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横穿三千界 十二章 张罗苏醒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因筋疲力尽的耶律昭,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望着前方的李易屈膝跪地而死,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耶律昭明白,若是没有自己等人,李易一定还是和以往一样,在这山中做一名农夫,日落而息,日落而出,虽如同凡人,但却安定快乐。

    虽然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然而耶律昭明白,若是让自己再来一次选择,还是会遵从辽国皇帝的命令,前来诛杀李易,夺取冒顿遗物。

    只因自己是辽国将军,耶律皇族之人,从出生那天时,自己就便享受了普通人,毕生也没有的待遇,也就无法选择自己的人生,唯有就是为了国家而牺牲!

    耶律昭强行爬起,走向之前被李易随手,扔在了地方的血刀方向,拿起血刀,血刀里的血气快速反馈到自身,原本力竭的身躯,忽然如枯木逢春一般,快速的恢复力量。

    耶律昭望着手中血刀,闪烁着异色,面色复杂,似乎有点明白了些什么,随后又来到李易方才所埋的地方,将手当做铲子,挖开这泥土,发现一个被符文围绕的盒子,打开盒子发现一张人皮文字,耶律昭脸色逐渐变得异样。

    就在耶律昭望着手中的人皮文字时,后方传来了声音,将人皮文字匆匆放入怀中,转过身望去,原来是李泽。

    就在李泽因为恐惧逃跑,后未成听见声响时,回来查看,恰好看耶律昭拿着手中血刀深思。

    李泽笑着对耶律昭说道:“这血刀为何在你手中?那李易呢?现在又在何处”?

    耶律昭听到李泽的话,回道:“李易已经身死了,如今这血刀已经在我手中”。

    李泽听到李易已经身死了,想到之前的恐惧,心中有万般怒火升起,来到李易的房屋,打算对待已经死去的李易,进行虐尸的行为。

    耶律昭身忽然身形一动,刹那之间就来到了李泽身前,手中血刀对着李泽说道:“你现在的行为,是要做什么”?

    李泽闻声道:“当然是要将李易一家人,以及这全镇的人挫骨扬灰,替我们大疗的士兵,以及诸位先天高手而报仇”!

    耶律昭听到李泽所说的话,大怒道:“你这是在打算侮辱我么?我曾在李易生前说过,若是他身死,我等不会对待他们的尸体,有任何侮辱的行为”!

    李泽闻声怒气冲冲的道:“那只是你答应的而已,如今这李易,我还非要将他一家人鞭尸,还要将他一家人,全部挫骨扬灰,永不的超生”!

    耶律昭听闻,并未曾再次劝说,仅仅只是提起那残余的手臂,举起手中的血刀,指着李泽说道;天已经泛白,宋国的追兵,已然即将来临,若是不赶快将东西取走,将行踪隐藏,你我将再也回不到辽国了。

    李泽望着眼前的耶律昭,用血刀指着自己,以及所说的话,只能将袖口狠狠的一甩,毕竟看着这形式,这武夫绝不会让自己对李易这野种,作出任何破坏的事情。

    自己深受重伤,这武夫原本极为强大,如今血刀已经在他手中,自己若是不听他的话,这武夫绝对会将血刀砍过来。

    耶律昭望着退却的李泽,神色稍微舒缓,随后带着李泽来到小镇中央,望着在这小镇当中,陨落的各家先天高手,原本舒缓的眉头,逐渐皱的更加深。

    耶律昭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一个瓷,此所装名为化尸液体,将中的液体,逐渐倒在了各位先天高手的尸体之上,如今自己深受重创,无法将各家先天高手带入辽国。

    但是这先天高手的遗体,却不能留在这宋国,若是被前来的追兵发现,定会被那追兵发现秘密,各家的先天高手,修行不同的功法。

    若是被敌人得到,就可以从这遗体,发现修行的遗迹,如先天高手运行功法后,全身的筋脉,定会被气强化,只要刨开尸体,就能看出筋脉被强化的轨迹,以及这先天高手日常行为。

    所以一旦身死,身边若是有同伴,就将化尸液倒入尸体之上,不出一刻钟,这尸体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耶律昭将化尸液,倒在了各家先天高手的尸体之上,而方才的马匹,则是和尸傀一样的材料制作而成,早被阵法所消灭。

    耶律昭和李泽,只能以自己的双腿,来持续奔跑,离开这小镇当中,在耶律昭等人离开小镇之后,那被倒了化尸液的尸体,也逐渐被融为液体,而液体仅仅在几息之内,逐渐的气化。

    天空中也逐渐的泛白,太阳也从中快速的移动出没。

    王开此刻望着这发出怒吼的张罗,仔细的探究着,发现这昏睡的少年,似乎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似乎从何处看见过,然而良好的记忆,却告知了王开,自己从未见过这少年,王开皱着眉头想到,那这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又从何处而来?

