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四十一章 一言不合就勒索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江易操控着陨仙剑,飞离他约有五丈开外,转身装作一心一意采摘起地上剩余的果子,同时展开灵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注释着天空的异动。

    果然,一会之后,青玄鹰又再次向他身后扑来,而江易却操控着飞剑偷偷的来到了自己的头顶上方,就在鹰爪临身之际,江易顿时翻滚着躲开,与此同时,迅速的掐起御剑术的第四个手势。

    只听一声鹰鸣,青玄鹰瞬间即被陨仙剑刺透,变成一只死鹰。

    “嘿嘿,跟你江爷斗,玩不死你!”,江易笑道,他刚要拔下鹰腹的那根标志般的翎羽。

    岂知,背后竟然又来了一道凌厉的风声,触不及防之下,一道风刃已经击在他的后背,好在他最近紫气修炼的越加强大,修复之能亦足够快捷。

    江易转身看去,但见一只更大一号的青玄鹰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扑扇着两翼张嘴嘶叫,似在挑衅。

    江易暗感大意,记得当时在献阁阅览的那簿册上似乎说过,这青玄鹰一般都是成双成对出现,想必地上那只是个雌的,而眼前这一只定是其配偶。

    江易眼中精芒一闪,手指一捏,陨仙剑已向青玄鹰急刺而去。

    青玄鹰顿时腾空狂扇两翼,同时,鹰嘴中接连喷吐出数道灵气风刃,那风刃如弯月一般击向江易。

    妖兽吐刃?江易来不及惊诧,陨仙剑随即被他按下,操控的舞成了一张剑盘,抵挡住接二连三袭来的风刃,那瞬间绽出的光亮很是耀眼。

    江易第一次见到能口吐风刃的妖兽,且看这只青玄鹰的体型,只怕已经突破至元徒中期。

    江易不敢掉以轻心,一人一鹰你来我往激斗正酣,不觉间已经远离刚才的地方。

    不到一炷香时间,江易已明显感到应付这飞行的妖兽异常疲惫,好在青玄鹰不断喷吐的风刃,也早已不再如之前那么有威力。

    江易知道在这黑山越是拖延对自己越是不利,他目光一闪,口中一缕紫气忽然吐出,散开覆与体表,如同在体表穿了一层防护的紫衣,与此同时,手势一捏,陨仙剑在前面开路,人剑合一的欺身攻上前去。

    青玄鹰见江易主动近前,更是连着呼啸几声,狂风煽动间一道凌厉至极的风刃瞬时吐出,将已经近前的陨仙剑击飞。

    而青玄鹰见飞剑旁落,江易此时空门大开,且已经毫无防护,顿时呼啸一声,放开鹰胆,利爪大张之下,向江易扑去。

    江易脸上蔑笑,只见他左手紧紧的缠住青玄鹰,同时,右手暗中虚捏,陨仙剑如同潜藏的利箭,顿时从后瞬即而至,如同流星一般贯穿鹰身。

    江易看着左臂上从上到下密布的抓痕,喘息着掏出几枚生灵丹服下,又运转丹田中的紫气一翻游走,那些细密的伤口终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合拢。

    江易摘下两只青玄鹰胸腹处的翎羽,正打算离去,忽然心中一动,他转身剖开那只大的鹰腹,一颗拇指大小的元核忽然掉落出来:“这头青玄鹰果然已经破入元徒中期”。

    妖兽突破到中期之后,最大的不同就是开始能够凝聚元核,口吐风刃,随着突破到后期之后,元核中的灵气更是会成为它们主要的攻击手段。

    江易看着手上的这枚微小的元核,其内灵气稀薄,对于他此时来说,已是杯水车薪。

    吸收掉其内剩余的灵气,江易回到刚才小山脚下的草地,此地既然有清心果,那么前方很可能还有,他打算继续向深处行去。

    刚想绕山而过,突然山顶一丝微弱的叫声,引起了他的注意,江易心中一动爬上山顶,只见一只羽翼未丰的小雏鹰正在鹰巢尖叫,好似早已经饥饿多时,嗷嗷待哺。

    江易大喜过望,想不到竟然碰上了这等好事,要知道幼年妖兽实在不好捕捉,不高出几个境界更是想都不用想,尤其他还只是元徒初期。

    而且豢养妖兽也是一门技艺,但江易只是听说过,想到袋中还有一些肉干,他立即拿出来喂养这小东西。

    “把这小东西给本王,本王就当你报答了之前的救命之恩了!”,白猴不知何时忽然出声说道,声音中显露出一丝异样。

    “前辈,你有办法豢养它?”,江易觉的带着这小雏鹰十分不方便,高兴的问道。

    “什么豢养,本王是说让我放入炉中炖锅鹰汤,解解馋!”,白猴没好气说道。

    “嘿嘿,前辈你可真能说笑,我好不容易才捡到这么个小玩意,刚才打斗你看我这身上脸上,你再看看我这历练的任务,需要采集的清心果全毁了,要吃你去吃那两只死了的去”,江易一听,气急败坏说道。

    怀中的雏鹰似也感觉道有什么东西对自己不利,浑身打了个冷战,向江易怀中紧紧依偎去。

    “死了的不要,小子,下次再遇到什么妖兽,帮本王活捉了,让本王打打牙祭”

    “是,是,下次再遇上肯定给您老捉了!”

