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六十二章 入甲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只听“嘭”的一声,空中如同炸响一道惊雷,江易瞬间消失,再出现时,竟然已经侵入到崔屠半尺之内。

    崔屠本还陶醉在江易被阴魂围攻的悠然状态中,见忽然一团夺目的光芒闪现身侧,心神一惊。

    而江易趁此良机,一把抓住那琉璃明灯,欲要强夺,但琉璃明灯似乎已经长在崔屠手心一般,纹丝不动,掌心冰凉,一股股腐蚀的黑雾顿时向他手上缠绕而来。

    “嘿嘿,想抢?”,崔屠脸上的讥笑再次显现。

    江易见无法抢走明灯,心智急转,突然心中一动,掌心打出一道浓密的紫气,瞬间灌入那墨绿的灯中,顿时灯随气灭。

    “找死!”,崔屠反应过来之后气急的一掌劈来。

    “嘭!”

    时间只在瞬息,江易仗着御宇明鳞铠和紫玉甲的防护,虽被崔屠大手击中,但借力卸力之下瞬间退却。

    而此时,江易打入琉璃明灯中的那道紫气,好似虎入羊群一般,在那灯中一阵肆虐吞噬。

    “咔”,

    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伴随着明灯上显眼的裂痕,一缕缕黑雾顿时飘出。

    琉璃明灯乃是崔屠炼制阴魂的附身法器,本身非常脆弱,而随着明灯碎裂,之前的那些阴魂亦逐渐慢慢消散。

    过程只在刹那,当崔屠发觉心爱的法器竟然在对方偷袭的取巧手段下碎裂之后,顿时气的暴跳如雷。

    “竟敢坏我琉璃聚魂灯!”崔屠手中的黑雾急剧涌出,竟然完全把他包裹成为了一只巨大凝练的黑手——玄元手。

    江易见崔屠化作一只大手之后,紧接着追了过来,脸上毫无惧色,返身迎上,同时,丹田中剩余的紫气全部涌出,瞬间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颗硕大转动的紫色大球,那紫球表面,紫色渲染的似要液化一般。

    嘭!

    只听一声炸响,紫球瞬间迎上那恐怖的大手,一道无比耀眼的光芒从黑手和紫球之间闪现而出。

    忽听,江易嘴中一动,似在默念术法,紫球顿时开始缓缓转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随着紫球渐渐缩小变成一颗明亮至极的紫珠,珠子表面逐渐的一点点显出九条神秘异常的道纹,那道纹并不是一动不动,而是如同游动的小蛇一般时隐时现。

    而此时,黑色的大手掌心似同被锋锐的针尖刺中一般,瞬间缩了回去,同时其内传出沉闷的声音:“这是你最后的底牌了吧?给我破”。

    那大手顿时握起,发出“噼里啪啦”捏爆空气的的声音,化掌为拳,整体威力竟似乎又增强了几分,击向紫珠。

    而江易操控着紫珠也毫不退怯,迎头而上,第一击时,他已经嘴角流血,之后几下,紫珠在黑拳的来回往复的锤击之下,更是渐渐缩小。

    “小子,你的紫珠就要消失了,能死在我崔屠最新悟出的一招之下,你也可值得骄傲了,去死吧!”,黑拳中嚣张的声音得意无比。

    随着声音消失,黑拳忽然极速变小,只是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凝炼硬实,闪着点点的晶光,带着一种无可匹敌的破空之势。

    “嘭!”

    紫珠终于显出一声碎裂的声音,但奇怪之处,紫珠虽然碎裂,却并未裂开,同时,那九条道纹似乎终于找到了各自的位置,固定不动,紫珠顿时收缩成微不可见的一点,几近于无,似要彻底消失。

    而江易虽然嘴角鲜血横流,却仍然毫不在意,手中的动作仍然如出一辙,不断操控着那已经很难见到的紫珠。

    就在黑拳再次打出一击之时,江易突然席地而坐,闭眼沉寂。

    “嗯?”,崔屠发现之后,顿即显出原本的身形,目光惊讶的看着江易。

    而之前原本已经接近消失不见的紫珠,忽然绽放出耀眼无比的紫芒,仔细瞧去,那紫芒中似乎是一滴液体,紧接着那滴液体瞬间蹿进江易的体内,落在丹田之中。

    当那滴紫色的灵元落至丹田,江易的周身如同同时打开了几条充满吸力的通道,四周的灵气亦如同顿时被抽空一般,极速的向江易的身体内涌去,壮大那滴灵元,而丹田表面原本的九条道纹,似吸收了无上的秘液,顿时显的清晰可见,竟出现了一丝跳动之意。

    紫色的灵元在丹田中缓缓积聚,原本经过消耗,已经变的近乎虚无的紫气,也已经彻底消失,化作那滴紫色灵元的一部分。

    “哄!”

    霎那间,天地一声轰鸣,原本闭眼沉寂的江易,突然双目圆睁,两道紫光利剑蓦然从他的双目中探出寸许,如同破开了一面虚无的镜子一般,同时,他的气势不断的攀升。

    “剑来!”

    随着一声断喝,陨仙剑离着手心半尺远,如同被江易从虚空中抽出一般,顿时露出整个剑身,就在显化的瞬间,随着江易手势一挥,已经化作一道极光被他击出。

    “啊!”

    极光穿透了崔屠身上的那层黑色护甲,顿时显露出本来的剑身,而崔屠亦是忽然一下子踉跄的捂住胸口,原本苍白的脸色,竟不断的变换,如同走火入魔一般,同时,体表更是皲裂的冒出丝丝黑色的雾气:“你、你、你竟利用我……!”

