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符篆道途 第三十二章 消除疑惑赠书画

时间:2018-07-12作者:恭悟道

    随着彦哲揭开壶盖的动作,整个会客厅,满室生香,云雾缭绕,道韵弥漫,堪比刚才的仙境更上了一层。

    众人又从人间返回天堂,从凡间回到仙境。有种被打落凡间的仙人,化凡重新悟道成仙,修为境界更进一步的大喜悦。

    华夏的老者和年轻人,近乎同时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向彦哲行了一个道揖礼。

    彦哲不敢托大,在这两人站起的同时,也站了起来,微微一侧身子,立即还了一礼。

    “此茶名由何来?”这是华夏年轻人说的第一句话。

    华夏老者,在旁边轻轻地点了点头。似乎非常满意他向彦哲提出的问题,他自己似乎对这个问题也非常感兴趣。

    两人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这个一身道韵的海外华夏游子。

    “此茶名为‘风景云德道韵香’。取风与云的道韵,映满室生香的风景,承载云可大可小,可聚可散,能隐能显,能屈能伸之德。再取我华夏‘景德镇’瓷器之名,‘景德’二字,和成此茶,共品之。诸位莫再客气,请。”

    华夏老者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室生香的屡屡茶韵随着他这一吸进入了口中,脸上露出了享受的神情。然后,老者背后,出现一只白虎虚影,这只白虎微微的张开了虎嘴,轻轻地一吸。最后白虎虚影一闪而逝,茶壶中连带着茶水和茶叶少了三分之一。

    华夏年轻人迫不及待的伸出右手,母指,食指,中指,三指齐用,并成剑指,轻轻的朝着茶壶一点,虚空升起了一道让人肌肤生寒的锋锐剑意,这道剑意轻轻一卷,满室生香的丝丝道韵,连带着茶壶中的茶水和茶叶,又少了三分之一。

    彦哲待两位客人先动完口,又动完手后,拿起景德镇的精品瓷器,往面前的瓷杯里到了一杯,缓缓的端了起来。先是闻香,再是品茗。

    会客厅又是一阵沉默。

    三人各自吐出一口气,似乎在叹息转瞬即逝的韵味。

    会客厅的氛围又开始酝酿了起来。

    “呵呵!确实好茶!‘风景云德道韵香’这名字好!茶更好!被派驻米利坚国这些个年,有好久没这么畅快了。这茶香先前似有似无,感觉似那缥缈的道途。尔后仙雾缭绕,感觉似踏上了道途。突然之间,谪仙又跌落凡尘,感觉与道途无缘,失落无比。最后又化凡悟道,更上一层楼,感觉好像……在缥缈的道途又多迈出了几步,这真是……”

    “嗯……”华夏老者咳了一下。粗暴的打断了华夏年轻人的品茗感悟。

    这位华夏的年轻人恍然大悟般的说到:“诶诶,罪过!罪过!我还真是糊涂,居然忘记做个介绍了。”心里却是腹诽不已:“你这老头都快结金丹了,还会有咳嗽的毛病,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我……”

    心里想着,嘴上却是不慢。不知道这是不是口是心非。

    他指着身边站着的华夏老者说道:“这位便是华夏神异总局海外执行部,特别行动队,一队的队长。他也是蜀川蜀山派高足。他就是鼎鼎大名的……”他好像突然忘记,或许根本就不太清楚老者名字了,神色有些尴尬:“诶……号称‘流氓虎’……”

    这话还没说完,华夏老者转过身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咳了一声。

    “这位……虎爷,我们都尊敬的叫他老人家‘虎爷’”,年轻人的反应就是快。

    旁边站着的虎爷,抬起下巴,点了点头,好像在说:“算你小子实像。”

    年轻人接着说到:“我是华夏神异总局海外执行部,特别行动队,一队的副队长,我叫冷剑锋,不是‘冷箭’是‘冷剑’。”接着又傲然的说道:“我是来自昆仑派西宗九别峰的真传弟子!”

    几句话说完,又停了下来。

    旁边的华夏老者,似乎有些不太满意,又瞪了他一眼。冷剑锋心中腹诽不已:“真是好人都由你做,坏人都由我来当!哎!谁叫你是正的,我是副的呢。”

    他又接着说:“也不瞒您说,我们过来拜访小朋友额,小道友是因为上峰交代了一件事情,责任所在,不敢怠慢啊!也是不得不来呀!异能者家族战力测试比赛上,那个迅速崛起的家族,叫什么?对了!沃斯家族。我们怀疑不,我们充分的相信,华夏五行宗的《五行要义》应该是落到了他们手上了,这件事情和你可有关系啊!”

