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三十八章 搏杀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天边不知何时突然飞来一柄阴沉飞剑,剑未及身,一股难闻的腐臭味道已经传来。

    江易顿时察觉,手势一捏,身后的陨仙剑瞬间弹出,挡在身前舞出一道光幕。

    霎那间,只听“叮”的一声,阴沉飞剑似碰上了盾牌一般,忽然荡开,同时远方亦传来一声大喝:“大胆狂徒!”

    随着话落,一人飞身降至,身穿黑袍,而此前逃去的刀疤亦紧随其后,对其说道:“祝仙人,就是这小子要抢我们流云郡的辎重”。

    江易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了那人一番,发觉对方一身的黑袍虽看不出名贵,但手中的那把阴沉飞剑却显出不凡,尤其剑柄处的一颗华丽明石,更是似曾相识,十分惹眼,只不知被其掠去的孩子在什么地方。

    那人亦是打量江易一番,一脸阴森的说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动我流云郡城辎重?”

    江易却是不答,冷声问道:“孩子呢?”

    那人却是突然嘿嘿冷笑道:“小小的元徒初期就敢学人打抱不平,当真找死!”

    黑袍人说完,手势一挥,其身边漂浮的阴沉飞剑再度飞击而来。

    江易见此,防御手势再度一捏,陨仙剑亦同时飞起,随着他手一挥,立即再度舞成光幕。

    “当当……!”

    剑锋交接之声不绝于耳,只这一次阴沉飞剑却未荡开,两把飞剑一攻一守,凌空相持。

    “嗯?之前还看不出来,如今倒是发觉你这小子还真有几分实力,不过但凭你这元徒初期的修为,看你还能当我几击”,那人讥笑道。

    随着他手一指,阴沉飞剑上立即泛起一点绿雾,那绿雾竟然如同活物一般,慢慢的逐渐扩散,不大一会儿,已经密布整个剑身,此前阴沉飞剑的模样已经完全看不清楚。

    江易见此,脸色顿时紧皱起来,对方明显要欲施辣手,但他却是毫无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反复施展此前的防御剑术。

    哪知,几次交锋之后,陨仙剑表面显出的一点微朦紫光不但未变的虚弱,当遇到绿雾之时,竟然如同遇上了美味的食物一般,瞬间把侵入的绿雾吞噬的一干二净,而与此同时,江易亦忽然感到陨仙剑上的紫气似乎增加了少许。

    “咦?想不到仙心决修炼出的紫气还有这等吞噬其他灵气壮大己身的功效,当真让人惊喜!”,江易被震撼的蓦然想到。

    见此,江易不禁心中大震,有这神奇的紫气和陨仙剑,自己可说是如虎添翼,随即他心中一动,御剑术的第三手势被他瞬间掐起,陨仙剑又先快后慢的若后续乏力一般飞起,带着迷惑向那黑袍人刺去。

    而此时那人心中却正在纳闷:“怎会如此?自己这绿雾可是行者期师伯帮助炼化的,本身带着强烈的化灵功效,为何碰上对方剑上的那点点紫色灵气就被吞噬,难道这紫色灵气比之绿雾更加的精粹强大?”

    那人脸上惊诧连连,同时眼底闪出浓浓的忌惮和贪婪,阴沉飞剑亦被他瞬间召回,而他本人瞬间后退至七八丈开外,随即又从随身的储物袋中拿出一件精致的小甲,伴着他嘴中念就的术法,小甲忽然变大被他穿戴在身上。

    那人看着缓缓飞来的陨仙剑,本就阴森的脸上被这突然显现的“神奇”一幕逗的讥笑。

    “吓本人一跳,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仙术,原来不过是唬人的玩意,看我收你飞剑!”,那人随即伸手就向陨仙剑抓去。

    江易听到那人的话语,脸上却是顿时显出一丝诡秘的笑意,与此同时,御剑术第四个手势瞬间捏起,随着他轻轻向下一挥,陨仙剑当即带着破空之音,如同黑色流矢向着那黑袍人刺去。

    “咣!”

    飞剑与黑袍人之间忽然崩发出一圈闪亮耀眼的刺芒,而陨仙剑亦被那道闪烁的刺芒瞬间弹开。

    那黑袍人缓缓落到地面,苍白的脸色却是显出更加惊诧至极的表情,如果说那绿雾还算是威力一般的话,那他之前穿戴在身上的的这件精致小甲,可就是属于真正的品级法器了。

    这小甲名唤寒灵冥甲,乃是自己从师尊处软磨硬泡得到的一件极品防御法器,其炼制虽未尽全功,但照师尊所说,却也能够挡住大部分元徒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只想不到眼前这小子手上的那把丑陋的黑铁棍施展出来,竟然能有如此威力。

    而此时江易的体内也不好过,陨仙剑已经与他的心神紧密相连,飞剑被对方的防御法器瞬间弹开,就如同自己隔空撞在一座大山之上般,好在他开丹之时,心神经历紫气洗炼才未受伤,但即便如此,亦被震荡的颇为难受。

    “呼!”

