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符篆道途 第六章 风起云涌邀佳人

时间:2018-07-12作者:恭悟道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糟糕!彦哲马上收起来自符篆的神奇力量。果然不出所料是贞德打来的。

    “住在麻神理工学院男生单人宿舍3栋123号的是你吗?”“嗯,是我”。

    “你在干嘛呀?又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语气有些抱怨,“是你就好,免得让我又跑一趟,我们定个时间一起到总局去一趟吧,现在已经是月末了,我手头上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预计下个月初处理好,到时我们可以一起过去,神异局的总部设在华士顿,嗯,好吧,好吧就这么说定了。的电话打过来了,我先挂了”。

    国家对能力者的监控手段已高明到这个种程度,这引起了他的警觉。彦哲是一个很低调的人,特别是拥有大秘密的人绝对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贞德的电话看似质问却是在提醒,这个时候不适合再搞出更大的动静了,神异局的总部必须去一趟了。

    骨片真的很神秘,它的内部空间更加神异。任凭再高端的监控监测手段都发现不了异常,我应该继续研究另外一个符篆“云”字。

    于是意识朝着骨片涌去,刚一进入骨片空间却又被推了出来,这时突然感到十分的疲惫,久违了的困意缠绕了上来,这是精气神过度消耗的表现。彦哲强打着精神冲了一个澡,这个时候越觉得困乏,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这一睡就是两天半。

    醒来之后,突然感到极度的饿,这已经是第二天的半晚,正好是晚餐时间,生物钟已经督促身体极度需要进食了。看了看“夏为”运动手环的睡眠时间数据。睡眠时长6个小时,深睡比例是1,这一觉精气神得到了恢复。感觉神清气爽,气血旺盛。突然觉得更饥饿了,穿好衣服来到学校餐厅,点了三人份的牛排不一会儿功夫就吃了个精光,然后再工作人员惊讶的眼光中又点了三份,慢慢的吃了起来。六人份的高能量大餐吃下去以后,身体的饥饿感消失了,吃完过后,在白人大妈呆滞的眼神中结了账,慢悠悠的往学校餐厅外面走。“我敢打赌,他绝对可以参加全国的大胃王比赛。嗯,就参加吃牛排的那一期”,大妈对旁边的另一个工作人员金发马尾辫女孩说到。“是的,我感觉他还能吃。为什么这么能吃身材还这么好,人也长得好帅”,金发马尾辫女孩说。

    彦哲的听觉很好,显然她们的话都听到了,确实没有吃饱。一来近三天没有吃东西,突然吃的太多对身体很不好。二来平时的饮食习惯只吃七分饱。最重要的是害怕太惊世骇俗,受人关注,做人一定要低调。

    餐后来到平时早晨练功的地方慢慢地散散步,也没有打拳,一般只是在早晨打拳。溜了没有几步,又返回了住处。

    从抽屉里拿出了毛笔和宣纸,接着拿出了墨和砚,准备开始练习书法,这些事物都是从华夏街买来的,从那里几乎可以买到华夏国任何的常用事物,十分方便。

    彦哲认为书法是一种仪式。首先从研墨开始,用墨必需新磨,现磨现用。墨汁若放置一日以上,胶与煤逐渐脱离,墨光缺乏光彩不能持久,易损文风。他左手持墨,姿势端正,保持墨的垂直平正,熟练地加入清水,开始磨墨,力道曲直,轻重快慢适中,在砚上垂直地打圈儿,磨出来的墨浓淡刚好合适,细腻均匀。磨墨就可以看出一个书法家的道行。然后,平心静气,提笔一气呵成,写的就是意识海里那个符篆的形,一个充满道韵的“风”呈现在纸上,还没来得及欣赏和品味自己的作品,那个用墨水写的“风”字和所用的纸慢慢的消融了。“难道是因为纸和墨皆是凡品,承载不起这个风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意识接触到挂在胸前的骨板,进入了骨板空间。看着虚空中漂浮着的两个符篆,“风”字符篆显得有些暗淡,像似分娩后的虚弱,越是靠近这个“风”字符篆越感到亲切,像母子重逢后的喜悦。

    静静地看着“云”字符篆,果然一个声音从彦哲灵魂深处响起,不是任何语言,而是“云”字符篆的道韵与外界的交流,“何为为云”?

    云是大气中的水蒸气遇冷液化成的小水滴或凝华成的小冰晶,它们混合组成,漂浮在空中形成可见聚合物,云是水循环的有形的结果。云变化无常态,可实可虚,可聚可散,可隐可现,可大可小。大可藏神龙,小可藏蝼蚁,万物皆可藏。

    骨板空间振了一下,“云”字符篆一亮,接着暗淡了下来,一道难以言喻的韵味,像个孩子似的冲入彦哲的意识海……。

    彦哲出了骨板空间,意识海中漂浮着“风”和“云”两个符篆,忍住在房间里尝试的想法,向着门外走了几步,又返身回来,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手机,出了房间门。

    来到每日早晨炼拳的地方,彦哲的意识勾动了“云”字符篆,虚空中一股玄奥的能量突兀地包围住他的身影,周身被一层云雾笼罩,身影若隐若现,随着意识输出的加强,空间中更多的能量粒子加入进来,这些云雾慢慢向四周扩散,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地域皆被一层云雾笼罩,像是几十年前华夏国的雾霾,凡是被笼罩的区域能见度为零;又勾动了“云”字符篆,右手抬起,虚空中一股与刚才迥异的能量向手中汇聚,接着向1米外的地面打了出去,发出“呼呼”的一阵响声,地面像被推土机推过一样,所过之处出现一道平整的沟壑;接着控制这些云雾向自己收缩,在自己身外形成肉眼不可见的一层能量罩。等了一会拿出了手机向贞德打了一个电话:“你好,我是瑞奇”。

    “嗨!瑞奇,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有几天没见到你了,你在干嘛呀”?

    在上次和你遭遇战的地方实验法术,其中有一道法术应该可以隔绝你们的监控监测手段,这个大实话是肯定不能说的。“上次你请我吃了早餐,今晚我想回请你,有空吗?”

    “有空啊!你在学校门口等我,我换身衣服开车过来接你”,贞德不加思索的说。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