对这种来袭,不由自主的滚落在地。

    醒了的张罗,只能用那略带迷茫的眼神,紧紧望着王开,王开只是平淡望着手中的羊肉汤道:“这是我们两的晚餐,这晚餐是正规的孙羊正店家的,一斤羊肉八百钱,记在你身上,去灵荆山后慢慢还”。

    张罗望着王开,心中想到,孙羊正店?是曾经清明上河图当中画的那个么?又不禁想到,眼前的王开究竟是有多抠门,面对全家被杀的自己,居然如此熟练的开始敲竹杆。

    望着眼前的王开,熟练的从厨中拿出碗筷,开启了晚餐的王开,脑中再次闪过一丝灵光,向着眼前正在和羊肉做斗争的王开问道:“灵荆山?那是什么地方,我要去灵荆山么”?

    王开口中吃着羊肉,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不是要报仇么,灵荆山就是我的师门,你到灵荆山便可修行,等你学艺归来,便可为家人和乡亲报仇了”。

    张罗这才想起,自己曾经答应过眼前的王开,愿意成为他的师弟,虽然觉得有系统的自己,肯定能报仇,也用不着前去灵荆山,但既然答应过眼前的王开,而且自己身上也没有分文,无处能留存,前往灵荆山也不错。

    这才开口问道:“灵荆山在那里,里面的人强不强,我又能学到什么东西,而且我能多久学艺归来”?

    王开又再次回答道:“灵荆山离东京并不远,仅有几百里路程,骑马一日便可达到,至于灵荆山的人强不强,最弱的都可以将你杀死数百次,你若是到灵荆山则能学习灵荆剑法,你若是继承你父亲的天赋,十五余年,便可学艺归来”。

    张罗听见学艺十五年才能回来,正要发作抵抗时,王开仿佛要知道张罗的反应,并未再此话题多做事,则是开口说道:“你若还不享用晚餐,那就由我代替,记得价钱你一分不少都得还”。

    张罗听见王开的话,只能将抵抗的语言吞入腹中,毕竟日夜兼程之后,也就在陈桥驿中,进食过一些,后又骑在马上赶路,望着眼前享用美食的王开,只觉得腹中饥饿难耐,便也快速的加入美食的战斗当中。

    望着眼前已经用完了晚餐的张罗,王开重新拿起刚才的长剑,对着张罗说道:“方才我看见你在做噩梦,如今这把佩剑送于你,睡觉时抱着佩剑,便可不再做噩梦”说完以后,径直的回到房屋,关了门,只留下了在桌上的张罗。

    张罗望着眼前的佩剑,则是立刻拿起了长剑,就算从未摸过长剑的张罗,也知道眼前的长剑,绝对不一般,属于极好的武器。

    张罗将长剑别再腰上,收拾起了碗筷,毕竟看王开这位大佬,也不会是会收拾东西的人。

    张罗将碗筷洗漱后,则拿起长剑来到另一个屋子里,随后抱着长剑陷入了沉睡,张罗手中拿着武器,仿佛有了精神寄托般,不再做起噩梦,这一觉睡的极为香甜。

    第二日,天边刚刚泛起一丝白时,张罗还在陷入沉睡,王开便再次迈起了步伐,离开了这小院当中。

    王开的身影极快,在无人看见的情况之下,快速进入到东京城里,越过不少住宅,来到了一间府邸,这府邸写着苏府两字。

    王开并没有再次,利用他那鬼魅速度进入苏府,反而恭敬的来到门前,恭敬的敲着这苏府的大门。

    这时这府邸大门开启,出来一下人打扮的人,王开和这人述说一番后,便步入了苏府,一阵路程后,王开来到一普通房间门前,轻敲了几声,便开启了房门。

    在这房门后,则是一垂危的老人,而就是这老人,却让王开极为恭敬,在与这老人一阵对话后,王开便恭敬的离开此处,对着那先前下人打扮的官家说了几句,被引到一处房间。

    王开打开房间,独自一个人进去,不久之后便快速的出来,对着官家说了几句,又快速的离开,远离这苏府后,王开再次的运用了身法,快速来到了之前的偏僻院子当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