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符篆道途 第三十六章 传承不易道途艰

时间:2018-07-12作者:恭悟道

    幸福来的如此之快!刚刚平复下去的道心,又一抽一抽的泵送起来。

    这机缘就像是平局的蹴鞠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一张红牌换来一个“点鞠”,这是要“抽”的节奏啊!

    彦哲深深的吸了一口骨板时空中玄妙的气息,再缓缓的把浊气吐了出来,抽搐的道心稳定了下来。

    ……

    这传承功法——《太上无极大道自然真一五称符上剑经》(简称《五称符上剑经》)。它的《总纲》开篇讲的就是传承的由来。

    《五称符上剑经》是由一部古华夏道教,早已失传的奇书,《太上无极大道自然真一五称符上经》衍化而来。

    这本奇书记载的是符篆之道。据遗留下来的古书记载,有东南西北中五称符五道,载五方五帝姓讳名字,所配及春夏秋冬四季。谓“五行之母故曰五称符”,“上五岳、五藏、五行、五色应五星”,“下表五岳”,“中宝五藏”。

    诸修士欲求神仙,长生不老,役使万神。画此书符,可沟通宇宙本源,体悟无上道妙,凭借此道可勘破大道。画此书符,可治病治生,也可斩魔除妖,求福求财,凭借此道可护大道。

    这本奇书是直指大道的功法,然而早已流失在宇宙历史的银河中。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由这本符篆奇书衍化出来的符剑之法确保存了下来,传到了彦哲的手中。

    而这本符剑之法,隐晦深奥,难以领悟。如,华夏昆仑派的高足冷剑锋,如此天骄了得的剑仙之辈都难以参悟明白,遂而转赠于他人。

    这的确是白白便宜了彦哲。

    冷剑锋这可是送出了一个天大的机缘!

    现在两人也算是同僚,传道的恩情也只能图来日再报了。

    彦哲接着再看《总纲》关于功法的介绍。

    “欲练此功……”一看到这几个字,彦哲突然有了一种凉飕飕的感觉,涌出不太好的预感。

    当然!绝对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

    ……

    只待彦哲继续看下去。

    《固识篇》曰:欲练此功,采五岳之魄固识……

    《炼藏篇》曰:欲练此功,夺五行之精炼藏……

    《锻腑篇》曰:欲练此功,取载四季之物锻腑……

    《炼气篇》曰:欲练此功,掠五色之魂炼气……

    “还好,都是采!夺!取!掠!而不是虐自己。”

    后面居然还有《制符篇》《炼剑篇》《剑气篇》《剑意篇》。这些内容《总纲》都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其中涉及的具体功法却是没有提及了。

    彦哲望了望骨板虚空中漂浮着的“剑”字符篆,若有所思。

    再分别仔细看了看《五称符上剑经》中,各篇传承的功法。《固识篇》《炼藏篇》《锻腑篇》《炼气篇》,里面皆有这种类似的描述:

    “五岳之魄”“五行之精”“载四季之物”“五色之魂”,皆由符篆之道采之,夺之,取之,掠之。

    ……

    彦哲半眯着眼睛,眉头紧锁。

    “符篆之道?”

    “采之?夺之?取之?掠之?”

    “如何采?如何夺?如何取?如何掠?”

    “哪里采?哪里夺?哪里取?哪里掠?”

    ……

    幸福虽然来快,去的也很快。彦哲刚刚平复下去的道心,又一抽一抽的泵送起来。

    换个人来道心会不会失守?

    一张红牌换来一个“点鞠”,这是“抽”飞了的节奏啊!

    彦哲稳定住已经被抽飞的道心,迅速平静了下来。

    “三千大道遁去的一?”

