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二十六章 朦胧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江师弟可在?”,几日之后,就在江易一心研究之时,偏舍的门外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他推开门,只见谢玉领着一位年青公子,来到他的院前。

    那公子给江易的感觉似曾相识,他一回想就记了起来,正是当年那位在子夜集市中见过的欧阳公子欧阳飞。

    “江师弟,澹台长老仙去,门中已经任命欧阳平长老主管炼丹阁之事,这位是欧阳长老之子欧阳飞,欧阳长老他老人家要求以后炼丹师必须在第二山炼丹,不得离开,否则,炼丹阁不再提供草药,且以后所有内外门弟子种植的草药亦必须如数交于丹阁”。

    那欧阳飞手中摇着纸扇,目中无人的说道:“谢师哥,整个炼丹阁就他特殊,不在第二山炼丹,区区的一个外门弟子,还只是一见习丹师,何须跟他如此客气?”

    江易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原本想着去就去吧,如今澹台长老陨落,为了提升丹技,自己在哪不是炼丹,但看欧阳飞如今的态度,他想起之前就察觉的丹师之间的诡秘,微笑着说道:

    “既然欧阳师兄不待见,那师弟我就不过去了,我就继续待在我这山下吧!”

    谁知,谢玉笑面虎一般说道:“师弟忘了,门中之前可是拿来不少三叶草让你炼丹,如今这丹药……”

    谢玉话还未说完,只见江易返回屋中,一会出来之后拿出一个储物袋,扔到谢玉手中,说道:“点点看!可够?”

    谢玉接过细点,发现数量不但足够了,且品质也非常完好,两人正要离去,江易又拿出一张符纸微笑说道:“二位师兄慢走,这是收据!还请二位师兄签上字据,如此一来我与丹阁就两清了!”

    听到这话,欧阳飞和谢玉顿时目瞪口呆。

    待二人离去,江易看着储物袋中还有的许多三叶草,自语说道:“好在老子当时留了个心眼没有贪慕那点虚荣,告诉炼丹阁自己的真实水平,要不然可真就徒做奉献了!”

    “江师弟,半年前之事,张师弟和我实在愧疚”,第九山中,赵虎洞府之中,他举着一杯水酒,不好意思说道,张行远亦是举杯附和。

    二人刚要同时弯腰致歉,江易连忙止住,笑着说道:“二位师兄不必如此,师弟我因祸得福,这半年我虽不在炼丹阁炼丹,却是也学到了不少非常有用的东西,而那些正是我目前所需要的”。

    自上次得到那株七叶草,经过这半年多时间的琢磨和积累,江易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赵虎见江易如此说,连忙撕下一只烤鸡腿递上,献媚道:“这是我特地下山带来的”。

    边上的张行远也说道:“还是多谢师弟你不计前嫌,这杯酒师兄先干为敬”。

    落日熔金,夕阳的光辉洒满山间,与赵张二人告别之后,江易带着一丝醉意向回走去。

    “河里蛤蟆上下跳,看的大爷我心烦躁,捉只蛤蟆吓仙女,咦,嗳?裤掉了!噗……!”

    他正怡然自得的一边喝着袋中的酒水,一边唱着小曲,跨过这山间的清澈小泉,转过一块巨大的突石之后。

    忽然,一具水雾朦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三丈之外,以他此时的眼力,瞬间看清其中的美妙光景,肤若凝脂,山峦起伏。

    江易忽然嘴口大张,好似已经无法呼吸,目似铜铃,更似要穿透层层水雾,一股甜腥紧接着流入嘴中,只见他鼻孔中,两道赤红汹涌奔流的冲了下来。

    “谁!”

    随着朦胧之中,一声清厉的声音传来,一道白色的匹炼亦同时直射而至。

    千钧一发之际,江易手忙脚乱的躲开,避退到突石后面。

    “别误会,别误会,我只是刚从那边过来”,想起刚才那道直射的匹炼,如同追命的利剑一般,江易吓得心惊胆颤,急忙喊声道。

    “刚才……你看见了?”过了一会,那道朦胧的身影冷声问道。

    “没有,没有,我刚转过弯……”,江易急忙回道,忽然似乎想起什么,一下捂住嘴巴,双目吓的再次圆睁起来,寂静不到半秒,他一下蹦跳起来,转头冒死奔去。

    身后的那道朦胧身影紧接着再次一声厉喝:“还说没看见!”

    同时,匹炼亦是突袭向江易刚才的隐蔽之地。

    过了一会,那朦胧的身影现身在突石上,此时已经身着仙衣,看着远处江易飞奔的身影,恼怒中带着羞红的娇容。

    月挂高枝,鸟倦归林。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但江易一想起之前那瞬间的美好,就感觉鼻中发痒。

    “她怎么会在那里洗浴?”江易想不通透。

    “那么美丽的女子,竟然敢光天化日的就在那清澈的小泉露天洗浴,这不是招狼,哦不招郎嘛!”江易忍不住的挠了挠头。

    “哎!当了多年地痞流氓,竟然会被那种场面吓的狼狈逃窜,也实在太没面子了!”,江易搓弄着下巴的胡渣,过了一会,又是一番自语道。

    天色越见漆黑,江易看着那高挂的明月,目中一道道狼光,接连掠过,感叹道:“真是又白又圆啊!”