    说完整个人像一把出鞘的大宝剑,一道道惊人的剑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向着彦哲压了过去。

    彦哲心中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事,这是错怪了贞德和米雪她们。”看着一道道惊人的剑气,他仿佛吓傻了,无动于衷。

    其实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些剑意没有杀意,剑气也没有杀气,即使打在身上,对他来说也没有多大影响。看起来声势浩大,其实华而不实。再看冷剑锋,面皮绷得发紧,这是演得有点过吧!

    呵呵,这个世道人人都是演员啊!

    彦哲面露惊讶,委屈,不堪,愤怒,堪称奥斯卡影帝。

    嘴里跟着叫嚷了起来:“五行宗?五行要义?莫须有的事情,可不能乱扣在我头上啊。”

    “剑锋,怎的如此鲁莽啊!怎么不听听小道友解释解释呀?”虎爷话一说完,背后闪过白虎虚影,微微张开嘴巴一吸,所有剑意化作乌有。

    彦哲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精彩的表演。

    虎爷背后的白虎虚影一闪而逝。他双手背在后面,一股奇怪的道韵散发了出来。冷剑锋这把大宝剑又被重新的压回了鞘中。

    彦哲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两位华夏的来客。冷剑峰就像一把锋利的剑,应该是一名剑修。虎爷身后的白虎神通颇为精妙不凡,应该是一名法修。华夏的修士果然不凡,让他大开眼界。

    不过虎爷身上散发出的这股道韵究竟是什么呢?竟然这么有气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华夏修士特有的官韵?

    冷剑锋绷着脸,身体站的笔直,像一把插入剑鞘的大宝剑。心中想的却是:“老家伙,枉我演的这么卖力,刚才让你咳了几声,还不至于让我穿小鞋吧?海外挂职,辛苦了这么多年,《个人工作业绩自我评价总结暨述职报告》还在你手里啊!你还要拿捏到什么时候啊!”

    彦哲略为思索了一下,朝虎爷拱了拱手,又看了一眼冷剑锋,说道:“两位可真是冤枉我了。我所帮助的朋友,她叫贞德,是法尔家族的人,同样也是神异局的人。她所在的家族与你们所说的沃斯家族是竞争关系。我如果把你们所说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五行要义》,拿给他们,岂不是愚蠢的资敌行为?”

    “就是。我就说,这位小道友怎么可能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剑锋啊!你还是太年轻啦!考虑事情,还有欠妥当,还缺乏经验,还要加强思考和学习啊!”

    “嗯!虎爷教训的是”。心里想的是:“得了!好人都让你做啦!好处可得人人都有啊!”

    会客厅的紧张氛围又缓和了下来。

    虎爷朝冷剑锋比了比眼睛。

    后者立马会意,“道友是叫彦哲吧!这战力测试比赛上,可真是风光啊!大长我华夏修士的颜面。虎爷对你可是赞赏有加。特别是最后那一下虎啸龙吟,可正当是震到我们心头上了。那真龙!那神虎!当真是俊啊!”说完,眨巴眨巴着眼睛,望着彦哲,好似在等他接话。

    也许彦哲智商情商本来就高,也许是跟这两人呆久了,脑袋瓜子就会变得非常灵光。

    彦哲立马接道:“哦,那真龙道韵出自一副名叫《游龙山谦藏》的画。”

    “啊!什么?那些画居然是真的?难道不是赝品?!这前前后后出过几副了。大家都以为莫不是哪个前辈大能开的玩笑,这回去还真得好好验证验证。”

    “千真万确。”彦哲信誓旦旦的说到:“至于你们看到的神虎,华夏不是有几本专门记载神物的书籍《山海经》和《拾遗记》吗?我有感于这两本书所提及的虎兽形象,取两者描述中玄妙的地方,杜撰创作绘制而成,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彦哲跟这两位半真半假的胡扯道。《游龙山谦藏》是真,这杜撰的神虎是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皆为道。

    “难道小友还精通书画之道?”两位客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不敢不敢,书画之道不敢说。随便写写,胡乱画画,书画之道可谈不上,小道而已。”

    “道友谦虚了。今天先煮茶论道。若再能一观道友书画之道,岂不妙哉?”说着,冷剑锋不知道从哪里扯出了笔墨纸砚来。

    “这个是?”

