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三十六章 比试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山风凌冽,拂面如刀,石台阵最外围一处小石台上,两道身影各自的双目紧紧的盯着对方,已经站了许久,好似要用眼神杀死对方一般。

    台下赵虎看了看天空的烈日,擦了擦额头流淌的汗渍,对那负责比试的师兄说道:“王师兄,你看两位师弟对峙的时间是不是长了点?”

    那王师兄看了赵虎一眼,脸色平静的说道:“静观便是!”

    但他的眼中亦是明显显出稍许的不耐烦,心道:“这两家伙之前看着还是仇恨不共戴天的样子,可是印石签状上到台上之后,就耍帅一般,站在那吹冷风吹了半个时辰,虽说双方交手之前定然会有试探对方的实力的一步,可是这试探的时间也太长了吧,以自己不为外物所扰的耐性都有点忍受不住,甚为难耐,何况边上这二位”。

    “是,是,王师兄你果然挺的住,我和行远得找个地方歇会了,这家伙,再不比,估计他们没有分出胜负,我和行远就要被烤成人干了!”,赵虎夸张的说道。

    江易自从飞上石台之后,就做好了以守为攻的策略,可是对方却是始终按兵不动,江易心中直犯嘀咕:“难道许云扬这小子之前是扮猪吃虎,不对,是扮虎吃猪,也不对,那自己不成猪了”。

    一个时辰过去,江易疑惑的发现这许云扬不知为何,竟然也不攻击,端是奇怪。

    江易不知,许云扬上来之后,心中也泛了猜疑,他刚入中期不久,境界不稳,之前是看不过眼江易所以才会出口讥讽,本以为江易就是一虚张声势的软骨头,谁知连上几下没吓唬住对方,两人话赶话的,如今竟然上到了石台比试。

    就在二人正充分的发挥着用眼神杀死对方的“神奇术法”之时,边上等待良久的王师兄终于忍不住了:“你俩难道要把这石台站穿吗?还比不比了?再不出手,我要撵人了!”

    已经端坐在一边的赵、张二人相视一番苦笑,这两家伙终于将修为高深的王师兄也惹的扛不住,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了。

    见王师兄开口催撵,江易知道再一直这么守下去,今日这场测试御剑术威力的比试可能就会不了了之,草草收场,他手指随即一捏御剑术第一势,陨仙剑立即应势而起,随着他手指一挥,飞剑顿时就要对方攻去。

    而对面的许云扬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似也无法再忍耐下去,身后的飞剑亦“噌”的弹起,如同一把远射而至的利箭,破空而来,明亮的剑身,带着锋利,很是唬人。

    江易自踏入元徒一来,直觉越见变的敏锐,已经变的十分灵动,经历紫气的洗经筏髓之后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许云扬的飞剑刚攻来,他就立即感到对方这一剑的强弱,他立即按下原本要攻向对方的的陨仙剑,随即绕身游动。

    当对方利剑及身之际,江易又是瞬间手势挥动,陨仙飞剑如同救主的猛将瞬发即至,挡在身前。

    只听的“当”的一声,双剑交接,接着忽然荡开,许云扬的飞剑剑身表面明亮的灵光顿时黯淡不少,而江易的陨仙剑却是毫发无损,剑身原本因为含有紫气显出的微弱的紫光,却反而一瞬间显出耀眼夺目之色。

    “咦,这小子还真有些门道!”,许云扬见状飞奔上前,同时手中接连打出几道灵光,原本黯淡的剑身,亦再次变的明亮起来。

    江易见对方竟主动上前攻来,更显诚心静气,临危不动,接着他试着掐了御剑术的第二个手势,这个手势原本在用之前的玄铁剑时,明显的感到行气之时迟滞缓慢,可是奇特的是,换了这把陨仙剑,他发觉这行气的速度明显加快不少,几可与第一手势相提并论。

    江易大喜过望,好剑术果然还是要配好剑!

