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三十九章 阴冥派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飞剑上,江易静静的看着远方,缥缈的云雾伴着冷意向他迎面扑来,乡间的一周如同时空长河中的恒河沙数,瞬间流逝。

    修仙之前,他从未觉的这种安逸闲适的生活有何特异,但经历一段时间之后,他心中已有了些许留念。

    只是短暂的迷茫之后,江易的目光就变的再次坚定起来,只是他的心中还有一种担忧,那阴冥派的弟子虽说只是元徒期,但阴冥派会否小题大做,抓住此事不放连累村子,他尚不知,毕竟祝成死去之前说的那翻话,不知是真是假。

    阴冥派是这篇地域与青云门齐名的修仙大派,其历史虽没有青云门久远,但实力却后来居上,派中甲士众多,行者几十。

    平时,阴冥派弟子常以第一大派自居,其行事本就狡诈毒辣,不择手段,还经常以各种借口,插手凡间之事。

    而如祝成这种元徒期修士,因修为低微,在派中无法显出地位,所以更是常以历练为借口,进入凡间,作恶多端。

    千里之外,阴冥派内一位满脸阴森的黑袍老者,正拿着一本术法,念念有词:

    “冥尸之术,正副有别,正为乾,副为坤,请显副本之灵……”

    老者是阴冥派掌门玄冥子,而之前的黑袍老妇正是其师妹。

    黑袍老妇回派悲伤一阵之后,忽然开始急切的翻找祝成的储物袋,因对她或者阴冥派来说,袋中别的不甚重要,但唯独那本冥尸术,却是阴冥派秘法,轻易不能丢失。

    她知道,师兄玄冥子也就因祝成是其子,才会花费本身修为拓印了副本给祝成。

    哪知,当她将此事告知玄冥子之后,却发现玄冥子竟然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师兄,师妹知道成儿丢失副本,全是我的过错,要不是我当初哀求你,秘术也不至于泄出派去,但成儿是你的关门弟子,如今他已经被人杀害,你就真的一点都无动于衷吗?”,黑袍老妇哭泣着说道。

    “嘿嘿!关门弟子?谁家关门弟子破入元徒初期用了十几年时间,又用了十几年时间才突破元徒中期?”,玄冥子讥讽笑道。

    “师兄,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的心思,如今成儿身亡,师妹我亦生无可念,只要你帮我找到那杀害成儿之人,我就把那人当年留下的东西给你”,黑袍老妇脸色绝望的说道。

    玄冥子一听到此话,心中似乎被看破了什么秘密一般,忽然微笑道:“嘿嘿!师妹,师兄能要你什么东西?”

    “哼,明知故问!”,黑袍老妇头一扭,气愤说道。

    “好,既然师妹你说出此话,师兄我亦正好借此找回副本,毕竟那秘术是我阴冥派的不传之秘,只有掌门才能习炼,轻易不能丢失”,玄冥子一改之前的推脱,爽快说道。

    黑袍老妇听到玄冥子此语,脸色越发显的暗淡,接着似乎想起什么往事一般,一丝微不可觉的红晕从脸上一闪而逝。

    而玄冥子心中却是十分愉悦:“那个东西若是能够到手,不说破镜有望,也许还能托庇与那些上古仙宗,顺带着将青云门给灭掉。”

    但想起丢失的冥尸术,玄冥子却不是十分着急,因每一本冥尸术的副本,都是阴冥派掌门根据正本,花费自身十几年修为,利用灵气拓印而出。

    副本本身就是富含灵气之物,只是带有门派掌门的烙印锁住了而已,所以,若是找不回副本,还可隔空引爆烙印,让得到副本之人在大意之下被炸伤。

    第九山洞府中,江易打开祝成的储物袋,翻找一番,当他拿起那把阴沉飞剑,发觉其上令人作呕的气味已经消散,而这把飞剑一看就不是凡物,本身剑身灰蒙,刃口锋利,剑柄顶端更是镶嵌着让他始终侧目的明石。

    这明石似曾相识,忽然,江易想起了在哪里见过这种石头,这竟然与他在子集见过的灵石一模一样,且看其纯度,似乎还是一颗中品灵石,可惜个头不大,只有当初欧阳飞拿出的那颗中品灵石的五分之一,但对自己来说却已经是意外之喜,他卸下了那块小小的灵石,随着掌心的吸取,只一会,灵石已经变成了一堆稀碎的粉末。

    再看那件小甲,表面精致,泛着黑铁色泽,正面中间刻着两个印记,围着印记,有道神秘的阵纹,纹路时断时续,似乎未尽全功,这阵纹江易虽然不懂,却是让他开了眼界。

    想到当时祝成嘴中念叨的几句话,似乎这小甲叫寒灵冥甲,可惜他不懂操控的术法,无法穿戴。

    再从袋中拿起那本秘术,秘术的书页十分坚硬,不像旧物,封面写着“冥尸术”三个大字,整本书透着一股邪恶之意。

    江易打开翻阅了一遍,发现此术果然邪恶至极,炼就此术之人,竟然需要将收集的死人灵气注入幼婴初开的丹田内,再系魂冥想,以灵控魂,吸干幼婴,他心想,怪不得祝成那斯要抢夺二丫的孩子,此秘术实在是诡异邪恶。

    他刚要把此术点燃,忽然,冥尸术竟然缓缓升空,表面飘出一股股黑色的雾气。

    江易心中顿时涌出一股强烈的不安,他立即吐出体内的那道紫气紧紧包裹住冥尸术。

    当紫气全部包围住冥尸术之后,那股不安虽然消散,但紧接着紫气内的冥尸术竟忽然炸裂开来。

    “噗!”

