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横穿三千界 第九章 入魔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李易望着前方选择,各自分散逃命的先天高手们,眼中闪烁着讥讽,“这几人之前眼看自己家人身死,如同仙神一般,看待别人的死亡,如同看待蝼蚁身死”!

    如今在自己身死的结局,却也只是凡人而已,在无法反抗的时候,一样会恐惧、哀嚎,一样会为了活命,选择逃跑!

    李易再次使用了,那鬼魅的身法,“然而在李易自身无法察觉的情况之下,他那曾经鬼魅般的身影,如今却带着一股极为淡的血红色气息”。

    李易在这股血红色气息的加持之下,爆发出比之前更加强大的力量,而身法也从鬼魅,逐渐演变成了鬼神,不再是靠着那灵动的步法,而是变成了带着另一种威势的步法。

    “那步伐带着鬼神般的气息,仿佛前方就算是诸神重生,谪仙重临,佛陀转世,也要靠着这股气势,斩杀前方的阻碍,遇神便杀神,遇佛便屠佛”。

    在这股气势的威压之下,“前方亡命逃窜的众人,因为本就是先天高手,六识已然不再普通人之列,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这股气势,然而众人心中苦闷,平日里这六识让自己等人自豪不已,凭借这超出凡夫俗子的六识,让他们享受到了无尽的乐趣”!

    而今这超凡的六识,却让自己如此痛恨,因为在这超凡的六识灵敏感应,“只觉得遇见上古凶神在世,身体自然而然的在发出恐惧的反应,身体因为恐惧而颤抖不已,导致身体出现停顿”。

    然而就是因为这短暂的停顿,其中逃亡的一名先天高手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个人,不、虽然张着俊朗的脸庞,在这先天高手眼中,却如同上古凶兽在世,凶悍邪恶的无法述说。

    李易手中血刀再现,“那刀光如同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却让人无处可挡,那名先天高手眼中的恐惧,还未成消散,然而头颅却已经在空中坠落”。

    李易斩杀了这名先天高手,身上原本弥漫的淡淡的血色之气,如今却在逐渐的变深,在李易每斩杀一名先天高手,身上的血气便愈加浓郁。

    而在这股血色之气的加持之下,李易也变得愈加强大,此消彼长对面的先天高手,也逐渐的变少。

    耶律昭望着因斩杀数名先天高手的李易,口中弥漫着苦涩的味道,心中想道:“今日怕是要全军覆没了,只是不甘,辽国为此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而陛下如此信任自己,让自己带领尸傀骑兵,如今尸傀被李易阵法所破,全军覆没”。

    只是想到李易因发动阵法,已经是筋疲力尽,想到即将得到冒顿遗物,即使尸傀全军覆没,也可以接受,然而如今望着前方肆意杀戮的李易,只觉得心如刀割。

    “此刻李易因妻子和女儿的死,早已经绝望不已,只留下复仇的怒火,只想屠杀眼前的一切,只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勉强保持着脑海中最后的清明”。

    “然而李易在这短短一夜之间,先是击退了几次辽军的进攻,随后因为小镇居民,选择孤身冲入百名辽军骑兵当中,却发现了辽军的隐秘,原来这辽军不怕刀剑加上,就算被砍断头颅,也在顷刻之间恢复,原来是上古魔物,尸傀,导致心神动荡”。

    “随后以孤身一人对抗这百名尸傀,为了人族众生,选择强行开启阵法,诛杀百名尸傀,但却也筋疲力尽”。

    还不等待李易高兴,“却看见自己的妻子,被敌人所伤,强行发动潜力,带妻子逃进住宅当中,不想女儿不想连累自己,选择自杀,妻子目睹女儿自杀,心神激荡而死,李易则为了复仇,选择了背叛当初自己的誓言,拿起了血刀”。

    “一系列打击之下,又因血刀吸收众多先天高手的血液,而将血液循环变为血气,反馈到李易体内,帮助李易还能有力量复仇,然而也因此导致李易,那脑海当中最后的清明,皆被血气所覆盖,成为了这血刀的傀儡”。

