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三十五章 石台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剑乃气之体,术乃气之行,要想施展御剑术对敌,这两样可说是缺一不可。

    江易自得到陨仙剑,又有御剑术这行气的术法,这段时日顿时展样无比,时而御剑飞行,时而控剑攻击,孰能生巧之下,他倒是有了一丝剑仙之意。

    “两位师兄,看看师弟我这柄飞剑如何?”

    这日,江易将赵、张二人请来,向二人一番展示自己新得的神兵利器,二人细观之后,静默无语,一会儿,赵虎说道:“师弟,要不我为你去再找一把吧?”

    江易顿时脸无表情,边上张行远忽然哈哈大笑说道:“不管飞剑外形如何,但终归还是要看对敌如何,江师弟你难道不想试试你这飞剑的威力究竟如何?”

    “当然想,只是我知自己的修为不如二位师兄,只不知去哪里寻找匹配的对手?”

    “这还不简单,要想比试当然是去主峰大殿外的石台了!”

    “石台?”江易忽然想到当年清元仙长带自己入门之时看见的主峰山顶上,那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台,当时中间那最大的石台上面对战的两位师兄那种如同游龙一般的飞剑,至今仍留在他的脑海当中。

    “师弟,你的这个烧火棍,不叫飞剑,表面坑坑洼洼的连基本的刃都未开,最多就是个具备剑形的剑胚。”

    九山围峰,大殿浮空。

    这是江易首次静下心来浏览这青云主峰的雄伟,上次内门选拔之时,他光顾着注意测试之事,倒是忽略了这四周的美景。

    只见宏伟的大殿外,四周缥缈的云雾半遮半掩,将大殿衬托的如同漂浮在天上的宫殿一般,巍峨壮观,大殿下的广场更是无垠硕大,如同一张碧波大盘,横断而成的山顶平整无比,似同斧削。

    青云门中,主峰石台向来是内门弟子比试切磋,熟练术法的首选之地,平时,石台被阵法隐匿于云雾之中,只有在开放的日子里,才会显露出来,而今日真好就是。

    只见四四方方的石台四周,每隔一段就会竖立着一座石碑,石碑倒是不大,一人高矮,表面光滑无比,与之前测试选拔之时的测灵石倒是有几分相似,却又有所不同,石碑相对来说不少,一直排进雾中,不知繁几。

    远看石台方正,可是近看表面却是显得坑坑洼洼,没有一座完好,石台从外到内,逐渐升高,给人的感觉却是比试之人也定然越加尊贵,而最中间一座石台,最是巨大,约有十几丈宽,很是让人向往,想要跃跃欲试。

    江易三人来到石台阵边沿,见几位穿着束腰的师兄、师姐正在台上切磋,飞剑你来我往,对攻激烈,他站在台下,认真的观看一会,已然明了比试的规则。

    低等境界之人只能在外围比试,越是靠近里面,所需的境界越高,而若要上石台比试,则两人需先去负责比试的师兄处预约下帖,再到石碑处比对双方境界,匹配合格才可上台,而若双方境界不对等,则要签署契约,以示公正。

    测试修为的正是此前江易看到过的那一座座石碑,测试之时只需把手摁在石碑之上,石碑表面就会如同镜面一般,显出多层的横格,每一层横格都不一样,从下往上越来越长,最短的横格,就代表元徒初期。

    一路走来,江易倒是认识不少同期进入内门之人,纷纷相互致意,只是这些人当中也有几位自觉高贵,心中鄙夷,与其招呼,江易亦毫不介意,他自觉与这些人以后也不会有何交际,也就无视对方的鄙视。

    “米粒之珠,也配放光华!”

    就在江易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台上的比试之时,忽然一道声音传入耳中,江易顿时脸色冰冷,转头望去,只见边上一位跨腰长剑,面如冠玉的华服公子,正摇着纸扇,一脸讥讽的看着他。

    看着这明显针对自己,似曾相识的公子哥,江易双眼微眯,眼中的厉色顿时一闪而过,想不到正想找人切磋,试试新进刚学的御剑术威力究竟如何,就有人送上门来。

    他看着对面的年青公子,心中一动突然记了起来,脸上也是随即显露出讥讽的笑容说道:“这不是要我记住大名的喜洋洋公子吗?”

    许云扬被江易显露的讥讽话语,立即气的火冒三丈,气急败坏的大声喊道:“本人许云扬,不叫喜洋洋!”

