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横穿三千界 第四章 小镇和白莲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在张罗被系统带到度心的磨难当中,以自身化为那名李弦的少年,第一视角度过李弦的一生时,外界的小镇当中,也在进行一场大规模的调查。

    宋都头等人,各自分散到小镇各个地方,挨家挨户的探寻着这小镇,小镇除却被屠戮的居民之外,和其他小镇并未曾有何不同。

    王开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对小镇的居民的遗体,进行详细的勘察,反而走出镇外,来到了小镇上方的山腰之上。

    夜晚的小镇却极为热闹,只见小镇下方各地闪耀着火把,似乎连天上的星辰,也不能压过这火把所闪耀的光芒。

    王开详细观察着这小镇的布局,只见这小镇的布局,似乎有些奇特,奇特之处在何处,便是这小镇的布置,就如同一朵莲花般。

    这寻常小镇,又为何布置的和莲花一般呢,莫非有何未知的事物,而且这小镇布局不仅和莲花一般,在这小镇的前方五里之处,便是两座大山,而这大山之间的缝隙,直冲小镇。

    这则是风水当中极为著名的“天斩煞”也是最容易认出的,这小镇居民就算不懂风水,但人为万物之灵,先天便有趋利避害之能,但凡有让自身有危害,自然便会产生感应,警惕自身,离开此地。

    王开那清秀的脸庞,皱起了眉头,只见这场景似乎有些熟悉,然而王开可以认定自己确实并未曾目睹过此景,然而却终有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

    王开虽有些疑惑,但并不打算在这陷入牛角尖,不知王开从何处掏出一支毛笔,和一幅空白的白卷,只见那白卷竟然凭空漂浮在这空中。

    随后王开拿着,那并没有沾染墨水的毛笔,却能在空白的画卷当中所描绘,只见起笔,落笔之间,不过短短三息时间,那空白的画卷,已然布满了小镇的情景。

    虽以短短三息时间所绘,却如同将小镇拖入这画卷一般,栩栩如生,王开将小镇画进画中,只见那画卷竟凭空消失,不知被王开收入何处当中,随后王开走下山。

    在小镇住宅当中搜索的宋都头,似乎也有何发现,只见宋都头那黝黑的脸庞,愈发阴沉,宋都头转身离开这房屋之内,向另一小屋搜查的将士问道:“李铁塔有何发现”?

    只见那名为李铁铁塔的男子,身高足有六尺二寸,如同一座人肉铁塔一般高大威猛,可谓真是人如其名,这名男子的父母所取的姓名,简直就是为他所量身打造。

    这名为李铁塔的男子从屋内走出,对宋都头道:“禀告宋都头,标下发现这小镇似乎及其诡异,尤其是这最大的院子当中,最为诡异”。

    正待这名士兵继续说道,身后传来一句话,“这小镇的诡异之处便是莲花”,宋都头转向身后望去,只见原本在山腰当中的王开,已经下山重新来到小镇当中,并且还详细观察了这小镇最为豪华的院子。

    王开来到这小镇当中最大的住宅,也是最为豪华的宅子,这宅子在这小镇当中特别显眼,小镇其余居民皆为黄土茅草为屋,而这镇长所居住的,可称为宅子,此宅以青砖所造。

    这青砖要是放在一商贾,官员当中则是极为平常,而在这山中小镇当中,又为何能以青砖所用住宅?

    王开往前走到镇长院子当中,只见这镇长的宅门后,有一堵墙,此墙名为影壁,又名为萧蔷,所谓祸起萧墙,说的就是这个影壁。

    此墙的作用,则是可镇鬼魅魍魉,如若没有这影壁,大门朝开则便会有孤魂野鬼前来,一旦被孤魂野鬼进入宅中,定会招惹灾祸,然而在这山中小镇,王开仅仅目睹这宅子就已经感觉到这小镇的不同之处。

    到达这影墙面前,发现这影墙上所绘,都是莲花,一朵朵莲花,倒是极为赏心悦目,只觉得让人仿佛置身在莲花池当中,洗脱了一切的烦恼一般。

    王开站在这堵影墙面前,仔细观察了一会,双眼一眯,脸色凝重,方才不曾仔细观察。

    不想这山中小镇,当中居然有定心凝神之物,这影墙绝非凡物,这影墙上绘画的莲花,居然含有一丝佛性,这绝对出自佛门大师之手。

    随后王开又拿出那支无需沾墨的毛笔,以及那幅能漂浮在空中的白卷,试图将这蕴含了一丝佛性的莲花,绘画在这白卷当中。

    只见王开盯着,那影墙上所刻的莲花,良久也不曾下笔,随后王开深吸一口气,起笔,落笔,足足一盏茶的时间,比方才绘画小镇的时间,多了几十倍时间,才堪堪画好这莲花。

    王开看着手中画卷,虽然也栩栩如生,但和影墙上的莲花,少了一丝的佛性,只见半晌时间过去,王开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匆匆勾勒了几笔,只见那白卷上的莲花像,竟然如同活了过来。

