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符篆道途 第二十九章 鬼魅伎俩可奈何

时间:2018-07-12作者:恭悟道

    场外的观众席。场内的工作人员等候区,裁判席,选手休息区一片寂静,似乎都做好了观看彦哲下一击的精彩表现,大家正拭目以待。

    大大小小的博彩公司观察员们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还来呀!受不了!这个华夏修士当时的赔率是怎么开的,没有注意啊!必须得马上查查,这个人是从那里冒出来的。法尔家族什么时候请的外援

    在大家拭目以待和屏住呼吸等待的时候,只见彦哲抖了抖宽大的袖子,把两只手背在后面,慢悠慢悠的迈着四方步,往场外走去。

    观众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股意犹未尽的感觉,有些难受,像是大片看到一半,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居然停电了。这怎么可以呢?场内,场外响起了各种议论声。

    “咦,这是不打了?”

    “为什么不打了?继续啊!”

    “是啊,刚才那一下,就仅仅是吼了一声,还没有打到仪器上呢,不算的,可以再来一下!”

    “仪器上的显示的是什么啊?设备出错了!该选手遭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我们强烈要求再给他一次机会,再打一次!”

    “刚才最后这一下,是没打!还是没打呀?还是没打到啊!?”

    显然,全场的人员都显得意犹未尽。

    除了少数人,有谁会料到这匹黑马?大家查到了彦哲的赔率。买一赔一千。庄家还真敢开呢。但是有人买吗?

    嘿!还真的有人买

    为什么气势宏大远古的龙虎真意,只是吼了一下就散了,根本连仪器都没有打到。一方面,彦哲自己很犹豫,并不想在大庭观众下,暴露自己太多的秘密。而最主要的方面是他真的控制不住了。

    刚才这一下,确实震惊的众人。但只有彦哲自己清楚,龙虎真意同时浮现的时候,他的精神一阵恍惚,身体虚弱的发抖,像是被掏空了的感觉。这是人的精气神,修行者的真力、灵力消耗过度的情况。过度消耗可能还会伤及本源,得不偿失,自己还是托大了。万幸的是最后这一下收住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意识海里“风”“云”两个符篆,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像是急需休息一下了。

    彦哲也没有看测试仪器,在他眼里这一击应该是失败了。他咬着牙,面无表情。忍着自己意识和身体的双重虚弱,迈着步子,一步一步,慢慢的回到了参赛选手休息区。

    在观众的眼里,他这种做派看起来是那么的淡然,仿佛打出这个成绩,仅仅是随手拈来而已。

    场外场内响起了掌声,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这是对强者的赞同和认可。

    彦哲什么都听不到了,耳朵发出嗡嗡的声音。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休息区的。休息区的参赛选手们,有人站起来向他点头示意,这是作为对强者的尊重。

    彦哲的眼皮都快撑不起来了,眼睛微微的半眯着,眼神都有些恍惚,向那些站起来向他点头示意的人,随意挥了挥手。然而那些向他点头示意的参赛者们,没有人觉得这是傲慢,这才是强者理所应当的姿态。

    其实,彦哲的性格一向随和,讲究礼尚往来。对强者,对弱者,对普通人都是一视同仁。

    他几乎凭着记忆回到了贞德的身边,静静的坐了下来,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睡着了。

    刚才的最后一击,确实超出了他现在的掌控能力。带有道韵的龙虎真意,还不是目前的他,可以随意驾驭的。这就是“小马拉大车。小孩使大锤”,真的是憋屈无比。

    现在,他靠在椅背上的确是在睡觉。然而,在别人眼里却显得那么高深莫测。似乎对战力测试的比赛成绩,甚至整个奥术比赛都不屑一顾,毫不在意。

    然而其他人都非常在意。

    大家把目光都望向了裁判席。大家把彦哲最后一击的测试结果,交给了裁判席上的比赛见证者们——各大家族派驻的半步探索境强者们。

    裁判席上,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争吵双方来自于沃斯家族和其他各大家族的强者们。

    “你凭什么说,他最后一次测试的成绩无效?”

