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符篆道途 第二十二章 龙飞凤舞忆光年

时间:2018-07-12作者:恭悟道

    (本章向第一个抢沙发的书友,“光年啊”致敬!

    彦哲看着从米雪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白雾,她已经闭上了眼睛,进入不可描述的状态,这是顿悟的状态。

    沉思了一下,他朝着贞德轻轻地问到:“这片白雾难道是米雪的奥义真灵?真是奇特。”

    “不,米雪还没有觉醒奥义真灵”,贞德的眼神稍显有点奇怪,“不过马上就快了。这就是正在觉醒的样子。”

    那片白雾与彦哲的迷雾有点相似,不过彦哲身上的迷雾浩浩荡荡,更加苍茫,没有任何偏见,仿佛能够容纳万物,没有任何属性,所谓有容乃大,越加显得神秘。

    而米雪身上的白雾,体现了一种极致,极致的寒。这股寒流慢慢的向外扩散,贞德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这是一种本能的不舒服的感觉

    贞德身上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流光,赤色的流光,与白色的雾,焦灼的拉锯了起来

    白色的雾在触碰到彦哲时,“行为”有些怪异。有惊喜,有兴奋,还有一丝胆怯。像是浪迹天崖多年的游子,即将归来那种兴奋,那种怯乡之情,深深的思念和乡愁交织在一起,是那种复杂的感情。

    白雾在触碰到彦哲以后,也像是顿悟了。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着白雾,开始做向心收缩。白雾越发的浓厚,它正在孕育着什么

    宴会大厅的顶层,米雪闭着眼睛,沉浸在感悟之中。贞德与彦哲站在旁边,静静的等待着。突然听到,一个响声,像是心跳的声音。那片白雾,孕育出了一个生命,那就是米雪的奥义真灵。

    真灵的外形像一只巨大的蜥蜴,但不同于外形狰狞的一般蜥蜴。她的浑身雪白,一双银色灵动的眼睛,身上披满一层细密的银色亮鳞,脑袋的中间有一个小小的突起,腹部下面长有四肢晶莹剔透的利爪,身后还拖着一只可爱的长尾巴,像一个精致的银色工艺品,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美丽物种

    “冰龙蜥,米雪觉醒的是龙蜥真灵,这可是传承与上位魔神的血脉”。贞德很惊讶。

    米雪的龙蜥真灵,像是刚睡醒样子,刚开始有点昏昏绰绰,慢慢的仿佛回过了神。她的脑袋转动了一下,自动略过了贞德,向散发着令他感到亲切、舒服气息的源头——彦哲,望了过来,眼里突然露出人性化表情,是一种淡淡的期盼。真是难以想象她居然会这么有灵性。

    米雪的实力大概在超凡者四级左右,但才刚刚觉醒真灵。贞德在超凡者一级的时候就觉醒了真灵,觉醒的越早,代表血统越纯正,明显强于米雪。而米雪在彦泽的指引下,感悟到这幅画所蕴藏的水之真意,自己觉醒了真灵。彰显她悟性的不凡,明显高于贞德。两女各有千秋,非要比个高低,争个输赢,这又回到了“血脉论”与“学术论”之争了

    “也许我可以帮她更进一步”。望了望旁边站着的贞德,像似在征求她的意见。

    贞德的内心是挣扎的,米雪和她是最好的一对闺密。她并不妒忌米雪有更高的实力。因为米雪的实力本来就比她高,当然这是在遇到彦泽之前。而现在她有了更高的起点。

    她纠结的是一种少女的情怀。纠结点在于——该不该把自己最心动的“秘密”,分享给自己最好的闺密。唉!唉!女孩们的心思还真奇怪。最后她坚定的点了点头。

    彦哲意识海中“云”字符篆,轻轻的闪动了几下。他拓印了一段“云”的密码,承载着变化无常,可藏万物,有容乃大的韵味,伸手在虚空中聊聊画了几笔,一个闪闪发光的“云”字符文,像一道流光,向着顿悟状态的米雪飘了过去

    突然,异变发生了。艾斯家族的一件收藏品,华夏风格的一副名为《游龙山谦藏》的神秘画卷,与彦哲打出的“云”字符文产生了神秘的共振。

    画卷上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一条游龙。那条游龙从水里飞了出来,舒展着自己矫健的身躯,化作一股道韵,从图中飞了出来,与“云”字符文融合在一起,融入了米雪的龙蜥真灵。