    第二手势捏起的瞬间,陨仙剑立即在他的身前形成一圈剑网,江易顿时知道,这个手势应该就是一种防守之意。

    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双剑交锋之音,许云扬见江易那副不动如山蓄势待发的的样子,顿时一阵心惊,随即飞剑一收,极速后退。

    江易也不追击,只见他手指再度捏出一道手势,飞剑顿时破空向许云扬飞去。

    正是御剑术中的第三个手势,只见陨仙剑起初飞击的速度很是快捷,如同利箭,只是飞出五丈之后,速度陡然下降,变得晃晃悠悠的向对方飞去。

    许云扬见状,先是心神突紧,待看到陨仙剑忽然慢了下来,顿时露出掩饰不住的讥笑,如此慢的飞剑,还想伤人,当真可笑,看来这小子果然如同自己想的一般,只是得到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奇遇罢了,以这如此慢的飞剑自己还不是手到擒来,他主动飞向陨仙剑,就要收取。

    江易见许云扬此举,脸上忽然显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接连又掐了一个手势,乃是御剑术第四个手势,陨仙飞剑顿时变成一道刺向许云扬的黑色流光,气势惊人。

    这景象甚是突然,许云扬瞬间吓的心胆具寒,手忙脚乱的凭着本能拿起飞剑横档在胸前。

    可是黑色的流光不但重俞千斤,而且难以抵挡,只听的又是“当!”的一声

    双剑第三次交锋,只是这一声,伴随着许云扬倒退时嘴角溢出的鲜血,其飞剑瞬间断做两截,落在石台之上。

    与此同时,极速倒退打算泄去力道的许云扬看见地上自身断裂的飞剑,一时急怒攻心,摇摇欲坠,最终昏倒在石台上。

    真正出手比试的时间不到半炷香就已分出胜负,台下的赵虎和张行远二人却是已经看的目瞪口呆,而一直紧盯在侧的王师兄此时也甚是惊讶的看着江易,眼中精光闪耀,心神亦有一丝震动。

    才入内门的元徒初期弟子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能战胜中期弟子,且还将对方击成了重伤,而且竟然连对方的飞剑亦是斩断了,这着实令台下三人感到意外。

    之前赵虎不敢应战郭天的约战,被许云扬讥讽,如今见许云扬竟然在江易的手下没到半柱香时间就被击昏了,一时心中倒也解气不少。

    “这江师弟是何时入的门,为何如此修炼资质天赋异禀之人,此前门中从未听过?”

    赵虎见负责比试的王师兄竟然主动询问起来,心中顿时泛起一股酸意,要知道即便自己这元徒后期之人,在对方眼中也是无视一般,但他心性豁达,主动为王师兄介绍道:“不满师兄,江易这小子其实刚入内门还不到半年!”

    “什么?半年不到就能重伤元徒中期?”,王师兄眼中的惊诧更显浓郁。

    王师兄不由自主再次向江易看去,此前双剑交锋的瞬间,他就一直注视着江易,此时见许云扬倒地不醒,他见江易手拿铁剑竟似乎还要上前去,忽然朗声阻止的说道:“江师弟修炼资质果然奇高,元徒初期就能击伤同门的师兄,有如此成就,当真可喜,但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看许师弟已经昏迷,就不用再……”

    江易听见王师兄的话语,却是立即停下脚步,还未待王师兄说完,已经抱拳打断说道:“师兄误会,师弟我虽然侥幸胜出,然许师兄虽对我不义,我却不能不念同门之宜,如今他昏迷不醒,我正打算上前看看,既然师兄你如此说,我就不上前去了,还请师兄你尽快找人帮其医治”。

    王师兄脸色一暗,心中又气又笑的想道:“臭小子,我就是要说这话,还要你说?说的这么正气凛然,看你刚才那样子,分明是想要上去再捅几剑的样子”。

    但王师兄知道此战许云扬理亏在先,之前勾划“生死不论”的举动,如今很有点因果报应的味道,他想了想还是夸赞说道:“还是江师弟你说的对,如此我先将许师弟送去医治”。

    说完,王师兄飞身跃上石台,还不待江易自谦一番,人已经风一般抱起许云扬飞去。

    赵虎和张行远二人当即跃上台来,赵虎轻轻的一拍江易肩膀赞道:“江师弟,当真是让我俩刮目相看啊,虽然这话我说过多次了,不过师兄这次真的是发自肺腑,师兄对你的钦佩!”