    偏舍中,灵气四溢,一股股丹药香味,飘散开来。

    一道身影沉浸在其中,盘膝静座,可是身影此时的心态确实振奋莫名,好似吃了何种提神醒脑的灵丹妙药,而身影也的确在一的服用丹药,只见丹中的丹药如同豆子一般,迅速的向身影的口中落去,咔嚓声起。

    这半年时间,通过为炼丹阁炼丹,江易身边积攒的许多三叶草,再次被他炼成了数不尽的生灵丹,虽然这些生灵丹在他服下之后,似乎对他的丹田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但毕竟可以修复他因为长期习炼体术,引起的身体隐藏的伤处。

    “反正不用也是浪费”,他想道。

    “嘶!”

    就在江易那般以为之后,随着他心中如之前一般自然的默念起仙心决之时,一股钻腹的疼痛忽然从丹田位置传来,他仔细一感觉,发现灵气大量在他的丹田周围聚集,却不是如之前那般化作暖流,最终消散。

    而好似变成了一根根尖锐的利刺,不停的刺向丹田,似要把他的丹田刺成千疮百孔。

    就在他想要停下服用生灵丹之时,忽然心中一动,坚挺的忍受着腹中的疼痛,依然如故的向嘴中倾倒一丹药。

    不大一会,上千的生灵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消耗一空,随着腹中阵阵的疼痛越来越剧烈,江易感到自己已经似要昏厥一般,他强自忍住,及至最后,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疼痛渐渐的减去。

    但到最后,仍有一点如同针尖般大小的疼痛,始终无法完全消去,时隐时现,这让他蓦然惊喜。

    疼痛也是丹田的一种变化,总比没有变化要好。

    “江师弟,可在?”

    就在江易收功之后,刚刚起身之时,赵虎的声音忽然在屋外响起,带着一股怪异的味道。

    江易从屋中出来,看见赵虎脸上一副十分不好意思的笑容,他心里咯噔一下,只见赵虎拱了拱手歉意的笑容说道:“江师弟,实在对不住,师姐硬是逼迫,实在没有办法!”

    随着赵虎的话说完,门外缓缓的走出一位靓丽的身影,一双剪水泛着迷蒙的秋波,如同空中闪亮的明星,带着夜色的寂冷。

    靳柔先是默默的看了江易一会,忽然,脸上冰雪融化,娇笑的容颜再度如同夏花般绚烂。

    “江师弟,你跑的可真快啊!原来你住在这等偏僻之地,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你!”,靳柔的话语说到最后,紧咬的牙齿,竟然发出了一丝丝咯吱之音,可见她心中的愤怒。

    上次的献阁之事,还未彻底让对方谅解,这次可说又是无心之失,接二连三的招惹靳柔这朵带刺的玫瑰,江易挠了挠头不禁苦笑起来想道:

    “即便再是疼痛的开丹也比解释这种误会轻松多了!”

    他知道,面对靳柔这种境界的内门弟子,逃亦是逃不掉的,所幸光棍的说道:“靳师姐,是杀是刮,本人悉听尊便,我江易认了!”

    说完之后,江易才忽然发现,自己的话语竟然如此平淡,而心态亦似若平静无波的镜湖,他静静的看着对面靳柔的娇美,总感觉在这妖娆般的身躯下,潜藏着一颗寂寞枯萎而又逐渐凋零无助的灵魂。

    一时间,林间的鸟叫虫鸣,也似乎渐渐远去。

    “呵呵……!你以为装作好汉一般,我就能饶了你吗,看剑!”

    靳柔修炼多年,面对这种心灵的感应最是熟悉,她忽然娇笑起来,掩饰着脸上的红晕,心知对面这狡猾的小子已经看透自己的内心,若是不给他点厉害瞧瞧,还真有可能,不把自己这个元徒后期的修士当回事。

    噌!

    飞剑化作一道游龙,剑身瞬间拍打在江易的身上,带得他向后飞倒而去。

    “呜!”

    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击,江易却如同被一根手臂般粗细的铁棍抡中,心口一阵翻涌,嘴中显出一丝腥味,只是他知道这一击未附灵气,不然身躯定然四分五裂。

    “这娘们的修为竟然如此恐怖,之前在黑山被那元徒中期的郭天偷袭,服下几颗丹药亦尚能不长时间恢复,想不到仅这简单的一击就让自己受了内伤,好在之前留下了一生灵丹,以备不时之需!”

    江易从地上站起,看着靳柔转身离去的美丽身影,心中却想着就当这是看光她身体的代价吧!

    赵虎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张嘴结舌:“这,这,这……哎~!”。

    想了半天,他也不知从何说起,最后蓦然长叹一声。

    ……

    二十年前,魏国,都城,一书香世家。

    一位仙风道骨之人,看着一三岁幼女说道:

    “此女天资聪颖,却媚骨天生,面泛桃花,此生须进仙门修行,方可躲开尘世俗扰,避祸家门,但若进仙门修行,谨记年岁三十之前,命有一劫,不遇命星破解,甲士难入”

    “请问仙长,那命星如何才能遇到”。

    “山间水洗,沐浴更衣,炼丹之道,逢人破机”。

    靳柔行走在山间的林荫道上,想着二十年前父亲带着自己在外游玩,碰上那人时的场景。

    “想不到竟然真是那个家伙,自己刚才那瞬间的感觉,绝对没错,渐渐固化的修为,明显有了一丝松动,只是如今自己的身子却……”,靳柔懊恼的想到,脸色带着娇羞,俞加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