    彦哲意识海里的符篆,与拓印至他,起源于他的符文,有一种玄妙的联系。通过这层联系,他从融入游龙道韵的“云”字符文那里,获取了一段信息,一丝来自游龙发出的道韵。

    竟然是一篇叫做《真龙咆哮》技法传承,这是彦泽帮助米雪获得的机缘。它同时也出现在米雪的意识里,这也是米雪的大机缘

    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龙蜥真灵的进化道途,通过融入自己体内的符文和游龙道韵,共同开启了。

    龙蜥真灵通过玄妙的联系,向彦哲传达出痛苦并快乐着的喜悦。像似劳其筋骨的痛,空乏其身的虚,身躯被无限拉长的痛,思维被无限放大的虚

    阵痛过后,迎接的是新生,是进化,是生命形态的跃迁。真灵有懵懵懂懂地闭上了她那人性化的眼睛,重新化做了一团白雾,这雾不再那么极致的寒,不在那么极端。

    她突然之间就长大了。她学会了变通,它可大可小,可显可隐,可以是水,可以是雾,也可以是冰。这时,彦哲也有所领悟

    白雾散去,出现了一只龙,银色的龙,体态修长的龙,在空中飞舞了起来,颇有气势。受银龙气势牵引,赤色的凤鸟真灵从贞德的体内飞了出来。

    虚空中出现龙飞凤舞的异象,真灵们发出了“嗡嗡”的共振,这是龙凤和鸣的声音

    这时,一阵水纹般的结界出现了,像个罩子一样盖在宴会大厅的顶层。布泽尔从泛着涟漪的虚空中,显出身来。

    这可不是投影,这是无限接近探索者的强者真身,光线在靠近布泽尔身躯的时候都发生了扭曲,整个人看起来朦朦胧胧,仿佛要脱离地心引力的束缚,飞向外太空,去探索异星文明的奥妙。

    彦哲郑重的向他行晚辈礼仪,布泽尔望了望彦哲,微笑着点了点头。

    接着,他望了望虚空中的两个真灵,接着又仔细的看了几遍,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祖龙祖凤真灵?!这是这,居然是,祖神虚影

    米雪还没有清醒过来。

    贞德受银龙真灵激发,放出了凤鸟真灵,也陷入不可描述的状态。

    彦哲对突然出现的罩子很惊讶,他很好奇的问道,“这是领域吗?”

    “可以这么理解。但是我们习惯叫他结界,这是我的秘法结界。能力者领悟后,可以掌握奥术结界;超凡者领悟后,可以掌握奥义结界;进化者领悟后,可以掌握秘法结界;探索者领悟后,可以掌握源力结界。在结界中,我们无所不能。探索者甚至凭借源力结界,可以在浩瀚的宇宙中,探寻和求索然而,在很多时候,这仅仅是一种错觉。因为结界一样会被更加强大的力量碾压得粉碎。”

    布泽尔像个谆谆教诲的长者,向彦泽传授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无疑为彦哲打开了一扇门,通往更远道途的一个大致方向。

    还是被贫穷——认知的贫穷,限制了眼界。从起点出发,踏入了符篆道途,就没有了止境!终点爸爸,您在哪里呀!

    “掌握源力,领悟源力结界,是我日日夜夜的苦苦求索,是我梦寐以求的目标。至于超脱者以上”,布泽尔叹了一口气,眼中说不尽迷茫,仿佛是对命运的悲叹。

    “据说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是有超脱者的。但一切都破碎了,不完整了,我们的路断了。空有漫长的寿命,但终有那一天的到来。漫长的寿命更像是囚笼,更像是一种煎熬,漫长的煎熬,迷失的煎熬,只有挣脱囚笼,踏入超脱之列,才能摆脱无常无定的命运”

    布泽尔情绪很激动,完全不同于以前的淡然。他强烈地感觉到,彦哲身上有他的机缘。米雪儿和贞德就已经获得了这个绝大的机缘。

    “我可以轻易的掠夺他们,找到出去的路”。想到这里,他的真灵有些不稳定,仿佛处于崩溃的边缘。

    彦哲突然强烈的感到来至灵魂深处的悚动,仿佛末日就要到来了

    胸前挂着的骨板发出轻轻的震动,这股震动驱散了彦哲心里的悸动,也震散了布泽尔处于崩溃边缘的真灵。

    布泽尔脑海里一片空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刚才为什么会有这种邪恶的想法?我的真灵溃散了吗?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吗?呵呵,终于要解脱了!从这个残碎的世界里得到的,有什么好可惜的。我将全部还给你,我宁愿归于虚无”

