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十六章 我有法器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石元一听大喜,他上次与江易擂台比试,就知道眼前的小子,不是一般货色,后来找人打听后才知道,此子刚进门中,就有一位行者期大修士做靠山,且短短三年不到,还被推荐进了外门,如今那推荐他的修士更是已经成为青云门的长老,位高权重,他问道:“江兄请说,鄙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江易说道:“我刚进外门,还不知有哪些兄弟,受到那些家伙的欺负,若石兄不介意,是否可以帮助兄弟联络一下?”

    “如此甚好,江兄只要大旗一挥,想必肯定有人依附,到时我等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就再也不用受他们欺压了,鄙人立即就去”,石元高兴的说道。

    与此同时,七煞五虎之中一位亦对梁喜说道:“梁老,我们都去了,保证那小子在外门呆不了几天”。

    “呵呵,不要粗心大意,那小子能在黑山大难不死,且在几年之内就炼成了体术,肯定有什么依仗,或许是李清元送他的法器,亦有可能”,梁喜皱眉说道。

    三日后。

    “江兄?”

    “石兄请进!”

    “如何?”,待石元进屋之后,他问道。

    “哎!那些人虽知江兄曾是清元长老的杂役弟子,但却一直推诿拖延,始终不肯明确答复”,石元垂头丧气道。

    “哦?看来还是我等实力不够啊!”,江易感慨说道。

    “不错,要是江兄此时手中真有一件清元长老的法器就好了,那众人必定挥手即至!”,石元笑着憧憬说道。

    江易一听此话,心中一动:“没有法器,自己凭空捏造一把不就得了”。

    “石兄,实不相瞒,不是兄弟一直不愿相告,实在是有难言之隐!”

    “哦?难道江兄身边真有清元长老的法器?”,石元一听此话,希冀问道。

    江易装作为难的点了点头,说道:“有是有,就是需要,哎……!不说了”。

    石元恍然大悟,脑补想道此法器定是难以操控,毕竟对方也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但他却兴奋说道:“无妨,只要江兄真有法器即可,那些没有依靠的弟子即使不愿过来,但我出去宣示一番,想必那些知道江兄有法器的七煞五虎,也定然有所忌惮”。

    “是吗?”,江易装作很疑惑说道。

    “本人敢担保!”,石元斩钉截铁说道。

    “呵呵……!如此就有劳石兄了”。

    “应该的,应该的”

    ……

    “梁老,梁老,不好了,江易那小子手中真有清元长老的法器!”,豪奢的偏舍中,一位壮汉忽然跑了进来喊道。

    “什么?你从何得知?”,梁喜急忙问道,他想到自己伺候了黄玄这么多年也未得一件法器,心中充满嫉妒和惊惧。

    “今日属下在外门中,看见石元在那聚拢几位弟子述说着什么,属下靠近之后一听,才知道,他说江易那小子手中有件法器,之前只因缺少丹药没有灵气,且不易祭炼,难以操控,所以一直未示人”。

    “石元那小子真如此说?”,梁喜脸色疑惑的问道。

    “禀梁老,的确如此,这几天他尽是给江易那小子宣传了”,壮汉说道。

    梁喜双眼微眯,一副思索的表情说道:“石元?不应该啊?那日擂台本就是看他被江易击败之后,寻思在外门中再给那小子找个对头,才运作一番,让他进入的外门,想不到还未待我笼络,他竟然投了那小子”。

    “梁老,您看如今怎么办?”,壮汉问道。

    “此事可疑!”

    偏舍中,江易从那几方灵田中终于收获到几十株三叶草,他正打算躲到这里,再次安静炼丹。

    “你就是江易?”,院外忽然传来一声淡漠的声音。

    他看去,只见一位壮汉正站在门前,上下打量着他。

    他心中一动,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也不枉他自虐的饿了自己一周,如今的他可以说是十分消瘦。

    江易眼神忽然凌厉起来,脸色严肃问道:“某就是,你是何人?”

    那壮汉之前还见他一副虚弱不堪的样子,却陡然间气势突变,心中升起一丝怀疑,但语气却宛转下来,笑着说道:

    “鄙人成山,与江兄一样乃是外门弟子,早四年进入外门,今日刚从外回来,就听说外门中多了一位了不起的师弟,很是好奇,特过来拜访一番”。

    江易一听,就知此人话中有假,自己居住的偏舍,十分隐蔽,以靳柔之能,尚且没有发现,此人如何知晓。

    他眼珠一转,转过头去,瞬间又转了过来,拱手说道:“哪里,哪里,还不知阁下今日来此何意?”

    成山忽然一惊,心想:“此子怎么变的如此有礼貌了?难道梁老和许公子给的消息不对?有阴谋!”

    又试探道:“鄙人知江兄体术了得,想要和江兄切磋一番……”

    哪知江易一听之后,脸上忽露微笑,一拨衣衫,摆手说道:“请进!”

    成山顿时愣住,脸色泛红,手摆着说道:“不、不,江兄听错了,鄙人的意思是,以后有机会找江兄在外门擂台那里切磋,鄙人还有事,先走一步”。

    成山边走,心中暗道:“这家伙一直彬彬有礼的样子,始终没有显露嚣张无赖的本色,十足是有何阴谋,看他一脸惨白的样子,许是真是清元长老赏了他什么灵符法器,只因需要血肉祭祀,才会想引我进去!”

    待一回望,发现江易竟然追了出来,奔走的俞加急切起来。

    江易待成山走远,又在院门口坚持少许,才体力不支的倒了下来。

    ……

    “许公子,梁老,不是我成山不帮这个忙,实在是那小子太过阴险狡诈,竟然想谎骗我进院去,用法器杀我!”,成山想起临走时,江易那副恶鬼般白皙的面容,心中就是一阵颤抖。

    “什么?不可能,他只是一个区区的外门弟子,难道真有行者期修士的法器防身?”,许云扬一下站起来,惊讶说道。

    “是啊!成山,你是不是看错了?那小子即便再得李清元喜爱,行者期修士所用的法器灵符,可不是能轻易送人的,那小子奸诈似鬼,别不是你胆怯找的借口吧?”,梁喜眯瞪着一双三角眼,看着成山沉声问道。

    “既然二位不信,不如明日二位随我再去一次,看看到底究竟如何?”,成山沉声说道。

    “不用了,待我最近几日再找人探探那小子虚实,待打探清楚,再做计较!”,梁喜摆手说道。

    一周之后,偏舍中焦糊味四溢。

    “实在不容易,终于有了些许的变化”,江易感慨道,连续二十几颗三叶草不停的炼制,早已停滞两年的炼丹技艺,他又找到了些许感觉。

    就在江易想要继续炼制之时,忽然他似预感到什么,抓了一把预留的白灰抹在脸上,显的脸色越发苍白,来到屋外,又从袋中拿出一把“铁剑”,挥舞两下,只见“铁剑”通体锈蚀,在烈日照耀之下,更显破烂。

    “哎!仙长这法器也不知放了多少年了,竟然锈蚀成这模样了,还需不少心血祭炼啊,要是上次把那成山留下就好了!”,他自言自语说道。

    说着右手拿着“铁剑”,似沉重万分,他全身抽搐抖动,那“铁剑”好似一只活物,附着在他的右手上面,怎也无法甩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