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语仙谋 第二章 杂役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夕阳西下,云霞似锦。

    天空中俯视而望,蜿蜒的古河已经变成了一条亮丽曲折的飘带。

    江易两腿战战兢兢的蹲在舟中,屁股下幸好垫着鼓鼓囊囊的包裹,才未倒下,偶尔瞥一眼万丈高空之下的地面,更是吓的他心惊胆颤。

    飞舟两侧凛冽的罡风,带着一股股呼啸,好似飞刀一般,差点没消掉他的头皮,原本随意捆绑的尺于长的头发,已经被吹成了一道粗写的“一”。

    江易实在没想到这高人竟然高到这种地步,这哪是高人,这明显是仙人嘛!

    一会之后,江易感觉速度渐渐降了下来,当他从恍惚之中醒来发现,飞舟已经停在一处寂静的古村面前。

    村中房屋古朴,错落有致,一条小溪贯村而过,溪上小桥横立,前方,几条村道阡陌交错,道边桃树、李树恣意生长,间或几颗杏树探出低矮的院墙,向来客致敬。

    当春时节,几十颗果树虽散乱无序,但却花开争艳,绿意盎然。微风吹过,满眼看去,花瓣随风起舞,空气中夹杂着几许甜香,让人情不自禁,猛嗅几口。

    整个村落,虽处偏僻之地,但森雅静谧,恍若世外桃源。

    即便以江易这种泼皮无赖,亦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吸引,迷醉之情浮于颜表,他情不自禁的低喃道:

    “小桥流水满天花,桃园深处有人家”

    仙人诧异的看了一眼江易,说道:“今夜咱们就在此露宿”。

    江易跟着仙人来到一处古屋前,屋外一尊石像,他从未见过,却獠牙突显,很是恐怖。

    进入屋中,正对门一张圆桌,两张凳子,桌上两个杯子中的茶水,竟然冒着热气。

    这情景看的江易心中奇怪,难道这屋子之前有人?主人知道二人前来,已经提前给他们倒好了热茶?看来这主人挺知趣嘛!他咽了咽被风吹的干裂的喉头,拿起一杯正欲饮下。

    “若你不想变成一具行尸走兽,就放下杯子!”,仙人的话语冰冷异常,格外冷酷,听得江易全身一颤,他赶忙放下茶杯。

    “会《道经》吗?”仙人见江易听话的放下杯子,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会”,江易立即答道。

    “一会在太阳下山之前,用此物默写《道经》第六篇贴与己身,方可入睡,道经不要有错!”,仙人从随身的袋中,掏出一物放在桌上,交代道。

    江易看着门外即将落下山头的夕阳,紧忙铺开写就起来。

    当江易写完《道经》第六篇,落下最后一笔之时,屋门忽然无风自动的关了起来,屋内顿时一团漆黑,只有那两杯热茶的香味,还在引诱着扑鼻而来。

    江易向四周看去,仙人早已经不知去向何处,一时间,恐怖阴森的感觉忽然密布全身。

    按照仙人的吩咐,江易连忙把默写的道经,胡乱的用口水沾在身上,摸索着走到床边躺下。

    “滋呀!”

    就在江易躺下的瞬间,之前关闭的屋门,竟然无风自动的缓缓开启。

    江易紧张的转头看去,只见一缕白雾从开启的门缝,缓缓的飘了进来,进入之后,那白雾渐渐变化,显出一副青面獠牙的面孔,身躯半显,獠牙面孔的鼻孔中两道飘散的雾气,如同触须一般四处探查。

    当那触须探到里屋床铺之时,忽然一顿,那青面獠牙的面孔立即飞速的向江易飘来,而那半显的身躯,却落后一节,看的他张嘴欲呼。

    “呜!”

    忽然,边上不知何时伸出来一只手掌,瞬间捂住了他的大口。

    当江易转头看去,发现仙人不知何时就在床铺里面,矗立在侧。

    此时那位仙人原本消瘦的身躯,已经全身笼罩在一种朦胧气雾之中,身边一柄短小的飞剑,更是飘浮在侧,剑身闪烁着道道耀眼的灵光。

    看见这一幕,江易顿时艳羡万分,竟忘却了身边的危险。

    獠牙面孔来到江易身前,两根触须瞬间向江易刺去,就在即将触碰到的瞬间。

    “咣!”

    贴在身上的道经,如同变成一张幕布般摊开,其上的字迹似一只只游动的蝌蚪一般,散落开来,不停游动,紧接着整张道经忽然间散落开来,那些字迹亦瞬间化作耀眼的金光,刺向那两根触须。

    “呀…!”

    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嘶从那面孔传出。

    与此同时,一直等待在侧的仙人,手指一挥,身边飘浮的飞剑立即刺向那恐怖的獠牙面孔。

    “当”的一声,似金非玉,地上一枚漆黑的铁牌掉在地上,铁牌表面镌刻着几道浅显纹路,如同阵法,中间一副头像,青面獠牙,正是之前那怪物的模样。

    “终于收服了这难缠的鬼物”,仙人飞身下来,捡起那枚铁牌感慨的说道。

    而江易直到此时已经知晓,自己是被这仙人拿来当做引诱那鬼物的诱饵了,他虽然心中有一丝愤怒,流露的表情却是笑着问道:“仙长,这铁牌是什么鬼物啊?”