    骨板震散了布泽尔的真灵,也震出了他心灵的杂念,贪欲,邪恶真灵虽然在溃散,但他更加纯粹。

    命运无常,也无定。布泽尔放下了心中的执念,破而后立,稳稳的踏出了那一步,在即将结束漫长生命的终点,找到链接点。这个链接就是一个转折点,也是一个起点。踏上这个起点,又是海阔天空。

    距离银河系百万万光年,也就是百亿光年的距离。有个远比银河系巨大百倍的星系,这个星系的生物,称为它为伽马暴星系。在那里,有无数颗存在生命的行星。

    在其中最大的一颗行星上,有一片茂密的山林。一位的老人,他的样子大体跟地球人的长相差不多,只是皮肤稍许泛出幽蓝色的光芒,显得有些怪异。

    他推着一车货物,推车上覆盖了一张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毛,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这里的降雨貌似比地球更丰富,降雨量也远远大于地球。倾盆大雨哗哗地下着,伴随着电闪雷鸣。

    恶劣的天气对这个老人来说没有多大的影响。他保持均匀的速度,不缓不急的走着。突然在路过一个走山堑地形时,遭遇了一场灾难。一块地球渣土车大小的岩石,从山顶上蹦下来。这是自然灾害——岩崩,人类生物在突发的自然灾害面前显得那么无力。

    老人静静地看着朝他蹦来的岩石,他站着没有来得及动,仿佛已经向命运低头。

    就在那块岩石距离老者,没有扁担长,只有扁担宽的距离时,老人抬起膝盖轻松的一顶,这块巨大的岩石碎了一地

    难道这位老者是绝世高手?

    风吹的更大了,雨下的更猛了,那张覆盖在推车上不知道什么物种的皮革,风给掀起来了,露出了里面的货物,装的全是猎物。它们的长相很奇怪,但从死后尸体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可以看出生前的不凡。有的长着尖齿,有的长着利爪,远比地球上任何一种凶禽猛兽,更加巨大,更加凶猛。

    而这位老人仅仅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普通猎人,他正准备把这些猎物运到城市中心去,那里的大人们会为这些野味,支付不错的报酬

    在这个行星上,最中心的位子,一个最庞大的建筑群落里,有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形生物。他们相貌迥异,有的直接在空中飞行,有的驾驶着奇怪怪的飞行器,在虚空来回穿梭,这是一个修行与科技结合的文明星球

    而在这个建筑群落里,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块地方,有一座奇怪的高塔,像是象牙制作的高塔。在高塔里面,有位看不出年龄的中年人,体型微胖,外形打扮跟古代华夏人有点儿相似,就是额头上长有两只凸起的犄角,看起来非但不觉得怪异,反觉得很有霸气

    他露出诧异的表情,像似再追忆什么事情。

    “奇怪,当时随手作的一副画好像被谁触动,竟然能领悟那幅画的精髓,获得传承,不错啊。但是,我不记得在伽玛暴星系外,还留有什么作品,留下什么机缘啊。”

    记忆恍惚被拉长,回到了很久前。“当时什么修为,时间太久,不记得了,元婴还是元神?记不太清楚啊。”

    当时的他,对一切事物都感到新奇。在宇宙中探索的时候,好像到过一个地方,那里是破碎的不完整的,修行的路仿佛已经断绝了。到那里的时候,他感到一种深深的悲哀。为那个地方生存的生物而悲伤。

    那个地方像是爆发过剧烈的争斗,打得整个星系的法则和本源都破碎了

    在那个星球上,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像似遗址和古迹,散发出心惊胆战的气息

    有感于每个生物都有进化的权利,为了抒发文人墨客的广大胸怀,于是就画了这么一副放在了某个的地方,留下点机缘。

    “额,是一副,还是几幅画;是放在了某个,还是某些地方;是留了一点,还是留了很多机缘。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时间不是太久了嘛。”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