    “因为他根本没有击中测试仪器。”

    “无稽之谈,根本不需要击中测试仪器,就能正常测试出参赛者的战力水平,至少超凡者的战力能够精确的测出来。”

    “那你解释一下仪器上显示的内容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战力超越了990的一击”

    “我们家族的参赛者,威里奥安同样也打出了超越990的一击,凭什么要屈居华夏修士后面。”

    “990与990err是一样吗?你解释一下啊!”。

    “在我看来,就是测试仪器出差错了,有什么好解释的?”

    “家族提供的仪器不敢说是最好的,但至少在非官方供货渠道中,在超凡者专用的仪器中是最好的。当面诋毁艾斯家族的荣耀,你是想挑起事端吗?”

    “我们仅仅就事论事罢了,没有诋毁任何家族的意思!”

    “这个测试仪器是由地球神异联盟下属的设备供应商提供的,你想说地球神异联盟在操纵比赛吗?”

    “这位阁下,就事论事,这话可是你说,可别把帽子带着我们沃斯家族头上。”

    沃斯家族两位强者都站出来了,为自己家族的人代言说话。其他家族为打压这个崛起中的沃斯家族,自觉地联合了起来,帮起法尔家族的贞德和彦哲说起了话。这时大家才发现,法尔家族竟然没有派遣一个半步探索境的强者,参与见证比赛。

    观众席上,还是那名大型博彩公司派驻的观察者。他是一位老者,他的名字叫索罗斯,在整个业内都颇有名气。他同样很在意比赛的结果,但他还没有影响裁判席的能力。在他眼中,任何比赛的选手和队伍厉害也罢,不厉害也罢,只要在自己的认知范围,他有很多手段达到盈利的目的。

    他作为一个专业的观察者和操盘手,凭借敏锐的执业嗅觉,依靠宽广的信息渠道和资源,他总会成为笑到最后的人。但现在,他的感觉很不好。他最怕的就是出现变数,出现超过自己掌控的事物。而那个华夏修士,完全超出了他的预计,完全不在掌控之中。

    就在刚才,他接的那个电话,里面的人很愤怒。索罗斯感觉如果不采取手段的话,他将来的日子必定会非常的难过。于是,他做出了一个抱恨终身的决定,发誓要把跑偏的人,纠正过来,让事情回到预定的轨迹上。他拿出了一个不常用的电话,发布了一个任务委托。

    裁判席上,激烈的争吵还在继续。

    “这是作弊,我抗议!那个法尔家族的小辈,邀请了一位进化者作为外援,参加了超凡者级别的比赛,这是不公平的,华夏修士的成绩应该被取消。”

    “照你这么说,你们家族的威里奥安也是进化者了,成绩应该被取消,我个人建议将他驱除整个比赛。”

    “好了,他是不是进化者,你们各自用手段看看不就行了,别扯太远了,现在讨论的是测试成绩问题。”

    这句话说完,吵闹的裁判席,居然安静了下来。这话的前半句大家都听进去了,后半句自动的略过。

    在进化者漫长的生命道途中,大家很难遇到有共鸣,且达成一致的观点,而且这件事情又这么有趣。

    偷窥,源自于偷看他人**。偷窥是一种原罪,但又非罪大恶极。可能仅仅算是道德上的恶。这种游走在罪恶和道德边缘的作恶,往往都有一种趣味,那就是恶趣味。偷窥的恶趣味在凡人里很常见。但修士大多也是由凡人修炼起来的,这些癖好,这种植根人灵魂的恶趣味也就在修士的血脉中传承了下来。