    “好吧,许云云公子”,江易故作一脸无可奈何的拜服表情说道。

    “你想死吗?”,许云扬见江易一直装傻充愣,随意编排自己的姓名,脸色已经被气的如同猪肝一般,冷声说道。

    江易脸色一收,冷声挑衅的说道:“死倒是不想,不过,许公子要是想切磋一番,倒是可以!”

    边上赵虎听到江易刚才的话语,连忙拽住江易,说道:“江师弟慎行,许师弟已是元徒中期,可不要意气用事!”

    边上张行远亦规劝道:“江师弟不可鲁莽,许师弟的确已经是元徒中期,若你与之比试,只怕凶多吉少!”

    许云扬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小蚂蚁竟敢如此嚣张,脸色更显的阴冷无比,蔑视的说道:“你当真找死,不知天高地厚,小子,谁给你的胆子刚入内门,就敢挑战本人!”

    许云扬见江易边上赵虎阻拦,却是讥讽说道:“原来是胆怯的赵师兄啊!赵师兄不在院中种你那几丈灵田,什么时候有空来石台这了,难道这次赵师兄有胆与郭天师兄一较高下?”

    赵虎一听许云扬的话语,脸色亦瞬间冷了下来:“本人只不过是刚入元徒后期而已,而郭师兄却是已经进入后期一年多,何来胆怯之说,许师弟你不要胡编乱造!”

    “呵呵,不管是不是我胡编乱造,总之就是赵师兄你元徒后期没胆与同样是后期的郭师兄对战,难道我说的不对?”

    许云扬脸上的讥笑毫不掩饰,更是肆无忌惮的看着江易说道:“只想不到你这杂役竟然能够爬进内门,当真让本人刮目相看,不过别以为有清元长老撑腰,就可为所欲为,内门可不是你随随便便的几颗生灵丹就能买通的地方!”

    而江易此时忽然听见“郭天”二字,脸色顿时也是冷酷无比,他心中一直记得当初在黑山之中,被郭天当时那一剑打落悬崖重伤时的情景,当初要不是死去的严和即当了挡箭牌,又从其身上搜到几颗保命的生灵丹,只怕此时自己已经是一具干枯的白骨,静静的躺在那不见天日的崖底。

    想到此,江易一拍赵虎的肩膀,沉声说道:“赵师兄,多谢你提醒,不过今日我就是来找架打的,我已经感觉到我的飞剑蠢蠢欲动,饥渴难耐,不饮血不归”。

    江易说完之后,走上前去一副挑衅的姿态看着许云扬说道:“走,印石签状!”

    那表情顿时惹的许云扬再次勃然大怒:“谁不去谁是小狗!”

    江易听得心中顿时一乐,这许云扬看来也就是个被人惯坏的公子哥,虽然嚣张跋扈,但却也天真无比,即便修到了元徒中期的境界,估计对敌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与自己一般,虽然高了一个小境界,却正是自己检验御剑术和飞剑威力适合的对手。

    而此时,许云扬见说完之后,江易一直沉默不语,还以为江易已经怕了,装作好似才明白一般,又讥讽说道:“对了,忘了,江师弟才刚入元徒,只是一个小小的初期弟子,印石签状,岂不太过吃亏,怎么样?江师弟,你敢比吗?”

    “呵呵,固所愿尔!”,江易冷笑着略过许云扬的讥讽之语,心随意动的答道。

    两人前去石碑前印石,在印石之时,那负责比试的师兄看见江易在那石碑上印出的短短一小节横格,很是惊诧的盯着江易看了稍许才拿出签状,让两人画押。

    待画押完,那负责比试的师兄忽然语出惊人问道:“点到即止,还是生死不论?若是两人所选不同以点到即止为准”

    江易听清之后,心中一震,脸上的神情变换莫测:“生死战,那怎么行?”

    而许云扬却似已知晓,看着江易难看的脸色,脸露讥笑,在“生死不论”上迅速的打了个勾,同时口中激将的说道:“江师弟,看你之前嘴硬的样子,现在不会怂了吧?也是,只要你现在对我三跪九叩,我立即就饶了你,取消这次生死对决!”

    谁知,江易心中沉下心境之后,忽然也是大声讥讽的回道:“哼,光天化日之下,做什么白日梦!”

    几人被江易突然的大喝吓了一跳,愣愣的望着他,只见他迅速的接过笔在“点到即止”上打了个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