    就在江易紧紧防备着黑袍人杀来之际,之前跟来的刀疤不知从何处突施冷箭,一刀砍了过来,江易体内的紫气似有意识一般,自动防护,但有意暗算无意,他之前还未缓释的心神,再次经历一震,嘴角流出一丝血迹。

    对面的黑袍人忽然发现,不知何时江易的双眼竟然突变成了一双紫瞳,带着恐怖的妖异之色。

    而此时,江易也发现丹田中那缕凝炼的紫气,亦消耗的十分快捷,全身如同落入地火炼狱一般,炽热难耐,他心神抗拒着不适,御剑术的四道手势被他反复交错的捏取,速度之快已经留下了道道手指的虚影,如同绽放的莲花。

    与此同时,一道道耀眼的紫气被他瞬间从手心打入陨仙剑中,而飞剑亦如同得到指示的兵士一般,忽然腾空,极速的向对方飞击过去。

    “咣,咣……!”

    一剑一甲接连不断的攻守撞击,而此时黑袍人虽然寒灵冥甲在身,但却已经有了一丝恐惧之意,因为他发现,江易陨仙剑上的紫气不但能够吞噬那把阴沉飞剑上的绿雾,而且就连师尊炼制的这寒灵冥甲上的灵气,对方的紫气竟然都能吞噬。

    如此一来,黑袍人更是吓的心惊肉跳,若再来几次撞击,只怕这寒灵冥甲的防护之力都要崩溃消散。

    就在江易刚要操控陨仙剑,再度乘胜追击之时,对面的黑袍人忽然冷笑道:“你若杀了我祝成,阴冥派必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阴冥派?”

    江易一听,身上顿时一阵哆嗦,阴冥派可不好惹,此派乃是魏宋两国之内的第一大派,实力雄厚不说,其派中之人最是睚眦必报,想不到,自己竟然惹到了这等邪派。

    “看!”,正当江易愣神之际,对面的黑袍人忽然一声大喝。

    江易不由自主看去,只见黑袍人眼中忽然发出道道邪光,带着摄人的迷惑之色,他顿时感到脑中一阵眩晕,浑身泄气,飞在空中的陨仙剑亦摇摇欲坠,

    而此时一直伺机待伏在侧的刀疤亦再次偷袭向他刺来。

    千钧一发之际,江易咬破自己的舌尖,疼痛刺激的他瞬间醒来,他提聚最后一口紫气,疯魔一般折断刺来的长刀,并一把拉过刀疤,夹在腋下,右拳忽然涌出点点紫光,向对方头部锤击过去。

    只一下,刀疤的头颅顿时如同炸裂的西瓜一样绽开,血液飞溅。

    而此时祝成已经被他忽然显露的残杀暴戮之态震的心胆具裂,感觉眼前之人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修为强大的妖兽,师尊炼制的寒灵冥甲,更是已经不能让他感到丝毫的安全感,他立即飞速的向后退去,手抖的拿出一张灵符想要加速逃去。

    江易见祝成要逃,随手一撸脸上沾染的刀疤的脑浆血液,如同地狱中的魔神一般,脚下一踏,瞬间向祝成撞去,同时手中再次接连绽放莲花盛开般的指势。

    陨仙剑伴着江易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撞向祝成,两人间再次灵光四溢,而江易趁着寒灵冥甲防御的间隙,忽然一把抱住祝成,头颅如同不要命一般撞去,寒灵冥甲闪现的灵光逐渐微弱。

    祝成匆忙间想要再次施展出刚才的秘术,而江易有了前车之鉴,顿时避开祝成那双邪异的双眼,只是依仗强壮的体魄紧紧的缠住对方。

    祝成两次施展秘术未尽功,已有反噬己身之态,又被江易撞击的头昏脑涨,整个人已是神志不清。

    趁此机会,江易抬手一招,陨仙飞剑瞬间横削,一颗头颅顿时飞起。

    夕阳坠落,乌纱满天,寂静的乡间古道之上,江易气喘如牛,只是滴着血浆的双眼仍然一眨不眨的盯着远方,紫色的双目终于泛出黑白,恍若远古的魔神,而在他的身后,古河村仍然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安逸祥和。

    忽然,江易发现前方远处的古道上似乎停着一辆马车,同时有婴儿的哭泣之声隐隐传来。

    江易稍事休息换下一身血衣,又在祝成身上搜捡一番,秘术、小甲、残破的飞剑统统收入囊中,向前奔去。

    与此同时,在祝成死去的瞬间,远在千里外一盏长明灯灭,同时一处阴森的洞府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成儿啊!!!”

    就在江易将孩子交还给二丫,刚刚飞走不到半个时辰,一位黑袍老妇忽然显现在古河村外的古道上空,老妇面容憔悴,但认能看出一丝当年的绝世容颜,老妇未及落地,一见地上祝成的无头尸身,抬手招到怀中紧紧抱住,声音悲怆至极。

    一会之后,老妇抬起阴森的面孔,似乎已经从悲伤中醒来,自言自语道:“成儿你安心的走吧,母亲定要找到杀你之人,抽他三魂七魄,让他生生世世给你在冥府当牛做马,为你报仇”。

    双手挥动间,一道道墨绿色的灵气打出,瞬间整个古河村如同落入了炼狱一般,声声凄惨的叫喊传来,不到一柱香时间,整座村子已被夷为平地,老妇似又不解气,一把火点燃整个村落,燃灭殆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