    但在修士手中,各种偷窥的手段就更加的诡异,更加的的匪夷所思了,而且这种癖好和恶趣味,往往还会传染,从裁判席上,传染到了观众席。

    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都用了出来

    “让我用千里眼,照亮你的美妙秘密。”看台上不知道来自哪里的修行者,从眼中射出两道光。

    来自非洲酋长联合国家,一位黑皮肤的长袍老者。嘴里念出了一段神秘而古拙的音节,虚空中遥遥传来一股力量。他的两只耳朵动了一下。“让我用顺风耳,聆听你内心的隐秘。”

    “鹰的眼睛、狼的耳朵、狗的鼻子、蛇的舌头——秘法!通感!”一位脸上涂得色彩斑斓的老妪,低吼道。

    那个博彩公司派驻的观察者,索罗斯拿出一个奇异的透明水晶,嘴里念念有词,突然水晶变得浑浊不堪,接着里面居然倒映出彦哲的影像。他对着水晶在那里喃喃的低声询问着什么,像是谁的灵魂被囚禁在水晶里一样,任由他拷问。

    一名身穿大红袍,做僧人打扮的人士。他嘴里先是念动着抑扬顿挫的偈语:“最胜意者,谓缘藏识为境之识,恒与我痴、我见、我慢、我爱相应,恒审思量。”然后,一道金光由内而发。“开眼识、耳识、鼻识、口识、身识,意识全开,再开未那识,无间断,审量深细,洞察诸般隐秘。”

    华夏老者抬起左手,五指自然伸直,中指和无名指再自然卷曲,拇指再微微卷曲,右手捏莲花宝印,嘴里念念有词。浑身发出一种奇特的韵律。

    他低吼一声:“紫霄至高天,赦令!开天眼!破妄洞虚!”。左手食指在额头上竖着一划,这个老者的额头上开始出现一道道诡异的紫色纹路,额头上就这么长出了一只眼睛。眼睛突然睁开,是一只竖眼。竖眼周围的皮肤呈淡淡的紫红色。竖眼的虹膜呈圆环形,颜色呈淡紫色。虹膜的中央有两个黑白两色的圆孔,构成了一个奇异的瞳孔。两个圆孔开始旋转收缩,合并成一个,然后继续缩小,小到一个极点时,竖眼突然射出一道奇异的光。

    看破虚妄,哪有这么简单?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然而看到的,也许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也许看到的仅仅是一个片段,片段揭示的可能仅是表象。也许他们看到了自己以为的真相。然而,真相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高高在上的布泽尔冕下,他能看破吗?

    他这时正站在外太空,静静地注视着比赛。眼中闪过一丝迷惑。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阿尔法老家伙,出来看看吧!有趣的小家伙们!你还在愧疚什么呢?贞德的出现会抹平你心灵的创伤吗?”

    彦哲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他见到了许多奇奇怪怪,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很执着,有的威逼利诱,有的美色勾引,有的楚楚可怜,有的温柔体贴,有的凶神恶煞,有的温文尔雅,有的道貌岸然,有的一脸正气,都想从他内心深处,窥探什么隐秘。

    彦哲看着这一张张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有些犹豫,有些彷徨。不知道该不该说?该说哪一些,又从何说起?

    正当他被这些声音,搞的心情烦躁,思绪紊乱,再也没有平时那种淡然心态的时候,情绪中出现一种秘密藏在心里,不吐不快的感觉,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催促他。

    这时,挂在胸前的骨板,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他那烦躁的心情和紊乱的思绪,立即平复了下来。然后福至心灵的,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那些古怪的声音。

    要是他的,从上幼儿园到高中所有熟悉他的老师,听到了他说的梦话,定会一致的认为:“这孩子学坏了,不是才出国留学一年吗?怎么十句话,有五句话都是假的,剩下的五句话,他自己能分清楚真假吗?到底是人改变环境还是环境改变人啊。这孩子也忒坏了。”

    但是痴人说梦的梦话,能听吗?能当真吗?

    贞德温柔地望着他。“好好休息吧!下一场血脉测试,看我的吧!”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