    不再是所谓的栩栩如生,而是真的有了生命力一般,外人只要看着这幅画,便能洗清杂念,疲劳过度之人观看,便能重新恢复精气神。

    王开画好这幅画后,带着对这影壁的疑惑,往左边的前方走去,随后来到这宅子当中的庭院当中,便有了告诉宋都头的那一幕场景。

    王开回答宋都头后,只见宋都头再次动口发问时,将那白皙修长的食指,竖在嘴唇之前,做出噤声的动作,宋都头见到王开的动作,便不再询问,和名如其人的李铁塔两人,不再出声,站立在一旁,目睹王开在这庭院仔细观察。

    王开见宋都头不再开口发问,便转身继续观察这庭院,双眼转向之前来过的地方,便看见了方才昏倒,在地上的俊秀少年,神色已然恢复了平静,气息也恢复了平和,不复方才未曾服用丹药的样子。

    如若不是王开等人,恰好被这烟雾吸引而来,王开又携带着那救命丹药,只怕这少年已经气息断绝了。

    王开见这少年已经无碍,便又重新观察这院子,只见这庭院当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一方形的池塘了,在这炎热的六月,池塘中已经布满了莲花。

    而在这莲花旁边,还有几株葡萄,在这葡萄藤当中,有几根正常男子小臂般的树干,葡萄藤顺着这树干蔓延,成一个葡萄藤架。

    在那葡萄架下有一方形的石桌,石桌被四张圆形石凳包围,取天圆地方之说,其中不远处则还有一座秋千。

    在银缕光亮的月光照耀之下,显得幽静宜人,只是地上几摊黑红色的血迹,打破了这如诗如画的风景。

    在王开看来,这座住宅在这小镇当中,显得格格不入,其布置绝非出自乡下之人。

    这住宅的设计,处处透露出,这宅子的主人的不凡之处,然而如此讲究之人,又为何居住在这山中呢?

    而且明知这小镇处于天斩煞的方位,又为何不曾让居民移居,并且自身又在这天斩煞当中,铸造了这住宅,并且居住在此地,难道这住宅的主人,实质上就是这小镇的主人么?

    又为何居住在这山中小镇?是为了隐居么?又为何隐居呢?是为了躲避何事么?而且这小镇的布局为何是莲花?而这住宅的影墙上的莲花出自哪位大师?

    王开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但苦无证据,只能愈加仔细观察,盼望能得出其中一丝真相。

    王开各种思虑滋生,想到了哲宗刚驾崩,端王刚继承帝位,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尽然发生如此多的事情。

    而今辽帝耶律洪基也正在,春正月驾崩,为何辽国居然背弃合盟,派兵三万骑兵攻打我朝,而镇守边疆的将领,却是辽国奸细。

    辽骑入关后,却将骑兵分散,到处烧杀劫掠,连这小镇,已然有数十个小镇,以及村庄遭到屠戮。

    而这虽然分兵屠戮了数十万的百姓,然而分散的骑兵,十之被宋所围歼,辽国不惜暴露在宋间隙,仅仅派三万骑兵入关,屠戮这百姓又是为何?

    以数十万百姓兑换三万精锐辽骑,虽然这样说很残酷,但显而易见,以大宋十万百姓,换取辽国三万精锐铁骑,这是大宋求之不得的结果。

    而这辽国新帝是疯了么?为什么派三万辽骑做这等事?仅仅是想要得到大宋的仇恨么?还是辽帝耶律洪基驾崩,新帝为具威严,选择以攻打大宋立威?

    辽国派三万骑兵,不宣而战攻打大宋,其中这些骑兵并无后蓄供给,这是当做一次性的死士用,辽国新帝耶律延禧有如此魄力以消耗三万辽骑,做这一次性消耗品么?

    王开又想到,新帝继位一年后正月,改年号为建中靖国,同月发现大宋地域有赤色光芒冲天而起,家师耗费心血只能推算出,此赤色光芒,则位大概位于东北方向,就不能再推测出详细地址,导致新帝大怒,将皇城司尽数发送,前往东北方位勘察。

    导致了辽国集结三万骑兵,攻打大宋事先而不知的情况,如若皇城司未曾尽数离开,辽国也不能如此轻易攻入大宋东北疆域。

    同月又发现恒西南方位,则有白色之气在消散,在这即将散尽的白气之处,则发现了黑昆。

    这是上天在预示什么么?此时王开又想到,这小镇所处方方位,不就是大宋东北方位么?难道

    其中被屠戮当中的脚下小镇,却如此怪异,区区一山中小镇,却有着不应该所存在的住宅,不应该出现的佛性莲花。

    正待王开将这些思路汇聚而成时,正有思路时,出现了一生吼叫,这声吼叫将王开的思路打断,转身回头,却发现本应该服用了丹药,陷入了昏睡的少年,似乎在做着噩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