    “我能得到这旷世的功法传承,就是那个‘一’。”

    “我能得到这块神秘的骨板,领悟这神奇的符篆,同样是那个‘一’。”

    “这本功法传承衍生至神秘的符经。而我最大的仰仗就是符篆之术,同样是个‘一’。”

    “也许,当我真正踏上入符篆道途的那一刻……”

    “当我的符篆由术入道,我就是那个真正的‘一’。”

    ……

    当对符篆之道有了上述这些领悟时,彦哲竟然发现撑得自己难受的真气和灵力,暴涨的修为和失衡的心境,竟然开始平衡了起来。

    这是道心进一步稳固的表现。

    ……

    彦哲看着承载着《太上无极大道自然真一五称符上剑经》的小册子。

    它像薪尽火传一样,湮灭化作飞灰,仅留下传承的火种。

    彦哲目送他慢慢的化为虚无,抬起头望了望骨板虚空中漂浮的“剑”字符篆,他似乎也在为小册子送行。

    骨板似乎对蜀山派内门入室弟子修行的《蜀山如识观》没有反应。

    ……

    费尔南德兹很郁闷,他从六级进化者掉到了五级。

    同时他又很庆幸,那个神魔一样的男人终于停手了,他侥幸的活了下来。

    他看着彦哲,有些犯迷糊

    “怎么看起来和刚才不一样呢?那个神魔一样的男人到哪里去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看起来这么平淡,这么的人畜无害。这种人太会伪装了,比我这个职业猎人还会装。他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想了很多,反应却是也不慢。

    “大人啊!我错了,我承认对您确实有非分之想”

    空气中酝酿着危险的气息

    “啊!大人,我又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

    费尔南德兹一五一十的,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将他和他背后的组织交代得干干净净。

    “这么说你不知道是谁下的任务委托?”

    “真的不知道!我们都是通过一个系统接受任务。而这个系统是发布任务的唯一渠道,而且它是单线联系的,只能他们找我们。您可以看看我手机上的app。”

    彦哲翻看了一下他的手机,又递了回去。

    “你两次而来,都是同一个人的委托?”

    不等费尔南德兹回答,他又继续说道:“如果说你今天过来是因为战力测试比赛的事情,那第一次来可就说不过去了。”

    费尔南德兹陷入回忆当中。

    他灵光一闪,说到:“哦!对了,我想起来了!第一次的委托任务很奇怪,客户要求接近您,记录您的行为和能力,观察并评估您的实力。”

    然后费尔南德兹陷入犹豫中,不知道该怎么说。

    彦哲静静的望着他。

    他看到彦哲淡淡的目光,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吞吞吐吐的说到:“还有若是能够击杀或者让您受伤也行。”

    他想了一下,略带迟疑的说到:“凭我多年的职业猎手生涯,这是第一次接到这么荒唐,也这么古怪的委托。客户似乎不知道想要什么结果,模棱两可……”

    “我知道了。”彦哲打断了他的推测,接着问道:“如果有两个以上的人同时发布委托任务呢?”

    “这按照组织的规矩是都会接的。对啊!多个客户分别委托同一个目标任务!这种可能性最大!第二次的委托任务也许是另外一个客户发布的。因为我第一次失手,任务就会重新在系统上发布,一般情况下内容是不会变的。而第二次的委托任务的内容是干掉您!让您没有参加后续赛事的机会。”

    彦哲的脸色不太好看。任谁知道自己成为别人的猎杀目标都高兴不起来。

    费尔南德兹胆战心惊的站在旁边。

    “此事到此为止,若你有什么消息可以告诉我。”

    “大人!这是必须的!”

    “关于你炉子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彻底解决隐患,但不能保证绝对不会出问题。但我可以保证,如果顺利的话,隐患解决后,你的炉子近期所获的玄妙其定会化为乌有,而你的修为和战力很可能会衰退。”

    “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费尔南德兹的内心是纠结的,他在想:

    解决隐患失败会成为废人。解决隐患成功会成为衰人。

    如果一定要解决隐患,自己岂不是成了傻人。

    他很挣扎。他舍不得到手的玄妙力量。

    看着这眼前迷一样,神魔一样的男人,他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受益终身的决定——追随于眼前这个神魔般的男人。

    千万年以后,费尔南德兹坐在位面的王座上,思考和回忆人生的时候。他总会喃喃的说道:“出来混,得跟对人,千万不能站错队呀!”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