    仙人见他经历此事之后,还能一副好似不在意的笑容,微不可觉的点了点头,说道:“修炼之物,之前那鬼物名为夜魇,只不过被人封印在这铁牌之中,专门吸取人死后产生的些许灵气,如今这夜魇被灭,积攒的许多灵气都存在这铁牌中,也不知是何人将此牌放置与此,害人无数,不过,如此一来这铁牌中的许多灵气就便宜老夫了,呵呵!”

    仙人又见江易一副疑惑的表情,解释道:“你不是进村之时,感慨这古村仿若世外桃源,美不胜收吗?来,再出来看看”。

    此时,月色清冷,却是越发明亮,照进屋内,江易原本僵硬的身体刚刚爬起,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木头倒塌的声音。

    只见之前他躺过的床铺下面,枯骨密布,十几个头颅,如同小山包一般堆积在一起。

    江易吓得连退数步,紧忙随着仙人走出屋外,此前世外桃源一般的村庄已经消失不见,而显露在眼前的景象,已经不能用天差地别可以形容。

    月色之下,一片偌大的荒坟尸地显在眼前,稀疏的土包,林立的坟碑,还有那地底下数之不尽的无名尸骨,看起来阴森凄凉。

    似想起什么,江易忽然转身向后看去,只见身后的古屋破败不堪放满尸身,而那张圆桌想必正是那夜魇鬼物用尸身堆叠幻化而成,杯中的热茶更是……流淌的脑浆。

    “呕!”

    想起之前自己还要饮下那杯茶水,江易浑身乱颤,胸口一股呕吐感,随即而来。

    “走吧!”

    荒坟地中,仙人似若未觉一般走在其间,江易紧跟在身后,背上的包袱一甩一甩,间或碰触着坟间的叶草。

    “我应大魏之请,来此处理这只夜魇幻妖,这片地方原是郡城的一处埋尸地,今年魏宋之战,兵士死伤过多,已经无法再让这些归乡的尸体,入土为安,所以只能放在之前那座停尸屋中,岂知,没想到这等地方竟被人盯上,用来害人聚灵”,仙人走着走着忽然说道。

    江易正小心翼翼的紧跟着仙人的步伐,没想到仙人竟开口说话对他解释此地的前因后果,他边走边听,原本紧张的脸上却是忽然露出一丝惊喜,与此同时,他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一股股淡淡的白雾向他身后的包裹极速的汇去。

    “我还须布下几处阵眼,以防备再有他人利用此地,你先在舟中等我一会”,说完,仙人随手一扔,之前的飞舟瞬间显化出来。

    江易登上飞舟,飞舟在无人操控之下,竟缓缓向外飘去,到达边缘之时,停了下来,待不到半柱香时间,仙人已经镌刻完阵法,来到舟前。

    仙人从随身的储物袋中一抹,拿出一物说道:“稍顷之后老夫就送你回村,这一枚丹药赐予你,做为你陪老夫完成此事的报酬,此丹可保你今生无病无灾”。

    “噗通!”

    谁知,江易一下跪在舟中,叩头道:“恳请仙长收留”。

    仙人看了看江易,又摸了摸他,叹息劝道:“你年岁颇大,体内丹田早已闭死,无法修炼,只怕进入山门也是徒劳无功”。

    仙人见江易只是不停磕头,他忽然心中一动,说道:“起来吧,看你一脸心诚,答应你便是,权且就当我身边一办事的杂役吧!”

    江易闻言,大喜拜谢道:“多谢师傅收留!”

    原来仙人忽然想到自身长期在山门修炼,虽有所成,但门中派遣的这些个人间杂事,过程却十分繁琐,耗费时间,耽误修炼。

    又想到江易此子品性圆滑,心智亦异于常人,修炼也许不行,但代其处理前期这些琐碎,想必倒是可以,且看他一副对修仙世界向往万分的神色,如此这般,正好遂其心愿,也可两全其美。

    “既然成为老夫的杂役,老夫就有一番话交代予你,老夫本名李清元,乃是青云门的一位修炼之士,修炼之人不在意虚名,你是老夫身边的杂役,还未算的正式入门,所以老夫亦不能传你道法,所以无需唤老夫师傅,你叫老夫仙长即可,一会你与老夫去往魏国的郡城首府,代老夫出头处理这次铲除夜魇鬼物的后续事宜,老夫在客栈等你,这是老夫的令牌,拿此牌如吾身亲临,到那之后,自会有人接待于你”,说完,李清元从随身的储物袋中拿出一块木牌,交于江易。

    江易双手恭敬的接过木牌,珍而重之的放入怀中,李清元见他如此,点了点头。

    半日之后,李清元看着江易坐在飞舟中那副谨小慎微的模样,再次点了点头,江易此子能够如此快捷的处理完所有后续事宜,看来对于自己以后处理这些琐碎之事,确有帮助,如此也不枉自己带他入山门。

    只是此时,李清元却是不知,江易心中正暗自感慨:“当个仙人杂役,狐假虎威之下,就能让那些权贵之人低头哈腰,趋之若鹜,若是成为真正的仙人,岂不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