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符篆道途 第三十章 风云变化三足鼎

时间:2018-07-12作者:恭悟道

    悬在彦哲胸前的骨板轻轻的颤动着。他整个人周围充满了隐晦,难以察觉的波纹。就像不可见光一样,人们虽然看不到它,但它依然存在。

    骨板的异常,没有人能够发现,包括高高在上的布泽尔。

    裁判席上,各大家族的半步探索者们,收回了各自的神通。他们一致得出了结论,彦哲还没有踏入进化者,法尔家族参赛的贞德小组没有违规。

    接着,开始继续辩论关于战力测试成绩的事宜,裁判席上的争吵开始继续。

    “我就不明白了,法尔家族,自己的人都没有提出什么异议,甚至连人都没来,你们在这里为他们争什么呀?”

    “是啊,艾薇儿说的很对。你们这样做岂不是让自己家族的年轻人寒心。

    “不要扯远了,我们就事论事,让事实说话。我们既是见证者,也是公正者,不秉持公正,小部门才会寒心。刚才,代表法尔家族的那一击,最后那一击是肯定有效的。”

    “我们的意见是法尔家族,最后一击的测试成绩是无效的。”

    “阿尔法老伙计你来了吗”布泽尔在高处凝视着。“还是没来啊!”

    正在激烈争吵的大能们,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抬头望了望天空。

    这时会场上空,闪过两道赤色流光。径直的落在了裁判区,化作一个红袍老者和一个紫袍妇人。

    红袍老者,满脸络腮胡,国字脸,从额头上一丝丝的皱纹看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他站在那里,气场非常强大,给人第一感觉就是不太好说话,还有一个感觉就是霸道。他刚落下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谁敢说我们法尔家族的成绩无效啊?来!来!我们去战几个回合。”

    这一下可就点燃了火药桶。沃斯家族的妖艳女强者,艾薇儿牙齿狠狠一咬,立即回应:“想动手不成,怕你?”

    裁判席上的气氛,一时变得非常紧张。

    着紫袍的妇人,她面容雍容,但性格要随和的多。她对着旁边的红袍老者,略带责怪的语气说道:“好啦!龙格尔,您先少说两句吧!这位沃斯家族的妹妹,请您先稍安勿躁,容姐姐说两句。”

    她的声音不缓不慢,不盛气凌人,很容易被人接受。紧张的氛围缓和了许多。

    “目前大家争论的核心,是我们家族贞德这组的战力测试成绩。我们刚才在来的时候,隐约听到了。可以给老身讲解讲解,这其中可有什么误会?”

    大家三言两语把事情又叙述了一番。

    紫袍妇人与红袍老者对望了一眼,都有一些惊讶。他们是为贞德觉醒的真灵而来。这两人都是坐镇法尔家族的强者。这些年法尔家族,由于那个试验出了问题,家族年轻一代不济,青黄不接。而家族战力最强的阿尔法长老,又因为试验出了问题,导致心境近乎崩塌,精神处于失常状态,被囚禁于家族秘境。他们已经很少露面,但是听说贞德的事情以后,冒着极大的风险,立马赶了过来。

    却未想到的是,刚一过来就听到,各大家族派驻的半步探索境的强者们,为了贞德邀请的外援,一个年轻的华夏修士而起了争执。还真是贞德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位神秘的华夏修士?

    众人几句话把测试仪器上显示的内容,给两位刚来的强者简要描述了一下。裁判席上又是一阵沉默。

    法尔家族的半步探索境强者,那位面容雍容的紫袍妇人应该是两人中的话事人,仔细的想了想,接着说道:“这样吧!我们把两组的战力测试仪器上,显示内容相同的部分取个交集,990,算个平”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巨大的人影,就突兀地出现在赛场的虚空中。这个巨人虚影,脚踏着赛场,头顶着虚空,生出让众人膜拜的情绪。

    场内场外了。“探索境强者!这绝对是探索境!又来了一位探索境大能!”