    此刻成为血刀傀儡的李易,则不再像一开始一般,全力复仇击杀敌人,而是变成了另一种方式。

    转换成了猫捉老鼠般的方式,李易望着敌人前方逃窜的敌人,脸上闪烁着嘲讽的笑容,明明可以快速追上击杀敌人,却选择了慢慢的跟随,仿佛变得筋疲力尽,没有余力再进行追杀。

    李易望着前方的敌人,因为自己刻意放慢脚步,而脸上闪烁着惊讶、激动、庆幸等等神色的敌人,嘴角间带着一抹冷笑。

    顷刻之间,李易的身影再次在原地消失,那鬼神般的身影,再次如同猛虎出山般到气势,冲到了那脸上,还未曾消失激动神色的敌人之前,再次刀光一闪。

    那敌人的生前最后一抹记忆,便是满天的繁星,以及眼前的煞神,还有那一闪过过的刀光,那刀光仿佛是平身所见,最美的事物一般。

    在那刀光面前,丝毫引不起一丝抵抗的心理,只觉得眼前的人,就好像是自己的主人,愿意为他献出一切,哪怕被这眼前的刀光,所制裁,所斩杀,都不算什么。

    在那刀光一闪而过,这人的头颅再次短暂的漂浮在空中,而这人眼中,还并未成完全失去神色。这人只觉得仿佛好像来到了母胎时候的自己,这个世界如此温暖,如此的令人向往。

    这人口中微微蠕动念叨着“妈妈”,就在这人蠕动的嘴唇当中,中逐渐失去了生息,只剩下了无尽的空洞。

    后方的李泽望着这场景,顿时惊慌失措的尖叫道:“这是邪魔的蛊惑之术”李易你不是自称正人君子么,如今却学习这邪魔的蛊惑之术,这蛊惑之术顾名思义,乃是蛊惑人们自愿死亡的精神邪术。

    昔日冒顿以此邪术,操纵了族中精锐,做出了弑父的行径,而他的父亲则是上代匈奴单于头曼,而弑父的冒顿,也成了下一任的匈奴单于,开启了他那暴戾、壮观的一生。

    李泽望着那先天高手,“虽然尸首分离,然而那头颅的脸庞,却布满了安详的气息,在这满地的血迹,以及站在尸体前,如同上古凶兽的李易”,这安详的脸庞,愈发感觉诡异!

    李易听闻李泽的尖叫,那参杂着血红色的双瞳,回头转向望着李泽,嘴角咧出一丝讥讽的微笑,这抹微笑在李泽眼中,如同上古凶兽在对着自己龇牙咧嘴。

    李易对着李泽笑了笑,便不再关注于他,最美味,最可口的食物,留在最后慢慢享用,才是最好的享用其中滋味!

    李易再次迈动身影,向其余几人追赶,猫捉老鼠戏弄玩,一次就够了,要是玩太久,老鼠可是会逃跑呢,而且李易迫不及待的杀戮眼前的老鼠,去找真正的正主,李泽、以及最为强大,让如今的自己都感觉到威胁气息的耶律昭。

    耶律昭望着李易杀戮的身影,怒火中烧,虽然竭尽全力追赶,盼望能阻止李易的屠杀,奈何原本在之前如同猛虎出山的身法,在如今当中,比较李易这鬼神般的身影,只能看到李易轻而易举的屠杀,却丝毫接近不了李易的身影。

    “李易望着身后竭尽全力追赶的耶律昭,却丝毫阻止不了,自己在屠杀,觉得心中前所未有的舒爽,如同之前的阴郁,一扫而空,脑中只想杀、杀、杀,尽情的享受杀戮,前方无论有何阻挡,也依然逃脱不了手中的血刀屠杀”!

    孙亚望着身后追杀的李易,苦涩一笑,李易已经将除了自己的逃亡高手,皆斩于血刀之下,如今轮到自己了,虽然脑中思虑浮现,然而脚下的步伐不慢,一直快速的逃亡。

    孙亚明知继续逃亡,也只是苟延残喘,一旦逃到筋疲力尽,被李易追赶而来,依然会遭到斩杀,只想停止这逃窜的脚步,回头正面和李易一决生死,就算死亡也不会,是因为筋疲力尽被追到斩杀,也是堂堂正正的身死。

    然而孙亚脑中如此想着,却丝毫控制不了,自己那因为恐惧,遵循身体发出的警告,而亡命逃窜的脚步。

    就在孙亚即将力竭时,李易突然向前突袭,来到孙亚前面之时,孙亚也自认为必死无疑,然而在几千丈外的小镇,传来李泽的笑声。

    李泽原本因为李易发威,手臂被砍,李易却放过了自己,没立刻诛杀了自己,更加不敢动弹,深怕迎来李易这凶魔的仇视,一刀砍过来,可真的是呜呼哀哉了。

    多年的怨念,虽然导致了李易家破人亡,但李泽可不想自己,前去陪着李易一家人死亡。

    李泽望着前方,去追逐被李易吓破胆子的先天高手,心中庆幸不已,在这凶神待在自己眼前杀戮,虽然未曾前来虐杀自己,然而每次杀戮,李易都会远远的望着自己一笑。

    李泽心中恐惧不已,就是这每次杀戮,李易都不忘回头望着自己,反而让李泽心中更加惊惧,因为李泽明白,这李易是不想让自己死的那么简单,正所谓以己度人。

    李泽太明白李易此刻的想法了,因为他每次对着弱小杀戮,总是给予希望,让他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在希望最大的时候,再给予他最痛苦,致命的打击,他的哀嚎,怒骂则能让李泽,仿佛如同吸食了五石散一般,如登仙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