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二十章 约斗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梁喜看着众人,心中叹息:“眼前这帮棒槌,让他们对敌还行,这动脑子的事,就实在是为难他们了。”

    他想不到一个小小的穷小子杂役,竟然折腾出如此大的动静,心中后悔,当年未直接杀了,一了百了,以致后患无穷,让其做大,那小子如今人多势众,直接上门去,肯定无法达到目的,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最好能够当众让那小子心服口服的方法

    他沉声说道:“如今我等当立即改变计划,重新计较”。

    江易自从收服了几十位外门弟子,在大量的三叶草供应之下,他又开启了昼夜不停的炼丹方式,日复一日,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炼丹技艺,精进不少,至少已经有了完整生灵丹的出现。

    如此一来,外门中一些观望之士,更是蜂拥而至,顿首拜服,而他亦乐的躲到偏舍中,专心炼丹。

    这天,就在他刚要拿着草药进屋时,只见一位满脸傲气的外门弟子,扔过来一张贴子。

    “一月之后,袁离师兄约战你于外门擂台,”,那弟子离去前说道。

    看着手中贴子,江易虽心中气恼,但却很是冷静。

    “袁离?肯定就是上次那想要偷袭我之人,梁老头竟然还不死心,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这次我已经组建了“丹盟”,有大量灵丹和外门弟子相助,没有后顾之忧,看最后到底鹿死谁手”,一股狠劲,在他脸上显了出来。

    “江兄,怎么站在这里?”,石元忽然走出来说道。

    “石兄,梁喜那老家伙终于忍不住了!”,江易摇了摇手中的战贴说道。

    “哦?我知江兄实力强大,还有大量丹药辅助,想必拿下袁离不成问题!不知还有什么需要兄弟去做的”,石元说道。

    江易不在意说道:“拿下对方问题不大!”

    他想了想又从袋中拿出五个丹,说道:“保险起见,这样,我这有一之前有人送的‘宫廷秘药’,可夜御数女而不倒,还有这几生灵丹,你帮我去找找梁老那边与袁离相熟之人,看看能不能先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石元:“……”

    ……

    “闾兄!”,外门一处仙居之中,石元抱拳道。

    “原来是石兄,石兄今日来是?”,闾山实未想到石元竟然会来找他。

    “啪!”,两人进入屋中之后,石元一句话未说,一生灵丹忽然被打开放在了桌上,丹香混合这些许的糊味飘散开来。

    “石兄,你这是……”,闾山不解,问道,这段时日,他们虽然艳羡石元等人可以再也不用为丹药发愁,但摄于梁喜多年的淫威,还是没有主动提出离开,但心中却已经蠢蠢欲动。

    “啪!”,又一丹药被石元放在桌上。

    闾山看着两丹药,眼中露出贪婪,只见石元在桌上写了两个字——袁离,想到一月之后的那场决斗,他心中已经朦朦胧胧似乎有了点想法。

    “啪!”,当第三丹药放在桌上之时,闾山已经懂了,只是他还不敢确定。

    “啪!”,剩余两被一起拍在了桌上。

    “石兄,你别拿了,我懂了,只是此事毕竟是梁老安排的,而袁离虽然古板,但是兄弟我尽力而为!”

    “没有了,其中一丹药乃是宫廷秘药,用不完就自己留着吧!”

    闾山:“……”

    时至一月之后。

    外门位于主峰山脚,巍峨的主峰,似也在俯视着这场迟来的约战。

    山风如刀似剑,吹拂在江易的脸上,这一个月他服下了大量的生灵丹,随着炼体如钢的境界逐步稳固,心境亦很是淡然,对这场约战却更觉是一种炼丹之外的游戏。

    袁离早就在石台上静静的等着他,双手垂肩,脸上的表情如同磐石的刻纹,千年不变,只是双腿却似乎有点颤动。

    江易盯着袁离看了一眼,脸上露出微不可觉的笑容。

    袁离见江易上台之后,冷声说道:“上次因梁老之故,未能尽兴,此战众目睽睽之下,当与江兄续之!”

