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六十六章 释疑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洞府中,江易呆坐在桌边,此时他心中亦不能平静,那封素帖中写就的一段话语配上那根命签,明显说的就是他,尤其那句“山间水洗”更是让他想起了当初朦胧的美好,心中一阵悸动。

    修仙之人可以生情吗?那缥缈的仙道比那空中楼阁还让人无从琢磨,在这孤独而又艰险的路上,是否有一道身影,可以一起陪着你度过那百年的空虚,千年的寂寞?若有的话,会是她吗?江易的心中顿时泛起阵阵的涟漪。

    只是当他想到大仇还未得报,心中那股抑郁始终难以抒怀,他知道自己若是要接受这份情,就必须要先排输掉那份恨,而他心中虽有了大致的猜想,但还需要彻底的证实,这,需要他去寻找。

    “大仇未报,何以为家!”

    江易眼中顿时精光肆虐,一阵闪烁,但他亦不能辜负这份情,只能托赵虎传给对方两个字——等等。

    出发前的日子里,赵虎三人知道他要为带御仙卫一职蓄力准备,亦是没有打搅他。

    不觉间,时光飞转,一年过去,第九山洞府之中,阵阵紫雾到处弥漫,随着那徐徐升起的朝阳,照耀之下折射出妖艳的光芒。

    忽然,洞府深处传来一阵石门开启的声音,随着那声音消失,一道消瘦的身影缓缓的走出,今天,是去往大梁的日子。

    广场上,仙衣飘飘,剑光飞舞,几十位甲士期弟子人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此次带御仙卫的争夺,众人虽知道此去凶险万分,但仍是被门中开出的奖赏激励的甚为癫狂。

    门中答应,只要能有弟子通过第一层,进入带御仙卫选拔的决赛,即使没有被选上亦可得赐一枚中品灵石。

    要知道中品灵石可不易得,那是专属于行者期长老的修炼之物。

    “见过钟离长老”,江易来到近前向钟离长老问好。

    “嗯”,钟离长老看见他后点了点头。

    同时,其身后几十位甲士期弟子亦顿时纷纷转头向他望来,看看这最近一年来风头一时无两,却始终不见身影的同门。

    江易顿时感到似沐浴在几十道剑光当中。

    “哈哈!江师弟果然不一般,离愚兄所说还不到十年功夫,就已经修炼至与我等同境,而修为却赶超一纹甲士期大圆满的修士,当真让愚兄我羡煞万分”,刘青峰大笑着主动走过来说道。

    “刘师兄谬赞!”,江易微微的禀手说道。

    刘青峰边上,一位陌生的男子,脸上却是带着一股股不服之意,盯视着他。

    而在钟离长老身边,一道印象深刻身形妖娆的身影,听见他的问好,更是瞬间转过身来,貌若桃李一般的娇颜上,更是红晕一片。

    “见过靳柔师姐!”,江易目光温柔的看着这天仙般的佳人微笑说道。

    “嗯!你来啦!”,靳柔的声音仿佛从腹中传来一般,近似低喃,柔弱似水。

    刘青峰听见之后脸上的神色精彩连连,口中更是止不住的惊奇赞叹,惹得靳柔顿时脾气火爆。

    边上的那位陌生男子见此,眼中更是顿时泛出一丝厉色,讥笑说道:“嘿嘿,我可听说江师弟连本门的基础青云决都没有修炼多长时间,就已经突破进入内门,也不知江师弟你这修为如此突飞猛进,是不是修什么邪功异法得来的,这次对付阴冥派的司徒破咱们诸位师兄可就全指望你啦?”