    “嘿嘿,这个是玄空戒。昆仑派核心弟子以上级别的才有!先别忙说这个,道友请!”冷剑锋似乎很期待。

    “我看这笔墨纸砚,皆为不凡之物啊。”

    “那当然!这些件文房四宝,皆是出自我辈修士之手。岂是市面上那些凡物可比拟?道友请!这些可容稍后再论。”冷剑锋似乎急不可耐。

    彦哲略微思索,意识海符篆一闪,迷雾喷薄而出,一丝不剩的注入到砚中,风缠绕着墨,在砚中打着圈儿

    风云研磨出来的墨,整一个玄妙了得。两位客人看的眼眸中异彩连连。

    彦哲稳稳的执起了笔。低头看了看笔,这笔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成,笔杆光而不滑,亮眼而不打眼,上面篆刻了玄妙的图案。笔头不知道是用什么物种的毛发制作而成,笔整个看起来充满灵气。光这笔怕就是一件珍贵的宝物。

    再看这纸绢的柔韧度,平整度,色泽度,粗糙度,怕也是来之不易。好笔,好纸,好环境!让人忍不住生出一股勃勃兴致的创作热情。

    彦哲深吸一口气,先写了几个字:龙吟九天。

    “好字!”引来两位客人由衷的赞叹。

    这两位眼中又更加热切起来。

    在他们越来越热切的眼神中,一只神龙隐现,翱翔于九天之上。其目光睚眦万物,张牙舞爪,腾挪于苍天,看似还想凌驾于九天之上。

    “妙!妙!妙!妙!实在是妙!”冷剑锋连续说了五个“妙”。看着这幅《龙吟九天》图,体会到那大自在的道韵,宗门秘传的剑意居然灵动了几分,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他双手死死的抱住这幅图

    彦哲看着他的样子有些莞尔,说到:“笔墨纸砚皆为你出,此书画就赠与你。”

    冷剑锋,面露狂喜之色,双手抱得更紧了。面上的狂喜又转为痴迷之色。

    虎爷连续咳了好几声,冷剑锋才清醒过来。“呵!让诸位见笑,见笑。”这时才发现虎爷用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望着自己。

    “哎呀,糟糕!他刚才是咳了几声?!刚才这幅画居然震动了我的道心,心境竟然失守了!怎能在上峰面前露出如此窘态,须得及时补救。这虎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啊?怎么看了这幅书画之后,仿佛对其他的都不感兴趣了,脑袋都不太灵光了。这是为人,为事之大忌呀!”

    “虎爷这种眼神像是凝视中带着审视,审视中带着期盼,期盼中带着默许,默许中带着热切,热切中带着熟悉,熟悉中带着”

    “哦!我明白了。”

    “哎呀,彦哲道友你看!您在赛场上英姿飒爽,风流倜傥。特别是最后那一下,虎啸龙吟!上震九天!下镇九幽!如今,有笔有墨,有纸有砚。不如再来一幅神虎图?”说着又从那个叫玄空戒的玩意儿里面,摸出了一张纸绢来,给彦哲铺在了茶几上。

    虎爷对着剑锋露出孺子可教的赞许眼神。

    冷剑锋心中微微一动:“好处大家都拿了。笔墨纸砚是我出的,可是我一个人出的呀!得到这些宝贝的代价可不小哇!《个人工作业绩自我评价总结暨述职报告》总该过了吧!”

    同样的笔墨纸砚,同样的执笔之人。

    先是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虎啸九幽。

    接着,一只插翅神虎跃于纸上。凌厉的眼神,低头望着九幽,那里的生物无不瑟瑟发抖

    “字好!画更好!好!好!好!”虎爷一共喊了五个“好”。

    相对剑锋来说,虎爷可就比较矜持了。所谓姜还是老的辣。他只是站在画边,一副对书画品头论足的样子。虽然爱不释手,眼中也藏有热切的希望,道行却又明显高于冷剑锋太多了。

    “此书画,借剑锋兄的笔墨纸砚,权当是借花献佛,就赠于虎爷啦。”

    书好!画好!话说得妙!人也做得妙啊!

    “唉!”

    “这怎么可以?!”

    “可以吗?!”

    “不好吧?”

    “好吧?”

    “好吧。”

    “好啊!”

    “好!”

    在冷剑锋的劝说下,在半推半就下,事就成啦。

    茶这么一喝,书画再这么一赠。会客厅的氛围变得空前的欢快愉悦起来。有些事,有些话也变得自然起来。

    “道友出自哪个家族?可有门派?可想来神异局任职啊?”虎爷用满意的目光看着彦哲,像是在看一块瑰宝。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