    法尔家族所有参加比赛的年轻人,进化者精英们,包括两个刚来的半步探索境强者,脸上一阵狂喜。一直遨游太空的,家族探索境先驱竟然回归了,他可是进入探索境多年的老祖。

    高高在上的布泽尔不敢托大,在比赛场地上现出了真身,先行了个礼,向走在道途前面的先驱致敬。

    全场众人这才惊醒了过来。除了某人外,都全部站了起来,纷纷按照各自古老的礼仪向强者致敬。

    那个巨大的人影朝着布泽尔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参赛选手休息区的贞德一眼。这一瞥正好看到了还靠在椅子上睡觉的彦哲,目光在彦哲身上停留了好久,露出了一丝诧异。

    “竟然看不清楚!而且稍不注意的话,这个华夏修士很容易被人忽略。他身上似有一股迷雾笼罩,看不大清楚。难道是华夏最神秘的法体双修的古代炼气士”

    接着,巨大的声音在赛场上响起:“此局当为贞德组位列第一,威里奥安组位列第二,因为我一直在关注着。”

    沃期家族的半步女强者,艾薇儿憋得脸上通红,立即就想抗辩。那个站在他旁边的男性强者,阿泰斯特用手轻轻的碰了她一下,打断了她的质疑和抗辩。

    裁判席上其他强者,看到两位沃斯家族的强者,被强大的气势所压迫,近乎说不出话来,露出了嘲讽的眼神。但换个位置,他们中又有几个做得到?

    突然,沃斯家族两人憋屈的脸色又露出了狂喜,像是便秘后,突然又通畅的感觉。

    又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落了下来。这是沃斯家族,那个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刚晋升不久的那位探索境大能,他竟然也来了!

    艾薇尔又想说话,又被阿泰斯特打断了。“好了!艾薇尔,不要说话。一切由家族长辈做主。”

    场内场外,又是一阵行礼和问候。

    这仅是异能者家族,一年一度小辈参与的常规赛,虽然是奥术比赛,简称“奥赛”,但还不至于引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探索境大能吧!?而且一来就是三位!空前绝后了吧!

    在大家翘首以盼,看着赛场上三足鼎立的大能们,展开无限遐想的时候,也许是无限“瞎想”的时候,三位大能都消失不见了!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比赛先是被暂停,接着又宣布中断了。战力测试的比赛结果延后宣布,后续赛事的时间待定安排。

    看台上那个华夏老者,皱着眉头。“他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各自回到度假别墅,静待后续事宜的通知。但没有一位离开。大家都翘首期盼后续的赛事。

    在地球大气层很高很高的地方,远离地面快接近65个迪克牛仔的三万英尺的距离。这是无限接近外太空的地方。

    这里也叫磁力层。它是地球大气层的最外层,是大气层向星际空间过渡的区域,外面没有什么明显边界,这里空气极其稀薄。这里是人类,探索浩瀚宇宙的。

    三位人类的先驱者,站在这里的虚空中。从这里可以看到最底下一层的云,雨,雪,雹等自然天气现象。也可以看到美丽神秘的电磁极光现象。

    这里景色很美好。但这里充斥着,致命的,诡异的宇宙能量。除了先驱者们,其他人可无福消受。

    三位强者大能开始了实质性的会晤。

    布泽尔在本次奥术比赛之前,才刚踏入探索境。他虚空中迈出一步,首先给两位先驱者行了一个礼仪,执平辈礼。

    两位先驱者先后回礼。然后开始论道。

    其中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先驱请!”

