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人修炼系统 第26章 你自取其辱(求推荐票,求收藏)

时间:2018-07-12作者:脚下是泰山

    突然,前方传来一声女人的娇喝。

    黄缘抬头看过去,原来是那吕府大小姐吕婉。

    手里握着一柄长剑,那剑锋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放光,晃得人眼睁不开。

    吕婉横立在路的中央,拦住了黄缘的去路。

    此时的吕婉已经换上了一身大红的紧身衣装,整个人在阳光的照耀下,如一朵怒放的玫瑰。

    相貌虽不比二小姐吕胭娇艳,的确是一副美人坯子。

    要不是吕氏父女心性不好,品德不端,这吕婉倒也是一个漂亮媳妇儿。

    可是,如今这一切都过去了,随着黄家一夜的覆灭过去了。

    黄家的覆灭虽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能因为黄家的覆灭而看出刻吕淮父女的品行不端,那代价的确是太大了。

    此刻,吕婉正满脸怒容,提起剑来,愤愤然指着黄缘。

    “媳妇儿,你这是要挽留我吗?可是你与你那老畜生爹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黄家经历了一场劫难,让你父女俩的人心显露,你这样蛇蝎心肠的毒妇,送给我做通房丫鬟,我现在都不要你。

    趁早给我滚蛋,把路让开。免得我动手,否则你自取其辱。”

    听见黄缘说自己做通房丫鬟都不要,自己可是吕家堂堂大小姐,怎能容得下黄缘如此羞辱,更何况是当着吕家所有家丁的面说的。

    吕婉的脸红得不能再红。

    “哼,你这个傻子,就知道口吐狂言,待我一剑把你砍死。”

    黄缘突然有一个想法,既然你要跟我打斗,不妨戏耍你一下,让你吕婉从此再也嫁不出去。

    “要宰了我,那放马过来吧。”

    打斗中,黄缘自然以躲闪为主,尽量不被吕婉的剑刺伤,尽量也不一下子将她打倒,而是缓缓发力。

    两人在那四院的场子里面打斗达到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大小姐吕婉,气力渐渐不支。

    便朝吕胭喊道:“胭儿,快来助我。”

    吕胭只是在一旁劝姐姐住手:“姐姐,不要再打了,黄公子,黄缘哥哥是好人。”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这会儿喊的黄哥哥,竟是那么亲切,你是不是跟他有一腿了。”

    二小姐吕胭听了姐姐如此叫骂,自己瞬间又羞又恼:“你胡说什么呀?黄缘哥哥真的是好人。”

    黄缘听了吕婉的信口胡谗,心中怒气瞬间升腾起来,掌上的力量便增加了几分,瞬间将吕婉的那柄剑击落在地。

    趁吕婉疼痛之际,黄缘上前一把将吕婉搂在怀里,然后嬉皮笑脸的说道:“媳妇儿,我想你了,咱们亲亲嘴儿吧,说着便朝吕婉脸上吻去。

    被挟持住的吕婉,一时间动弹不得,只有听任黄缘胡乱的亲吻着。

    亲吻完毕,黄缘便将手伸向她的胸部。在她那鼓嘟嘟的胸部胡乱的蹂躏着。

    那吕婉躺倒在黄缘的怀里,极力的挣扎着,可怎奈气力远不如黄缘之大。

    “媳妇儿,你现在觉得如何?是不是很爽快、够畅快啊!”

    “你这傻子,赶快把我放开。”

    此刻的吕婉又羞又恼,可是浑身竟然动弹不得。

    待黄缘摸够了,一下子将她推倒在一边。

    吕婉跌跌撞撞的,险些摔倒在地上。

    “该死的傻子,今日非礼之仇我定然要报的,以后可不要让我再遇见你,遇见你的话,咱们定当定当决一雌雄。”

    “哈哈,这雌雄还用决吗?你就是个雌儿,老子就是个雄儿,不用决啦,哈哈!”

    黄缘仰天长啸一声,这才大踏步迈出吕家大门。

    见黄缘已远去,吕婉在原地跺跺脚,随口骂了一句:“该死的傻子,”然后扭转身像吕淮走去。

    众家丁看见吕婉仍是羞红着面庞,便低头不敢正视她的脸色。

    此刻吕淮心神已定,朝吕婉、吕伯招招手。

    “婉儿,不要生气了,这种傻子我们日后定要寻仇。”

    “哼,再让我看到他,定然将他碎尸万段”,吕婉在那里咬着银牙恨恨的骂道,似乎不把那牙咬碎,就难解心头之恨。

    二小姐吕胭走过来将父亲吕淮扶住,急忙问道:“父亲的头好些了吗?”

    听见吕胭的问候,吕淮方转回身来,似乎刚才已经忘记了吕胭的存在。

    “哼,都怪你多嘴,若不是你喊他回头,此刻他早已死于我的刀下,省得以后有些麻烦,也不至于让吕文白白送命。”

    “爹爹,这……”见爹爹责备自己,吕胭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黄缘哥哥是个……”不待吕胭将“好人”两个字说完,吕淮便不耐烦的朝她挥挥手,说道:“你且退下吧,这里没你的事了,向来都是父女同心,却不料你竟然替那傻子说好话。”

    “还不快快退下,我看见你就来气,想必是你跟那傻子在后山厮混,才对他有所不舍,竟然罔顾了吕家的声誉,真不想再看见你,哼!”吕婉拧着那双峨眉恨恨道。

    吕胭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跟姐姐婉儿,竟然说出如此让人羞涩的话来。但吕胭并不想跟父亲跟吕婉争辩什么?

    “姐姐,你……”吕胭。

    吕胭只好默默的含泪退下,一路上自始至终想着黄缘口里的那句话:“整个吕府就只剩下二小姐吕胭一个好人了。”

    难道爹爹跟姐姐婉儿,真的如黄缘哥哥所言,心胸狭隘,品行不端。

    吕胭回到自己的房里,丫鬟绿荷看见吕胭脸色不对,急忙走上来安慰道:“哎哟,我的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可吕胭始终闷闷不乐,也不想跟绿荷说话,绿荷很识趣的去收拾几案去了。

    “你且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在屋里静一静。”

    绿荷走后,吕胭思前想后将自己从后山上遇到黄缘的情形,重复过了一遍。

    尤其是黄缘将手在狼獒宽头头上轻轻一摸,那宽头腹部的伤便瞬间愈合。

    然后再一摸,即刻便具有飞舞的神功。

    莫非师傅会法术,再加上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小腿韧带拉伤,而且一粒小小的丹丸就将自己的伤病治愈,并且帮助自己突破了凶神白凤诀。

    既然他有如此神通,那为什么又在人前装傻呢?

    (本章完)
小说推荐