    江易一听,觉的自己猜的果然未错,当时幸好仙长救急,如今再看袁离下盘不稳,些微抖动的样子,心中顿时有了底气,他憋了许久的痞性,彻底展露出来:“袁大头,说了一堆废话,要战就战,江爷上次只是怕你们轮流耗我,这次,我既然入了外门,不把你打的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何这样红!”

    “找死!”,袁离此生最讨厌被人称作大头,他一声呼喝,疾跑几步,双拳如同蛟龙出海,凡间的各种武技,接连打出。

    一时间,江易格挡的险象环生,但他打野架经验十分丰富,阴手频出,加之在黑山年许,已经炼出搏杀的本能,总能在间不容发之际,偷袭到袁离的不备处。

    “猴子偷桃!”

    只见他又是一招伸向袁离裆部,这一招阴险之处已经不用言表。

    一会儿后,袁离的脸彻底变黑,他从未见过如此低劣的招数,每一击都是奔着人的要害,且是无法出口的要害,就如攻击他裆部的地方,这小子竟然已经不下三种招数,简直下三滥到极点。

    可是他不知道,江易就是以这些野路子,才能一直闯到现在,若是公平的决斗,他的尸骨都不知风干多少年了。

    围观的人起初还以为,一场势均力敌之战开启,谁知,这耍宝的小子,这次竟然毫无底限。

    “下去,下去,你这什么下三滥招,太卑劣了!”

    江易听见一人在下面叫喊,趁着退开的功夫,叉腰说道:“袁大头,这就是你说的公平一战?还带人身攻击的?那小子,你别走,下了石台我就去找你!”

    “哈哈哈!”围观人中还是有几位认同江易之人。

    他听见底下的笑声,心感到:“吾道不孤啊!”。

    想完,他又是一招撩阴腿踢去。

    “不要叫我大头!”,袁离终于被他连消带打的一番骚扰套路,弄的狂躁起来,心神大失。

    “好机会,趁他病,要他命!”,江易暗道。

    整场游斗耍阴招的他,立马合身欺上,手上的拳头如同开山裂石一般,接连锤向袁离,同时,手上不知抹了何物,引的袁离连打喷嚏。

    终于,袁离在措不及防之下,连中他三拳,退后倒地。

    袁离狼狈的爬了起来,口中喷出一口瘀血,脸色苍白,他实未想到,这小子一旦认真起来,拳力竟如此之重。

    最主要,他还不和自己正面对敌,总是用一些下三滥招迷惑自己,不觉之下,让人掉以轻心,最后见对方心烦气躁,空门大开之际,一招得手。

    在袁离这几十年与人对决中,他从未经历过这种阴险的打法,简直防不胜防。

    “袁大头,认不认输?”,江易来到离袁离一丈外,站定说道,一丈是他的安全距离,即能跑,也能攻。

    “不要再叫我大头!!!”,袁离即使倒在地上,身受重伤,却仍然呢喃道。

    “就叫你袁大头,如何?”,江易嚣张喊道。

    “啊!”,袁离似忍不住心中的气愤,一掌拍向面部。

    与此同时,只见江易忽然过来,一腿瞬间踢开袁离手掌,叫道:“吗的,要死别在我面前啊!你江爷我还要回去吃饭呢,弄得血淋淋的影响胃口”。

    袁离被他的一脚踢的翻滚几圈,躺在地上懵了,这是杀自己?还是救自己?

    擂台上,江易见袁离的呆状,知道已经打服了这小子,故态复发,脸上立即堆出如许的笑容:“各位父老相亲,谢谢各位的捧场,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众人一见这小子又在那胡乱瞎说,纷纷转身离开,嘴中骂道:“吗的,谁是你父老乡亲!”

    太没有礼貌了!江易觉得这些围观之人,素质还不如古河村民呢。

    “喂,你还不回去?”江易见围观之人尽数离开,转头却发现台上还在发呆的袁离。

    “哦!”袁离踉跄着爬起来,刚要离开,忽然又回头,疑惑问道:“你没看那贴子内容?”

    “没看,被我扔了,怎么,袁大头,里面不就是约战我吗?”,江易说道。

    “是,是,那我先走了”,袁离急忙离去。

    “鬼鬼祟祟的肯定有古怪!”,当时接到那贴子,听到那外门弟子的话,他气愤下就没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