    “我的道,走火“燃”的极致,世间万物,无物不可燃。燃尽万物为我的道”。说完,身后一片异象。那是一片火海,整个宇宙虚空都在燃烧

    “我的道,悟“尘埃落定”之妙。尘埃虽小,飘浮宇宙,但终要落到地面。然而宇宙浩瀚,也许无地可落,尘埃也可化地而落。”说完,身后出现宇宙尘埃汇聚,演化星球成形的异象。

    “我的道,走水之“纯净”。洗荡有害之物,不容半点杂质。可洗人,可洗物,宇宙万物皆可洗。洗净后,皆为我所用。”说完,身后出现异象。一道“天河”,向浩瀚的宇宙洗荡而去。

    彦哲被贞德领着,昏昏欲睡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贞德刚把彦哲送回别墅,就被家族刚到不久的两位半步探索境强者叫走了。走之前,用略带担忧的眼神望着虚弱的彦哲。

    “去吧!你已经进入家族高层视野,对你来说不是坏事。别担心我,只是有些脱力,睡一会就好了。”

    贞德暂时离开,彦哲也进入了深度睡眠。

    尽管是中午,别墅区也非常的逸境。

    黑夜开始慢慢的降临了。

    费尔南德兹的内心是纠结的。他又从组织内部的工作群里,抢到了一个任务,他甚至连内容都没有看清楚。他手上的动作很麻利,抢得很快,哈哈!又抢到了。而当他认真查看委托任务的内容时,感觉就像抢到微信群里的一个红包,兴高采烈的点开来一看!只有恶心的001元!!

    费尔南德兹真的好想把自己的手给剁掉,心情像是刚刚吞了一只,刚从自己屁股上吸饱了一肚子血的蚊子那么的难受。虽然他是血魔后裔,那血也是他自己的,想想还是难受啊!

    一想起那个华夏人,一想起虚空中那个宏大而苍茫的巨大手掌印。他真想再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他压制住心中那一丝没有缘由的恐惧。

    暗夜的宠儿,从阴影的怀抱中现出了身影。他看着正在休息中的彦哲,眼中闪出一丝挣扎

    当费尔南德兹潜入阴影,靠近他所住别墅的一个范围内,彦哲就已经察觉到了他,两只眼睛微微的掀开一道缝,像是猎人静静地等待着猎物。

    这时彦哲住所的门铃响了起来。当猎物正处于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费尔南德兹这时有两种选择。

    第一种,选择a。立即出手,一击必杀,隐遁千里之外。因为作为职业猎人,他清楚的知道,猎物在这种状态,是猎人最好的出手时机。猎物如果被杀气惊醒,会做困兽之斗。若猎物处于似醒非醒的状态,猎人往往功成身退。

    第二种,选择b。及时的收手,隐遁潜伏,再寻机会。他凭借自己多年猎手经验,和异常敏锐的直觉,做出了漫长生命中,一次最佳的抉择。

    费尔南德兹最终选择了答案,b。

    彦哲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诡异微笑。若是费尔南德斯还没来得及离开,这一笑,怕是要笑出他三魂六魄中三生三世的凉凉。

    来访的人,是一个华夏的老者,和一个年轻人。

    彦哲打开门。望着两个陌生而熟悉的面孔。陌生是因为不认识,而且从来都没见过。熟悉是因为他们都是华夏人面孔,可都是华夏老乡啊。正所谓,异国他乡见老乡,两个眼眸泪汪汪。啊!

    彦哲热情的把他们引进门来。

    华夏老者面容刚毅,面带严肃,不苟言笑。他身穿一件笔挺的华夏传统正装,端是威严无比,气度不凡。

    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小子!你是哪一家出来的弟子?在海外也忒不老实!跑出来乱晃悠什么?你家里长辈知道吗?”

    接着第二句就是:“一个华夏的修士,拿着祖宗的传承,帮一群老外提升实力,你觉得合适吗?”

    彦哲却是被震住了。帮助贞德与米雪的事情这么隐秘,竟然会这么快被发现了,难道是她们背叛了我?顿时心中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而且这股怒火有越烧越旺之势。

    按照彦哲的脾性,他很少发火。

    他按耐住心中的怒火,更多的是疑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看着这两位来自华夏的老乡。来得是气势汹汹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