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三十四章 铸剑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过了许久,江易知道这是自己能否得到一柄飞剑的唯一机会,脸上越发的恭敬问道:“不知前辈您是否可以赐予晚辈一把飞剑?”

    “嘭!”

    谁知,话音刚落,一块如同板砖一般的黑铁,忽然不知从何处被抛入江易的手中。

    那黑铁重俞千斤,江易措不及防下,狼狈的差点摔了个跟头。

    “飞剑没有,破铜烂铁倒是有一块,你要,就自己去山顶铸剑阁炼制,不要,立即放下,转身下山离开!”,那声音的语气竟突然间变的冷若冰霜,听的江易心中异常懊恼。

    可是江易知道,玄铁飞剑尚还能被自己弄断,如今这看似不凡的黑铁又能比那玄铁强韧多少,总之有了这黑铁料,自己不如就上山顶当一回铁匠,他头一拧傲气说道:“炼,怎么不炼?”

    三天过去,江易还以为这黑铁料应该轻易就能锤打成型,制成飞剑,谁知那块黑铁在他不停的敲击之下,竟然只是稍稍变长少许,到现在还仍然看不出剑的影子。

    “您老说实话,是不是故意为难小子我?”江易抹了把额头的汗渍,一脸无奈的盯着眼前这枯瘦的小老头。

    三天来,那声音的主人亦就是眼前的这小老头,自从把黑铁料交给江易,他就一直在关注着江易打铁,这三天来在江易的不懈努力之下,黑铁料虽然没有改变多少,但是这小老头却是已经被他带的不再闷闷不语,变的富有生气不少。

    “为难你?知足吧!知道这是什么材料吗?”,老头一听,立马站起来傲气说道。

    见江易疑惑的望过来,老头又说道:“这可是落灵海中的陨仙铁!”

    “陨仙铁?”,听着材料的名字倒是的确吓人,可惜江易觉得,要想把这陨仙铁制成一把飞剑,期间的过程这铁料没有把仙陨了,倒是肯定先把自己给陨掉,三天中,这铁料在自己不下上万次的锤击之下,竟然只是变长了少许,江易想到自己为了一把飞剑上这第四山完全就是找虐来了。

    如今,边上这老头即不传授他铸剑的技艺,也不让他离开,只让他一直在这不停的敲敲打打,消磨时间,美其名曰:苦己心志,体会铸剑的不易。

    好在这老头半天都不说一句话的脾性被自己终于给改了,不然,江易觉的自己飞剑没有炼好,恐怕已经要被憋疯了。

    老头继续说道:“你不要小看这陨仙铁,一般的飞剑添加一层此种铁料,历时就能显出不凡的功效,变的锋利不说,而且可以极快的提升飞剑的攻速”。

    “嗯?提升飞剑的攻速?”江易想起当初学会御剑术时,施展第三个手势之时那慢腾腾的飞剑攻速。

    “难道是因为飞剑材料的原因?”,想到这江易顿时产生一股动力,手上铁锤的挥动亦变得快了不少。

    经过这几日相处,江易却是逐渐看出来了,眼前这干瘦的老头就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铸剑大师,他笑着说道:“您看弟子我在这时日也不短了,也可以说是您的半个弟子了,这陨仙铁也实在太难炼了,要不您老伸伸手指点指点,帮帮弟子!”

    “帮帮?没门!自己的事自己干,你修炼的这灵气倒是挺奇特,你就用灵气慢慢磨吧!小子,弄不成飞剑的样子,就别下山!”,王原之前还是一副落寞无比的样子,听见江易的话语,却是陡然变换,盛气凌人说道。

    一月过去,黑铁块终于有了一丝剑的样子,江易心中有种振奋,觉的光明就在前方。

    忽然许久不见的老头再次进来盯着他手上的陨仙铁,见他一脸兴奋的样子,鄙视的说道:“一个月才完成一半,看来你没把我之前和你讲的那句话听进去啊?”

    “嗯?哪句话?”

    江易听后,觉得这老头话里有话,他不禁回想着之前老头说过的话,忽然一道灵光闪过,灵气奇特?用灵气磨?

    江易谦虚的请教问道:“难道铸这把飞剑还需要用到灵气?”