    就在这时,这昏睡的少年,逐渐开始开始苏醒,张罗苏醒后,双眼中发出了阴郁的神色,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阴郁的煞气,似乎告知外人,生人勿进!

    王开望着这阴郁的少年,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早前在这宅子之内的宋都头,以及李铁塔,早被王开叫到宅子之外,如今只剩下这少年和自己。

    此刻的张罗,脑中似乎各种思绪,以及各种复杂的心情,一一闪过,脑海里如同一团浆糊一般,让张罗陷入良久的沉默。

    张罗的脑海当中,陷入了混乱,系统,以及李弦悲剧的一生,以及前世的张罗的回忆。

    然而就在张罗陷入困境时,眼前出现了一道身影,王开望着张罗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张罗下意识的回答道:我叫李弦,回答过后,脑中才发现了自己,回答了什么问题,说出自己叫李弦这个名字。

    此刻王开听见张罗的回答,脑海当中,那一闪而过的熟悉感,再次的悄然出现,让王开不知不觉的皱起了眉头。

    王开微微的摇晃着脑子,“似乎要将脑海当中的这股熟悉过抛却,又再问起了另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在这小镇当中?

    张罗再次下意识的道:“我本来就是这镇中的人,这屋子就是我的家,就在张罗下意识说出家时,脑中闪烁着母亲被长枪贯穿的画面,以及目睹妹妹的尸体,以及自己被血刀贯穿,和父亲绝望而死的眼神”。

    张罗的双眼,不自觉的流落出眼泪,全身原本阴郁的气息,逐渐变得更加阴郁,散发着浓郁的杀机。

    王开听到张罗所说的话,对着小镇侦查了一天的他,早已经知晓这小镇,遭遇了何等恐怖的杀戮,如今听到张罗的话,望着张罗那布满泪水的双眼,以及全身弥漫的杀机,心中微微一叹,不知如何才能安慰眼前的少年。

    然而职责所在,王开不得不强硬心肠,再次对眼前的少年严厉问道:你的父母的名讳,以及你曾经焚烧了何物?为何焚烧?

    张罗继续回答道:我的父亲名为李易,母亲林鸯,还曾有一妹妹名为李安,焚烧的则是我的家人,因为害怕家人尸体,被那乌鸦所啄食,故焚烧了家人,从此处离开。

    而此刻的王开陷入了沉思,自听见这名少年的父亲名讳,再结合眼前少年的熟悉感,心中中如同池塘,被扔了一块巨石一般,涟漪不断。

    脑中恍惚的回忆了从前的记忆,不过顷刻之间便恢复了神色,望着张罗时,眼中却少了一丝严厉,多了一丝亲近,

    王开和张罗逐渐的陷入在,我问你答的程序当中一般,直到王开明白一切之后,天已经逐渐泛白,原来距离张罗昏迷,以经一天一夜时间。

    王开将身上的瓷再次掏出,倒出一粒深褐色的丹药,放到了张罗的手中。

    王开望着因为吞了丹药的张罗道:此丹药名为气血丹,如今你身体虚弱,正是需要血气丹的恢复。

    你先在此休息,我前去外出观察,说罢,王开从宅内离开,心中却是想让张罗自行恢复。

    此恢复并非是身上,而是心理上的创伤,在王开未曾远去,宅内就传出一阵的呜咽的哭声。

    此刻张罗脑海中,再次的闪烁着父母身死的场面,张罗只觉得怒气冲天,身上弥漫着仇恨的神色,张罗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李弦,是拥有李弦记忆的张罗,还是如何,然而张罗却明白,李易是自己的父亲,是自己最为憧憬的父亲,林鸯和妹妹李安,都是自己最为重要的家人。

    张罗的脑海当中浮现记忆,心中如此的想到,只觉得自己愿意放弃一切,也要替父母报仇。

    张罗在脑海当中,充满着怒气,大喊系统,系统也很快的出现,只听闻一阵叮的声音,系统说道:宿主已经从度心劫中度过,任务完成,发布任务奖励,生机丹。

    张罗的脑海当中,仿佛出现了一个空间,在这不大的空间里,张罗方才的奖励,生机丹已然被存放在张罗的脑海当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