    江易当然知道司徒破是谁,眼中当即厉光一闪看着对方说道:“即便是邪功异法,只要能帮住咱们青云门,我想掌门也不会计较,倒是师兄如果你不小心被司徒破杀了的话,嘿嘿,师兄放心,我定会为你报仇的”。

    “你!”,那陌生的男子顿即倨傲的转过头去,胸口起伏,却是不愿再搭理江易。

    边上的一众甲士期弟子看着这两位耍弄嘴皮子斗法,顿觉原先的一丝激荡和血脉膨胀之感,消去不少。

    陌生男子边上,一位男子忽然笑着对江易说道:“江师弟,哈哈,不要见怪,陈克师兄向来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

    “欧阳师兄亦是不减当年的势利本色啊,呵呵!”,江易看见多年不见的欧阳飞顿时想起那次炸炉偷丹之事,微笑回道。

    “你!”欧阳飞顿即也是眼光一冷,脸色阴沉的转过头去。

    “江易,这次魏国一行可是已有了几分把握?”,钟离长老出声问道。

    “弟子只能说定当尽心竭力,不负门中所托”,江易沉声说道。

    “好!能以二纹甲士初期的修为,说出此话,可见你是真的有底气,老夫就静候尔等佳音!”,钟离长老大袖一挥说道。

    与此同时,大殿门口,一众长老及掌门无惧道人竟然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这一队几十人,尤其掌门无惧道人那目光看似散落,却甚为深邃,而当江易望去之时,却似乎发现无惧道人的目光顿时聚焦在自己的身上,同时竟微不可觉的点了点头。

    江易心中顿时觉的此次带御仙卫的争夺,很有可能关系重大,连平时很少出殿的掌门无惧道人,竟然也亲自出来送行。

    就在江易愣神的想着这次魏国一行之时,忽然鼻中淡香传来,只见靳柔竟不知何时俏生生的来到了他的身边,脸色红晕似火,低头捏着衣角,嗫语说道:“我那么主动,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为了修炼,不知自爱,甚为放荡的女人?”

    “啊?”

    江易想不到靳柔竟在此时向他询问自己对他的看法。

    靳柔见江易不答,刚刚爬上脸来的红晕,顿时变得脸色苍白,同时眼中原本的璀璨亦随即消去。

    “不,没有,我挺喜欢!只是委屈了你”,江易见此,立即斩钉截铁的说道。

    靳柔听他如此说,立即高兴的俏声说道:“没什么,反正我已经突破甲士期了,我们修士的生命本来就长,我能等!”

    江易看着这心怡的女子在自己身边,说着如此贴心的话语,顿时觉得九纹甲士初期的修为都似乎差点压抑不住,心潮涌动。

    只听靳柔继续说道:“而且此事虽说是我们之间的事,但毕竟是属于终身大事,我虽然进入门中修炼已有二三十年,但对于我们修士来说,时间毕竟还不算太长,世俗之中,我的家人,尤其是父亲大人仍还健在,此前未破甲士期之前几年我亦经常会回去看他,而他亦每次会问我此事,只是当时我自己知自己事,总是安慰于他,直到那天我听赵虎说起你竟然要自己炼丹,且还能承受住那上百本近千万字的炼丹典籍的冲击,当即就有种预感,你是我正在等待的人,于是我就找了个机会,经常和赵虎旁敲侧击的询问你们的跟踪,直到那日我听赵虎提起你为不用给炼丹阁炼丹而庆祝,我就找了个机会,故意在你回去必经的那条小溪边,沐浴更衣”。

    “啊?”

    江易听到这里,心中顿时惊诧无比,同时亦是想到当时自己心中的疑惑:“靳柔如此艳绝人寰天仙般的女子,为何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在那光天化日之下洗漱沐浴,即便对方当时修为再是高深,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况乎还是在那会有人飞来飞去的仙山灵地”。

    “师姐,你胆真大!”,江易竖起拇指夸赞道。

    同时心中被靳柔带着想起那无限苗条的朦胧美好,眼光不由自主的顺着靳柔的脸盘向下看去,一道道绿光仿佛逐渐汇聚一般,直到靳柔轻轻的一跺脚,娇声不依。

    待两人闹了一会儿过后,靳柔说道:“这次魏国一行,我知道我们这些甲士初期的弟子只是为了陪衬,但师弟你不一样,我听钟离长老说,门中不但他和陆显二位长老看好,就连掌门亦是觉得你颇有他当年无畏无惧的风彩,拿你当平辈视之”。

    什么?听到靳柔的话语,江易脸上的诧异更显浓厚,无惧道人不但是一派掌门,且可是行者后期的大修士,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最后无惧道人向他看来的目光那么深邃和欣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