    见老头一脸的鄙视表情,江易终于明白自己之前果然是没有体会到这老头的深意,于是他立即施展御剑术的第一个手势,按照行气路线调动体内的灵气。

    果然,当紫色的灵气附着在炙热的陨仙铁上之时,江易发现明显有了很大的效果,陨仙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形,展露出剑的大致模样。

    而老头亦见江易开窍之后,最后又传了他一篇自悟的简易铸剑口决,那口诀让江易每天利用灵气锤击变的更加轻快不少。

    又是一月,陨仙铁终于显出了大致的剑型。

    “剑有云纹,但却需均布,不然这剑施展起来定然不会顺手,而这云纹需要用锤炼之人的灵气激冷方可生玄,如此可保剑与己的感应”,老头见陨仙铁终于有了一丝剑的样子,他立即说道。

    江易一听,连忙操控体内那缕紫气,裹腹剑身,忽然剑身上一段段的云纹似被侵蚀一般,瞬间消失,散布开来,化作雪花一般,覆盖在剑身之上。

    “噌!”当江易收回减弱的紫气之时,那剑胚还未待雕琢,忽然一道寒音带着摄人的光泽没入他的眼耳。

    只见江易手中的飞剑,剑体修长,通体黝黑,却是黑种泛紫,江易知道,那定是灵气侵染所致,只是让江易颇为懊恼的是,这飞剑的表面虽然云纹密布,可是也实在不敢恭维,坑坑洼洼之处也有不少,一般修士只怕看见这飞剑的样子,当即就会随手扔掉。

    江易试着握住剑柄,他忽然感到,飞剑中好似有一物般要透剑而出钻入其体内,他当即吓得心中一惊,随手松开剑柄。

    “当!”

    飞剑掉落在地上,老头见此,眼中精光一闪,说道:“这陨仙铁好在只是当年老夫留下的一小块,虽说有种种不凡,想不到铸剑之后,竟然还能产生杀戮剑灵,因此,以后但若你想彻底操控此……就算是剑吧,还需要灭杀掉那剑内的剑灵方可”。

    “剑内的杀戮剑灵?”江易听后,刚想去抓取剑柄的手掌立即又拿开,疑惑的看向老头。

    “老夫就不信,你来这第四山之前,就没打听打听这第四山为何会落至如此境地?”

    江易心中一动,说道:“打听倒是打听过,只是弟子听说那些弟子下山都是精疲力尽而已,而且还说您老是……”

    “怪异是吧?的确,谁要是犯下那种罪孽,没有被罚,最后也会成为怪异的!”

    老头说完这话,脸上顿时显出无尽的悲伤和自责,连带着江易亦放弃了再次去抓取那飞剑的想法,静静的望着他。

    一会之后,老头主动的缓缓说道:“老夫名叫王原,四十年前本是第四山铸剑阁的负责长老,哎,当年心高气傲,不到百年就已突破行者之境,可惜却一直沉迷于铸剑之道,不能自拔,总想着铸炼出一把绝世飞剑,可以媲美主峰顶上的那把镇派青云剑,及至有一天门中不知从处得来一大块这陨仙铁。

    原本门中打算利用这陨仙铁铸出几把绝世飞剑,以用作各大长老的佩剑,可惜贪欲害人,老夫却只想着把这陨仙铁炼制成一把超大的神兵利器,闭关炼就之下,最后想不到一招不甚,竟然导致铸炼出的神兵产生剑灵噬主,而剑灵将我心神控制之后,又屠杀了满山的同门弟子。

    直至后来老夫神智恢复之后,境界修为已降至元徒,神兵亦随之四分五裂,因掌门念旧,才未责罚老夫这罪孽深重之人,可惜经此一事,几十年来这第四山却是渐渐冷清下来,且门中弟子也少有再来这铸剑阁求剑,更别说学铸剑了。

    因此,小子你要当心那飞剑,若是可能,你最好能够将那剑灵灭掉,否则随着时间越来越长,那剑灵吞噬你的灵气则会变得越来越强,知道吗?”

    江易想不到这飞剑越好,竟然还有如此弊端,他心中一动说道:“趁着在您老这,我就会会这剑灵能有何等杀戮的威力”

    说完,江易一把抓住地上的飞剑剑柄,他只觉一股透心的冰寒瞬间从剑柄处涌入他的脑中,那股冰寒就好似要将他冰冻一般,江易不敢大意,体内的紫气立即涌动过去,紧紧包裹住那股冰寒。

    江易只觉得脑中似乎闪过一道似有似无的凄厉叫喊,接着他睁开双目,一滴冷汗从他的额头滑落:“您老说的没错,幸好我用体内的灵气将其消灭了”。

    “呵呵,小子,不是那剑灵不强,而是你的紫气实在是特殊,要是一般的元徒弟子即便对方是后期之人,亦不能如此轻易的将其灭杀,看来你这紫气果然非常特异!”

    江易听后,刚要找借口掩饰,谁知,王原又语重心长的说道:“不用担心,老夫看似修为还在,其实早已油尽灯枯,本以为会带着这块陨仙铁泯灭与世间,如今心愿已了,当可安心离去,你走吧!”

    江易蓦然惊诧,只见王原长老枯瘦的身躯在话说完之后,瞬间化作一堆灰烬,看的他心中感慨万千。

    与此同时,青云主峰大殿中,一盏长明灯忽然湮灭,一会之后,主峰铜钟敲响,钟声沉闷,似带着无尽的悲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