    江易喷出一口献血,脸上瞬间苍白,他凝神望去,发现防护没有破裂,仍然能够看出包在外面的紫气在尽力的蠕动,慢慢的那本炸裂的冥尸术逐渐消失不见,徒留一缕缕黑色的雾气被紫气吞噬的干干净净。

    虽然受了些许轻伤,但江易此时的心情却分外振奋:“想不到因祸得福,炸裂的冥尸术被吸收之后,化作的紫气竟然如此之多,如此一来,随着这紫气的增加,突破到元徒中期不是更进了一步?”

    “嗯?”,千里外,就在玄冥子引爆术法之后,欲要借用秘术印记操控灵气攻击之时,他忽然感到与冥尸术上的印记顿时失去了联系。

    玄冥子顿时心中惊诧,眉头微皱,每本冥尸术都是他大量修为积聚而成,可以说那些副本冥尸术也是其一种潜藏的攻击手段,谁要是得到之后以为就万事大吉,开启修炼,那可就错了。

    但如今他感应不到印记,就说明已经被人抹去,好在秘术已经炸裂,不担心秘术真的泄出去。

    “师妹,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杀死成儿之人有什么特意之处?”玄冥子冷声问道。

    “没有!”

    玄冥子思虑良久,说道:“此人既然能将冥尸术的印记抹去,想必修为亦是不低,或者其修炼的功法就是有何特异之处。”

    老妇听到之后,却是反驳道:“修为高深之人怎会去那种村落?即便对方修为高深,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我亦要找到他,为成儿报仇!”

    “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到那个人,我想既然储物袋不见了,想必我为他炼制的寒灵冥甲,也定然被那人搜刮走了吧”,玄冥子忽然没好气的猜测问道。

    “……嗯!”,老妇的脸上显出一丝不自然。

    玄冥子脸上一阵肉痛,炼制那寒灵冥甲添加的材料墨晶,可是十分稀有,而且那件冥甲还未尽全功,要不是为了那件东西,他说什么也不能让祝成拿走。

    如今因祝成一个小小的元徒中期弟子,竟然丢失了派中一本珍贵的秘术副本,一件稀有材料炼制的宝甲,玄冥子心中如同割肉一般疼痛,但一想到能从师妹那里得到那件东西,他又立即冷静下来,觉的祝成的死颇为值得。

    玄冥子表面镇定,不慌不忙的对屋外说道:“来人,把我的控元境拿来,一个时辰内,不要让人打扰我”。

    不一会,外面弟子送来一面掌心大小的镜子,玄冥子在镜中写写画画,控元境表面灵光不断的闪现,不一会儿,镜子里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向外飞去,而玄冥子亦同时打出一道灵气紧紧跟随。

    江易吸收完冥尸术的灵气之后,又拿出那件寒灵冥甲,只是此时,拿出的寒灵冥甲竟然也有种蠢蠢欲动似要飞走的感觉,他眼疾手快的一把按住,同时再次吐出体内的那道紫气。

    千里外,玄冥子顿时又感到如那本冥尸术般,似要失去了寒灵冥甲的印记,他随即神色一变,嘴中念词:“元控冥甲,开!”

    原本控元境中打出的那道白光在空中飞奔的速度越发的快捷起来。

    忽然,江易感到一阵的心悸,看着紫气即将全部包裹住寒灵甲全身,而小甲亦震动的越加厉害,其上未被包裹住的印记,更是变得虚幻起来,忽然,印记似乎收到了什么感召一般,化作一股强大的灵气,击向江易。

    千钧一发之际,紫金小炉顿时一闪而出,护主一般挡在江易的身前,只见那股强大的灵气击在上面,竟如同泥牛入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终。

    自印记消失,寒灵冥甲表面渐渐变得灰朦黯淡起来,几十道裂纹密布其上,江易知道这小甲废了。

    他刚想要扔掉,可是中间镌刻印记位置,突然落下一块指甲大小的漆黑色晶体,那晶体很是引人注目,他捏在指尖,翻看了半天,也不知这是什么材料,就随意扔进了袋中。

    想到刚才的险处,江易一阵颤惧,那道灵气出现的瞬间,他以为自己已经性命不保。

    “刚才幸好本王操控小炉为你挡住那一击,不然你小子必然魂飞魄散,记住,你小子又欠了我一次!”,白猴说道。

    “前辈,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欠不欠的,嘿嘿!”,江易嬉笑着说道。

    “不想还?是不是?那你给我找点妖兽炖炖,本王好久没吃过肉了”,白猴回味的说道。

    “前辈,你……?”,江易疑惑道。

    “妖兽是你那些土鸡瓦狗能比的吗?”,白猴眼睛一番,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神气说道。

    “是是是,下次我定然捉几只妖兽让您尝尝!”,江易讨好说道。

    “低于元徒后期的不要啊!”,白猴说道。

    江易脸色一黑……

    千里之外,玄冥子一掌拍碎边上的石桌,之前尽在掌握的神态已经逝去,眼中寒光闪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