    “哎!这该死的炉子困死本王了,多少年没吃到那些美味了!”,白猴嘴角流着口水,感慨一番。

    绕过小山,江易带着雏鹰向黑山深处的方向走去,来到一处翠绿的山脚,还没走出多远,突然隐隐约约听见前方林后有刀剑交锋之声,瞬息间,声音已至,他看见一人正狼狈的向他这边逃蹿过来。

    那人虽袍服华丽,却全身血染,踉踉跄跄的已是凶多吉少,后面跟着的几人紧随在后,脸上的嚣张跋扈隔着百米亦能看出。

    当中一位年青人一脸的嚣张跋扈,冲在最前,肆无忌惮趁那人不备之际,操控飞剑猛裂袭击那人要害,同时,脸上还带着一幅嬉笑的表情与边上之人打趣:“这臭小子,让他把那几颗清心果交出来,他非顽固不听,杀了他也省的我们几个废话”。

    而此时那人身上即便已经是伤痕累累,血流不止,却仍然顽强的回击。

    江易看了一眼,心想:“想不到这帮家伙争夺起来也这么凶残”。

    他正打算离去,谁知那贵公子撇了他一眼,嚣张说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拿你一起收拾?”

    江易听后,愣了一下,忽然脸露笑容的慢悠悠走过来,他倒是要看看这公子哥要怎么收拾自己。

    那年青人刚要继续呵骂,边上一人看了看江易,立即拽了拽他,对着他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年青人一边听着,一边不时拿眼上下打量江易,脸上神情变换,最后突然虚假的笑道:“误会误会,原来是江师弟啊!久仰大名,江师弟,此人偷了我们几个采集的清心果,被我们几个抓住,竟然不交出来,正好你来给我们几个评评理”。

    “好说,好说,哈哈,等会!”

    江易笑容满面的来到那人身边,发现那人左胸被刺穿一剑,血流如柱,已是命在旦夕,他扶起那人说道:“王师弟啊,你怎么样了?”

    那人虽然已经虚弱不堪,生命垂危,却是面色一愣,轻声解释道:“这位师兄,我不姓王啊?”

    那人又看了看江易,但他失血过多脸色已逐渐灰白,双眼目光涣散,嘴中不自觉的呢喃,江易急忙把耳朵贴在那人嘴边,只听那人虚弱说道:“多谢这位师兄……相救……我袋中还有几颗清心果给你……还有这块玉牌……麻烦你……有机会帮我带回……”。

    那人声音逐渐虚弱,近似低喃,断断续续的还未说完已经死去。

    江易见那人死去,忽然急切喊道:“喂,喂,王师弟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欠我的一百颗生灵丹谁还我啊?”

    边上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直到他放下那人尸身,收起清心果和玉牌,才拿眼斜蔑着眼前几人说道:“各位,都认识我吧?”

    见几人点了点头,他又说道:“我这人最讲道理了,在外门之时,大家就知道,但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今王师弟既然死了,所以,我这一百颗生灵丹的债就得麻烦各位了!”

    听了这话,那年青人终于知道江易要干嘛了,立即张牙舞爪,破口大骂,顺势操控飞剑攻来。

    “当”的一声,年青人的飞剑还未飞出几丈,已经瞬间断作两截,而陨仙剑不知何时已经飞绕在那年青人身边。

    他一步一步来到那年青人近前,陨仙剑剑尖抵在其脖颈处,做侧耳倾听状,问道:“你、说、什、么?”

    “本……”,未等那年青人话说完,陨仙剑已经瞬间刺入,只听的“滋”的一声,鲜血喷洒而出,那年青人脸上死前还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有种说不出来的讽刺。

    其他几人见江易忽然变得如此凶残,说杀就杀,都满脸惊恐的看着他,其中一人指着江易,颤抖的说道:“你、你竟然杀了项行公子,项公子乃流云郡郡守项济项大人之子,这下你,你麻烦大了!等着项大人的怒火吧!”

    江易拔出陨仙剑,在那年青人身上拭了拭,又说道:“这人死就死了,但欠的债就得找你们几个还了,怎么,看你们这样子是不想还了?”

    “不是,不是,这不是身上的丹药不够嘛”,其中一位见江易又要操控飞剑跃跃欲试,忽然软了下来媚笑道。

    “有多少先还多少吧!先凑凑数,我这人以理服人,多一颗我也不要!”,江易大方的说道。

    一会之后,江易拿着几生灵丹看了看,说道:“趁我心情还未变坏,都滚吧!”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顿时做鸟兽散,飞逃而去,转瞬间已不见踪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