    话还未说完,人已经化作了一堆碎沫。

    江易神色平淡的长身而起,一股仙意随之荡然开来,看着地上那堆碎沫,冷声说道:“不错,我这紫气正是借助了你这外力,才能灵气化元做出突破,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

    百丈开外,微草轻动,几道藏匿的身影显露出来,江易此时的灵觉可以说已经敏锐到极致,他顿时察觉。

    只是那几道身影的气息,时而变换,杀气若有若无,引的他亦是不知如何应对,因为此时,他体内的灵元经历刚才那破釜沉舟般的一击,已经近似与无。

    而他亦未想到会有人在此时主动现身,好在似乎对方亦是在判断着他是否还有余力,还能否发出刚才那快自破碎虚空的一击。

    想到此,江易却是仿若不知对方藏在一边般,随意的翻捡崔屠留下的储物袋,直到一挥袖将崔屠化作的飞灰,一扫而空,才飞身离去。

    远处,隐藏的几人见江易飞走,显露出来,其中一位风神峻秀,神态怡然的年青人问道:“看崔屠此前对战之时,好似已经出尽全力,其实他始终留有一手,直至最后才似乎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可惜想不到却是让江易那小子借力之下,直接突破到了甲士期,远山,你觉得刚才那小子击杀崔屠的一招他还能否使出?”

    边上,那叫远山的另一位年青人眼中精光一阵闪动,过了一会说道:“世哥,我演判不出,那小子刚刚突破,按理说正是应该稳固境界之时,可是看其最后那一击,可真有种行者后期的大修士破碎虚空的伤敌之势,而最为关键的就是我看不出他的虚实,就好似他破镜之后,身体顿时笼罩了一层密不透风的防护一般,按理说以我的境界,以及所学的演判术,应该轻而易举的看穿他,可是,世哥,我看不穿,当真奇怪无比,但我想这也许就是此人能够越阶挑战崔屠的底气吧!”

    “嗯,你说的不错,的确如此,我也是始终看不清那小子,才会一直犹豫不决!”

    “我看那小子就是装的,哪个元徒期圆满击杀崔屠这种甲士期圆满之后,还能轻松无事,即便对方瞬间突破了也没有这么夸张吧?”,边上一个娃娃脸的年青人叫喊着不信的说道。

    “嗯?当局者迷,远山,也许小脸说的没错,只是我等实在太过谨慎,才会踌躇不前,就如我等卡在这甲士期圆满一般,始终迈不出那一步!”,那叫世哥的年青人说道。

    “但愿是我等看错了吧,否则此人不说是世哥你的大敌,只怕以后这片地域都没有人是其对手了!”,那叫远山的说道。

    “什么?江易那小子能那么厉害?就凭他一个刚入甲士初期的小修士?”,娃娃脸一脸的不以为然。

    “小格,不要看不起此人,当年国主传我演判术,我学了此术虽然不能增长修为,但看人却非常之准”。

    “那你刚才怎么没看出此人体内的灵元还剩几分?”

    “你!”

    “好了,不要争论了!”,陈世想起父亲陈玄子,双目露出深深的仇恨。

    陈玄子是陈国国主,当年陈国被魏、宋两国联合六派修士围攻而灭,那时陈世还小,只能领着陈克、王远山、曹格等人四处流浪,最后机缘巧合之下被各派收入门中。

    他们中陈世和陈克进入青云,而王远山因炼器所需的术数天赋和曹格被中元山看中,几人约定,待修炼有成,就策划复仇之事。

    此次江易约战崔屠,原本他以为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只要待双方两败俱伤之际,出手偷袭,再伪造一番,彻底挑起青云门和阴冥派的大战。

    而一旦大战,和两派关系密切的其他几派定然也会加入战团,这样一来就可波及魏宋两国,引起两国重新的大战,可惜,死了一个崔屠,却是炼出一个比崔屠还可怕的江易,虽说这小子

    “远山,难道我们的深仇大恨就报不了吗?你知道吗?我经常在梦中想起父亲的音慈笑脸,虽然当初父亲嘱咐我们几人不用为他复仇,可是我真的深恨,脑中时时提醒自己是陈国子孙,当以复仇复国为己任”。

    “师兄,我没有忘记仇恨,只是我们必须要缓缓图之,虽然各大派已经对我们这些人没有印像,但是魏宋两国还是有很多密探,在查探我们,要不是当年我们吃了国主求来的易容丹,改颜换貌,也许早就被发现了”

    陈世想起一事说道:“几个月前,陈克跟我说郭天那小子不见好几年了,他调查了一番,怀疑就是被这江易给杀了”。

    “看这小子能隔着一个大境界对敌,被杀实在是正常,而且郭天那小子资质愚笨不说,还一副反骨,死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

    “嗯,别的倒是无所谓,我只怕郭天临死前会不会瞎说什么让他听到”。

    “我观他不像是关心我们计划之人,即便知道什么,想必也有限,师兄放心,我们目前还应该以修炼为主,一旦你突破到行者期就好办了”。

    “行者期?哎……!”,陈世想起自己已经在甲士期圆满境界徘徊了多年,到了现在仍然是毫无头绪,心中叹息。

    “师兄,现在那魏国二公主对你情深似海,不如把那公主拿下,再计划一番除掉魏国国主之子,那样岂不是复国的终南捷径?”,曹小脸突然建议说道。

    “什么馊主意!师兄和魏国仇深似海,怎么能取魏国王女?”

    “这有什么?只要以后……”,见王远山脸色转冷,曹小脸随即低头唯唯诺诺。

    “此事不妥!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再找其他机会!”,陈世想起那对他一腔爱慕,自己几番据绝的柔弱女子,果断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