    “打住,赵师兄,我刚比试完,正是血脉膨胀之时,师弟不想再有呕吐之意”。

    “哈哈哈……!”

    江易谦虚一番,看着那王师兄飞走的身影问道:“这王师兄负责石台比试,也不知修为如何,看刚才他飞上石台瞬间带人离去的姿态,估计修为应该不低。”

    “不低?呵呵,江师弟,王师兄可是轻易不会出手之人,听说已经跨入元徒圆满期,只等契机一到,即破元入甲”,赵虎以为江易想要不自量力挑战王师兄,连忙主动解释道。

    元徒期之后即是甲士期,江易知自己所问引起误会,也不解释,此时他心中却也略微有些得意:“果然只有无用的人,没有无用的术法,这御剑术经过自己今天这么简单连贯的施展,倒是很容易出其不意的建立奇功!”

    “哈哈,小子,如何?本王告诉你选择这本术法是对的吧?”,白猴不知何时竟然再度主动传音说道。

    “前辈,这应该说是英雄所见略同吧,要知道我当初也是打算选择这本术法来着”,江易在心中说道。

    “哼,那你知不知道本王让你选择这御剑术还有第二个目的?”,白猴不服的说道。

    江易想了想,迟疑的说道:“是否与那老头的玉书有关?”

    “嗯?看来你小子也注意到了,不错,这御剑术上的字迹的确就是那老头玉书的字迹,只不知那玉书为何会散落开来,而且你小子可发现,这御剑术明显就是不全,好像还缺了不少”,白猴说道。

    “前辈您所言甚是,晚辈也是觉得这御剑术威力不凡,应该不只只有薄薄的几页,应该还有更多的手势和行气之术”,江易赞同的说道。

    赵虎和张行远见江易忽然呆愣半晌,还以为他心中不服,真要想着挑战那王师兄,连忙拍了拍江易:“江师弟你不会真要盲目的挑战王师兄吧?”

    江易顿时一愣笑着说道:“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只是师弟我刚才想起一点东西,所以才发呆。”

    而此时第八山一处洞府中,一位衣着华美,气势凌厉无比的年轻修士,却是脸色阴冷的看着地上重伤昏迷的许云扬,冷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边上一位身穿灰袍的弟子恭敬的禀告说道:“郭师兄,师弟也不是十分清楚,只知道是王遂师兄把许师弟抱回来,只是抱回来之时,他已经重伤昏迷,而王遂师兄也未多说,只说是石台比试,被人打成了重伤,如今我已经为他服下了丹药,或许等会就能醒过来”。

    “许师弟才突破元徒中期,按理说一般为了稳固境界,不会与人动手交锋,想不到竟伤的如此重,你去查查看看,至我突破到元徒后期,元徒期中,已经少有人不知许云扬是我郭天照着的了,你去看看是哪位元徒期弟子,如此不给我郭天面子?”

    年轻修士右手轻轻一挥,一道灵气已经击中几丈外的假山,乱石飞溅。

    “是,师兄,我即刻前去!”

    半个时辰后,灰袍弟子回来禀报说道:“师兄,我知道是谁了”。

    “哦?是谁?”,郭天问道。

    “就是第九山最近风头正盛的江易那小子”,灰袍说道。

    “江易?前几日就听你说那小子如何如何怪异,且每次听你说他就总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怪异感觉,但我却知道从未见过他,如今正好,走,前去会会他,看看他是如何的三头六臂,初入元徒就敢不把师兄们放在眼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